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fnir

冷门爱好者。

【懒得修文的更新】【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8

年轻的法师回到卡拉赞,待在书房里,翻来覆去的把玩着那信封。信已经被拆过了,大概是灰胡子们会仔细阅读每一封信件,以确定内容值得守护者阅览——哪怕是至高女王的。

卡德加盯着那象征皇室威严至高王室神圣不可侵犯的雄狮鎏金印戳纠结了几分钟,就取出了信件。没办法,他完全忍不住去窥视那些防伪森严的秘密,更别说毫无防备的了。

卡德加后来想,如果莫罗斯不想他知道信的内容,一定会亲自交给麦迪文,而那精明的老仆直接递给了自己。

信并不是女王写的,署名来源于一个将领——第一军团军团长,卡伦。卡德加奇怪这位将军居然没有姓,或者说他认识麦迪文所以不用写姓?他浏览了一遍全文,大意是:有龙袭击了孤独城,希望守护者和灰胡...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7

卡德加已经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卡拉赞的,但麦迪文仍然让他骑在他的背上,卡德加在寒风中坚持了一会,就因为过于的紧张和劳累睡过去了。但他看到了差点伤到自己的巨人被麦迪文抓着抛下高空,在谷地坚硬的岩石上处以裂尸之刑。卡德加攥着麦迪文的角,他的老师乘着风盘旋了一会,似乎还不解气,默念咒语让那尸首干柴似地窜出火焰,直到在雪地中烧成了一片焦黑才肯离开。

卡德加把自己埋在麦迪文的脖颈间,用袍子裹着身体,他的老师是如此的爱恨分明,甚至有着孩子气的烂漫。他在乎我,年轻人幸福又愚蠢的咯咯傻笑,抱紧了他的老师。


“你该用剑的。”麦迪文突然开口。他们刚回到卡拉赞,大门还未掩上一半,冷风飕飕的撺着卡...

[轰爆轰]为什么老子会是本子王啊?[03]

分级PG,所以无差,偏轰爆。


月黑风高夜,正适合杀人。

几个赫赫有名职业英雄挤在一个漆黑如墨只有六张榻榻米的小房间里,中间摆着个小茶几。

摇曳的烛光下,几人菱角投出的阴影一时间可谓骇人。

“我把钱带来了,”丽日最先开口,她面色不善,略有温怒,一摞钱被用能力轻放在茶几上,活脱一副黑市交易暗杀现场。而她侧头,面色更加不悦,冲着坐在不远处的绿谷低声吼道,“你太令我失望了啊出久君!我明明赌的是幼驯染!是最热的CP还亲自发了好多的粮!你怎么能输给轰君啊?我的钱……”

“啊?为什么会觉得我……”绿谷一脸迷茫,“……我对小胜不是那种喜欢。”

“愿赌服输,”八百万也拿出一摞钱拍在桌上,“本...

[轰爆轰]和未婚夫第一次约会在下水道

原创路人角色预警,私设多慎入。但丁峰AU。


分级PG,轰爆TOP3职业英雄已订婚设定。

 略微轰➡️爆豪


今天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看的一个恐怖片,好像是叫但丁峰,想写写这个AU,所以,但丁峰背景。


可以当‘为什么老子是本子王啊’那篇的后续【番外?】也可以独立看,没有冲突的。


如果是当本子王那篇的番外就是告诉大家这俩为什么后来躺在医院里x


和之前一样是直男癌恋爱故事x没有什么苏的地方,惭愧……



————————————————



在绿谷回到东京的第一天,爆豪和轰就毫不犹豫的丢下事务所跑路了。


虽然东京自古命运多舛,但有...

[轰爆轰]为什么老子会是本子王啊?[02]

不出意料之外,绿谷在回来的路上又去了横滨解救什么脱轨的高铁了,而轰焦冻其实根本就没有叫其他人,而且还包了场。

整个原本热闹非凡的中餐厅,只有两个大男人尴尬的坐着。

准确说是爆豪尴尬,轰焦冻完全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

什么鬼,搞得和约会一样。不对,明明餐厅还是我定的【爆豪助手:是我定的哦。】,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早早赶来清场。

等等,为什么会想到约会?爆豪觉得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在发烫,烫的他大腿根都痛。他掏出手机砸在桌面上,他会承认自己昨晚居然看了不少自己和轰焦冻同人作品?没本子那么色情,相反性格描写相当细腻温柔。果然是看那些垃圾把自己脑子都看坏了,他现在看轰焦冻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自从雄英...

[轰爆轰]为什么老子会是本子王啊?

赶工写的,小学生文笔慎入,慎入!

 分级PG。有轰→爆,CP向基本无差[PG也没法有差]。

论坛体,原创角色,脏话预警。


最开始这事发生在胜己救了几个女高中生,从一个黏糊糊粉红色的触手怪手里——呃,身体里。准确说,当爆杀王一到现场,还没开始发力那个恶心的怪人就把三个女学生放下来,一心只攻击胜己了。

然后,被弄了一身粘液的爆杀王把他爆‘杀’了,估计那家伙得再加护病房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被恶心的不行的胜己正准备直径返回事务所时,那几个女学生把他围了起来。爆豪有点意外,居然是他的粉丝。虽然爆杀王的人气一直很高,但是敢当面拦住他的屈指可数。

“那……那个,能给我签个名...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6

麦迪文似乎还没睡醒,慵倦的磕着眼睑,甚至翻了个身四肢朝天的伸展躯体。

卡德加快速的奔去,已顾不上刚才的头疼,他有些气喘,猜测着多半是海拔的原因,“守护者。”他喊。

大法师睁开眼盯着卡德加,祖母绿的眸子转动,扫视了一遍他全身,“哦,是卡德加。”他的语气透出一种‘你竟然还活着’的诧异,“看来我没有睡很久。”

卡德加抓住了那随意言语中的一抹滞涩。洛萨是人类——他想,麦迪文是龙。是否某天守护者只是合上眼,再睁开就渡过百年,他熟识的人类都已作古,精灵兽人也皆成耄耋老翁,王权早已易主多次?

怪不得他把自己关全世界最高的塔里,闭门谢客。可他那么在乎洛萨……卡德加失落的想,只是一个召唤,天际数百年未曾...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5

孤独的诺德人信使敲开了孤独城,天色渐起,明暗交错的霞光下,他面色灰暗,泛白的麦色头发蓄满污垢,健壮却身姿佝偻,还不住的喘着粗气,看来是急赶远路。银色胸甲边角迸裂缝隙中掺着丝缕的猩红,浑身撒发着汗液与鲜血在重甲下腐烂的恶臭。突兀的站在皇宫大厅,远瞧着,他几乎是狼狈,但他始终不愿意放下手中的物什,他双手攥着那麻袋的口。路过的宫人皆畏惧的绕过他,不敢出声却又忍不住回头去看。

此时凌晨的皇宫安静的只剩下那袋子里的物件滴答滴答的下落声,伴着诺德人粗重的呼吸。他换了个姿势,全力倚在一面墙上。

很快他的等待来了。镀金的大门被粗暴的推开,为首的是一个约莫一百岁的年轻高等精灵——长脸,肤色蜡黄,一头修剪整齐...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4

洛萨盯着卡德加看,用一种令人发憷的眼神。卡德加不知该作何回应,干脆看回去。最终是这个战士沉不住气妥协了,他语气怪异,饶有兴味的问,“你多大了?”

“十七岁,”卡德加在称呼上卡壳了,洛萨爵士现在是帝国的叛徒,却又带着帝国之剑,“爵爷。”他最终说。

“这是个很大胆的称呼。”洛萨语气佯作危险,表情却是轻快的。

“您不会是帝国的叛徒的。”卡德加断言。

“在我用吼声撕碎了至高王之后?我猜是的。”洛萨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并没有语气那么轻松,他蹙着眉头,湛蓝的双眸里交杂着一抹暗色。

“您没有。”卡德加说道,“您没那个必要。”

洛萨哦了一声,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卡德加有快速整理了一边他所知道的线...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3

“快起来,年轻的信赖。”卡德加一大早就在震耳欲聋的龙啸声中连滚带爬的跌下了床。他挑了一个二楼的房间,一个至少还能看出床单颜色并且没有那么多灰的地方睡觉。麦迪文不在的几天里,他成功的把这个楔形的小房间里塞满了各种书籍。

听人说龙和渡鸦都喜欢收集闪亮亮的黄金宝石,而自己的这位老师明显更喜欢收集各类书本。

从魔法手稿到诗歌集,从民间小说到史诗大作。卡拉赞的书库里几乎汇集了全世界的书——毫不夸张的。和这里比起来,以藏书量著称的冬堡像个笑话。

麦迪文上不了楼,他在卡拉赞塔外。双脚离地站起来,把眼睛对着他小学徒的窗户。“你怎么如此磨蹭?时间就是生命!”

卡德加可没‘享受’过被龙吟声叫醒之后看见窗户...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