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沸反盈天14【关周|关宏峰/周巡】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本章全文七年后视角

——————————————————————

林涛送关宏峰到了市中心的一个转角处,关宏峰执意要在这下车,林涛有些为难但还是应了下来,嘱咐了几句路上小心就开走了。

关宏峰绕了几个路口,到了一家装潢还不错的餐厅里,报了姓被请进了包间。

赵馨诚正在里面百无聊赖的戳着烤鱼的脊梁骨,看见关宏峰来,站了起来问候道,“关队长。”

关宏峰握了握他的手,俩人都坐了下来。还没坐稳赵馨诚就立刻掏出一份上面写着绝密的文件袋,递给关宏峰,面露难色的说,“关队长,快点看。这玩意可是基本等于偷出来的。”

关宏峰向他点点头,“多谢了。”

赵馨诚摆摆手,“您和我客气什么,老李和老周都是我的兄弟……现在。唉,不提了。”他转口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您让我找的李家卫毕业直到当上津港于洪区副队长之前的资料,电脑档案库里都没有。要不是他……”赵馨诚停顿了片刻,艰涩的开口,“……出事了,省厅提了他的纸质档案到林武市,我还真找不到了。”

关宏峰不置可否,“周巡也是。”

赵馨诚愣了一下,撇撇嘴道,“周巡?我和他俩一个学校的,和周巡是同寝室,您也看出来了我俩铁的穿一条裤子。在我记忆里周巡确实是……消失了三年左右,不过那阵子他给我说是有特别任务被抽调走了,这种事儿常见,我也没在意。”

关宏峰从包里拿出了另一本档案,翻开首页,上面贴着周巡十几年前略显青涩的证件照,把两本资料并排摊在桌上,逐行对比着,顺便开口问道,“那李家卫呢。”

这时候赵馨诚手机忽的突兀的响了起来,赵馨诚告了个罪,关宏峰注意到液晶屏幕上摆着两个大字,雪晶。赵馨诚没有回避,直接摁通了电话,说了几句:我在林武、工作呢、再打给你。就挂断了。他尴尬的挠挠头,放下手机切成黑屏,佯作不耐烦的语气深处夹杂着浓稠的爱意,“老婆查岗。”

关宏峰嗯了一声,没法表示理解。

赵馨诚屏气思考了一会儿,沉吟道,“知道一点,他比我和老周小一岁,我俩毕业的时候他还差一年。但是他警校没念完就参加了当时公安上的一个……什么培训,之后基本上等于人间蒸发了。但过了几年又出现了。”

关宏峰略微走神的应了声,他专注的盯着周巡和李家卫早期被涂的满是黑条的档案记录,试图在这段被封锁的历史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在翻到第三页黑块密布的档案页时,他在周巡和李家卫的出差记录下面,同时找到了‘云南’两个字。

关宏峰继续往后翻,又看到了‘出境’,和‘柬埔寨’。

 

 

与此同时,周巡推开了指纹咖啡屋的高透双扇门,他浑身戾气的一屁股坐在正拈着一本厚重的全英文奥德赛的韩彬对面。

“韩彬。”他说。

韩彬缓慢的把书签夹好,合上书本轻巧的把它放在桌上。透过无机质的树脂镜片,含着抹笑漫不经心地看着周巡,“周队长,有何贵干?”

“去你妈的,别和我这个口气说话。”周巡屁股还没坐稳,就拍案而起。早上客人不多,说实话,干脆就没有。一个来服务的使者被吓得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他手中托盘里放着一杯暖黄色的柚子茶,毫无意外的,温热的液体倾倒下去,在略有坡度的地面形成一条微型的楚河,正好隔开了两位故人。

韩彬摆摆手示意让他们都退下,任凭那条水渍在脚边蔓延。前台百无聊赖用毛巾抹着杯子的使者和几个服务生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走进后厨休息室,还不忘带上房门。

韩彬摘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丝质眼镜布,在指尖抖开,揉搓着透亮的眼镜片,然后慢腾腾的戴上,迟缓的拖拽着腔调,“巡,对于那三个人的遭遇我很遗憾。”

他的口气确实装的很像,好像他真的为李家卫的死感到悲伤或者是快乐,周巡冷笑着,在韩彬眼里,他是少了一个朋友,还是少了一个威胁?或者两者都是,或者两者都不是,李家卫只是死在那三年里的另一个警察罢了。

周巡坐了回去,倒在椅背里,椅子发出吱呀一声轻响,却在空旷的环境中却如同虺虺雷鸣般炸开,撞击着墙壁,回荡在灯柱间。

韩彬掏出烟盒拔出根烟,咔吧一声翻开火机盖子,搓着合金轮打出火光来,含着点着了,吸了一口递给周巡,周巡伸胳膊接住,仰着脖子躺在椅背上,又重又狠深吸了好几下。

不知是姿势问题还是他真的很讨厌外国货,周巡的眉角抽搐着,表情掺杂了一丝痛苦,轻咳了几下清肺,才开口,“他的目标是我。”

韩彬垂首莞尔,手里反复翻弄把玩着那个银色的打火机,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这可不一定。”

周巡直起脖子,目光炯炯地瞪视着韩彬,韩彬只用笑意盈盈的眉眼回应他。

过了好一会,周巡败下阵来,仰起头,再次狠狠地吸了口尼古丁焦油烟雾,“我自己来。”

韩彬平静的阐述道,“周巡——周队长,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有那些被法律严禁禁止贩卖运输的东西。”

“快点拿来。”周巡直起腰,把烟头弹进烟灰缸里,咧着嘴角,“在这和我端着?认真的?韩彬,我不是赵馨诚,会被你哄得一愣一愣的,被你卖了还给你数钱。”

韩彬哐当一声从脚边把一个金属质箱子砸到桌面上,玻璃桌子倏地出现了几条清晰的裂痕。

周巡不怒不恼,反而对他的举动忍俊不禁,捧腹大笑起来。

韩彬也意识到了,抿着嘴唇无言了一会儿。

周巡哈哈哈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扥直腿提起箱子,起身俯瞰着韩彬讪笑道,“你以为,你能骗他一辈子?”

韩彬坐着没动弹,面无表情地反问道,“你以为,你能和他白头偕老?”

周巡用鼻腔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在门口时,韩彬一声‘巡’,喊住了他。

周巡没回头,韩彬语气平静毫无波澜,似乎只是和他另定了一个时间约见,“我会让他给你陪葬的。”

周巡一言不发的踹开玻璃门,沉身汇入了无边无尽无休无止的熙来攘往毂击肩摩之中。

 

——————

划水的更新,喜欢的人是钢铁直男,求而不得的韩彬同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彬说的陪葬的他指的是凶手

评论(57)
热度(213)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