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5【Alexios/Alcibiades】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在阿利克西欧斯的叙事中,他不止一次提到了‘教团’和‘德莫斯’。

从他离开艾莫琉斯的那天起,在贩夫被脓浆溢满的口中,在矿脉深处被淹没在火盆底的草莎纸上,在枯瘦如柴又盲又聋的献祭者的低语中。

阿历克西痛苦地怒吼教团得为这一切负责,而在克莉西斯的呓语中,他得知正是这个女祭司夺走了他的姊妹,然后又把她教养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还给了她一个恶魔般的名字——德谟斯。

“我不想知道他们是怎样来的,有怎样的权势和力量,”阿历克西说,“我只知道我要毁灭他们。...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4【Alexios/Alcibiades】

本文视角为希罗多德随笔。

龙腾世纪(Dragon Age)安达拉斯特崛起之前的背景设定,有大量自设。

我是垃圾我忏悔……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3【Alexios/Alcibiades】

本文视角为希罗多德随笔。

龙腾世纪(Dragon Age)安达拉斯特崛起之前的背景设定,有大量自设。

本章阿利做的破事都是正史上有的……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天快亮的时候我被稀疏的响动吵醒,睁眼看到苏格拉底正把我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从地上拔起来放到椅子上。

我有点不好意思,但眼皮又被宿醉拽着拉扯,只得含糊地道了声谢。

“等您清醒了,得去洗个澡。”苏格拉底低声对我说,把我的外套往上拉了拉,转身离开了。

阿斯帕西娅从二楼下来,我醉的只记得她华贵端庄的紫罗兰色披风在雕金门框里的样...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2【Alexios/Alcibiades】

本文视角为希罗多德随笔。

龙腾世纪(Dragon Age)安达拉斯特崛起之前的背景设定,有大量自设。

有引用柏拉图《会饮篇》内容(主要是作者不是这些伟人,完全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以及是个理科生,如果对伟人们的观点有理解错误的地方请指出,虚心受教。)


有正史官配Socrates/Alcibiades大量提及!!!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1【Alexios/Alcibiades】

本文视角为希罗多德随笔。

龙腾世纪(Dragon Age)安达拉斯特崛起之前的背景设定,有大量自设。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


德文特帝国第十纪元五十一年,我需乘船前往维再罗耶赴我的资助人、也是我的至交帝国最高执政官伯利克里之约。从艾莫琉斯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毋庸置疑的要穿过已经在库纳里掌控下巫术之海和阿玛兰汀洋西岸的战区。

我的忠诚的仆人劝我行陆路,穿过维马克山脉,沿着谜路前往海斯墨。先不说我会不会在半路被顶层的寒风刮下山去,陆路即使全程骑马也得一年半多,...

【刺客信条:奥德赛】论为什么奥运会没有打炮【阿利克西欧斯/阿尔西比亚狄斯】

————————————————————————————

大概就是alci其实在喝完解药之后还没有恢复【肯定没啊,什么神药】然后聚会没参加在家躺尸,ios才反应过来他会失去alci气的屠了兵营【作者的ios气的屠了半个城,直接满星通缉,说实话满星刷装备还挺快的】


【中土世界:战争之影】塔里昂是直男【塔里昂/凯特布理鹏】

OOC傻白甜,沙雕欢乐向,慎入

作者单纯想借尸罗吐槽一波游戏台词

————————————————


“You will return him TO ME!”塔里昂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紧到魔戒被嵌进他的骨肉里。他的双足被怨念死死擒住意图拉入地底,凯特布理鹏的呼唤和魔戒的低吟在脑中交织。他眯起眼,试图避开如丝线般凝结的缠绕的空气,魔戒的力量在他掌心蠢蠢欲动——

“我就知道,”尸罗翻了个白眼,足尖浮在被嵌进空气里的灰尘上,“先申明我支持LGBT平权,不歧视一切性取向和性别,以防你们误会什么。”

“什么?不是……”塔里昂被自己的呼吸噎住了,“等等,我和凯特布理鹏不是你想的那样...

下午茶会谈【clex】

BVS的clex,略友情向,ooc勿入。

————————

“Hi,big one,听说你分手了!”

“滚开,Luthor,这是我的下午茶时间。”

“这也是我的下午茶时间,这个座位有人吗?”

“有人。嘿,那是我的曲奇饼。”

“尝起来有点甜,是你母亲做的吗?这里让自带甜点吗?她真是个好女人,贤妻良母,完全不像Lois,哦抱歉,我不该提起她对吧?你现在还处于……你懂得,心碎状态。”

“不,你谁都不该提起。嗨,Luthor,你贿赂了他们多少钱让法院给你假释的?”

“得了吧,Clark.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应该在裙底藏录音笔,你从不是个合格的记者。”

“如果你千里迢迢的来就为了打击我的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