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下午茶会谈【clex】

BVS的clex,略友情向,ooc勿入。

————————

“Hi,big one,听说你分手了!”

“滚开,Luthor,这是我的下午茶时间。”

“这也是我的下午茶时间,这个座位有人吗?”

“有人。嘿,那是我的曲奇饼。”

“尝起来有点甜,是你母亲做的吗?这里让自带甜点吗?她真是个好女人,贤妻良母,完全不像Lois,哦抱歉,我不该提起她对吧?你现在还处于……你懂得,心碎状态。”

“不,你谁都不该提起。嗨,Luthor,你贿赂了他们多少钱让法院给你假释的?”

“得了吧,Clark.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应该在裙底藏录音笔,你从不是个合格的记者。”

“如果你千里迢迢的来就为了打击我的职业自信心,你失败了,Luthor.”

“成吧。唔,这真的很好吃,我后悔那么对待她了,应该给她准备个厨房,带全套woll的那种,德国人真的很擅长这个……就像每个美国女人都会烤苹果派,也许除了Lois,不过也说不定……”

“你够了吗?我要走了。Luthor,嘿,放下那块饼干,那是最后一块完整的。”

“就像你平时说的——‘不。’”

“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wow,你在对我进行死亡威胁吗?你现在的身份是Clark kent还是Superman?有人提起过你威胁人的时候很性感吗。”

“你疯了,Luthor,他们把你关错地方了。”

“是的,是的。你也想念那个绿头发的smiler吗?”

“下次我会确保Batman把你关到合适的地方。”

“你又在威胁我了,事实上我不够疯到逼迫暗夜骑士的底线……”

“你已经足够疯狂了,下一秒你掏出戒指向B求婚我都不意外。”

“为什么你要提到婚礼?”

“因为我本来会有一场?该死。”

“其实这听起来很不错,氪石戒指他会喜欢吗。”

“我很累了,如果你想这么做就去吧。”

“很好,你的妥协让我失去了所有和Wayne联姻的想法,相反,我开始想念爆炸和火光……”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Wayne.得了吧,Clark.”

“不,别说了,我感觉更累了。”

“理论上你并不会累,要来杯咖啡吗?来杯咖啡,小姐,有速溶的吗?”

“不了,谢谢。”

“……反正你的外星舌头尝不出劣质香精的味道,你喜欢吃糖精吗?”

“不喜欢。”

“我不想放弃任何一个侮辱你的机会,拜托了。”

“如果你能闭嘴,好吧,我喜欢,我还喜欢工业糖精,每次抓一大把,放在嘴里感觉到他们苦涩的甜味。”

“好极了,我刚才赢了mercy十美元。”

“是的,看得出来,她从你一进门就在对面大楼的天台上用氪石子弹瞄准我的左眼。”

“她是个好女孩。如果你在火灾中拯救她,她会猛击你的裆部——用镶了氪石的鞋底,然后大喊‘滚吧,外星杂种。’”

“……你们还有什么赌吗?我期待下一个十美元。”

“嗯,你和Lois的性生活和谐吗?”

“……不!Lex!你不能大张旗鼓的说那个词,这里有好几十人在用餐!”

“我猜也是白问,反正你们分手了,也许就是你的不举导致她离开了你,瞧瞧,superman也许并不每个地方都……”

“够了,小姐,我要结账。”

“如果你不回答我,我就去暗杀Stephanie Brown.”

“你不会成功的。”

“hope会成功的。”

“有很多更好更舒适的自杀手段,你为什么选择去招惹batman?”

“因为我很好奇。”

“好奇我的……私人领域?”

“是的。靠,尝尝这个,Clark,这香精相当工业。”

“不。”

“看你,又来了,‘no,Luthor.’‘don’t,Luthor.’”

“我不想说脏话。”

“你就是不想提到裤子底下的东西对吧,要知道你可是把那玩意裹在紧身衣里,全世界都能看到它的形状……”

“等一下,你为什么要观察我的……裤裆?”

“因为我是超级反派,超级反派要了解他的敌人。”

“嗯……你注意过B的……裤裆吗?”

“为什么?拜托了,别。”

“逮住你了。”

“你并没有逮住任何东西,Clark,总的来说你们小课外俱乐部里,除了WW就属你最值得欣赏。”

“好吧,随你的便。”

“逮住你了!CK.你承认ww值得欣赏。”

“艺术上的,lex,你凡事都要想到性吗?”

“你懂得,她天生尤物,性感极了,她的美腿……”

“闭嘴,你在侮辱她。”

“好吧,Clark,你懂得,你很辣,你的腿和臀部——等等, 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为什么要阻止你?”

“这不符合套路,CK,你应该说:闭嘴,Luthor,滚出去。”

“反正你不会离开那个坐垫的。”

“Superman,我现在要大声阐述对你的性幻想。”

“我听着呢。”

“你以为这就可以阻止我?”

“从不这么觉得,就是突然发现你很可悲。”

“什么?你怎么敢?说 Alexander Luthor可悲,你麻烦大了,superman!”

“想到在每个我和Lois缠绵的午后,你都坐在那张巨大的水晶办公桌前,发疯的幻想我在空中漂浮时绷紧的肌肉,用思维舔过每一滴沿着我太阳穴留下的汗水,在窗前金属的反光中抚慰自己……”

“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不要脸的人,Clark.”

“第一是谁?”

“我自己。”



“我感受到你说的关于不要脸的部分了。”

“是的,Clark.你还是不回去工作吗?哦,我忘了,Clark kent已经死了。”

“假如我现在飞走,你会买下这家餐厅吗?”

“会的,然后把它改装成夜店,带膝上舞的那种,附近好几个社区的学生就可以在这观赏这门高雅的艺术,说不定还有些女孩,或者男孩能找到一两份兼职——你懂得,孩子们就是需要有人推一把,像是……”

“你喜欢马达加斯加吗?”

“Clark,你早知道的,没人能阻止Luthor.”

“嗯,我要享用这个苹果派了。”

“——即使你躲到地球外去。”

“什么?你怎么知道瞭……哦,不。”

“所以现在你们有另一个‘蝙蝠洞’了?”

“无可奉告。”

“Wayne!傲慢之徒!他以为自己是谁?他也敢建造达摩克利斯之剑,地球不是你们这群怪胎,外星杂种,伪神守护的!”

“嘿,Luthor,你又在发什么疯?”

“是人类,是人类在保护我们自己,巴别塔将平地而起,旧神迎来黄昏!”

“抱歉,lex,你要知道我从未把自己当做神,我和任何……”

“你要吃糖吗?”

“什么?”

“我喜欢凤梨味,她们是金色的,金色的长发……像阳光。”

“她们?”

“在午后日光的荧耀下,一切都黑暗了,凝视阳光过久,除了那个身影,都笼罩在深邃的阴影里。他该是金发的,Clark,他该是。”

Lex缩了回去,从时代广场的顶端回到了Damon Runyon的年代,他曲起腿,在椅背与金属枝干逼仄的夹缝里小声喘息着。Clark长而缓慢的吁了口气,重新把自己塞进纤薄的坐垫里。

“他不是,lex,他不是。”Clark弓起脊背,双手合十,诚恳而坦率,“他不是神,所以他不完美。”



几天后

“如果我们停止这尴尬的午餐对话会怎样?”

“如果我向你射击会怎样?他会反射回来打穿我的颅骨吗?这在物理上.....”

“不,还有你在转移话题。”

“也许降低一些海洋排污标准.....”

“不行,Luthor。”

“研究新的sit技术,让蜜蜂不孕不育……”

“绝对不行,Luthor。”

“天哪,Clark。你总是在打断我,能让伟大的lex Luthor讲完.....”

“不,Luthor。”

“如果你想用阻止我发言的方式来结束今天的“会谈”,这不可能。”

“我没准备这样做,如果我想要你闭嘴....”

“哈,你想要怎样,拿你的法棍塞到我嘴里吗?”

“....我会把你送到北极去。”

“你以为北极没有lexcrop的科研队伍?我穿着浴衣都能活下来,瞧瞧你,你杀人的技巧在退步。”

“我没有杀人....”

“氪星人也算是人属,你(你们)我就像早期智人与尼安德特人,谋杀同类也是谋杀,很遗憾,我真替你感到抱歉,kal.”

“这个比喻并不正确,lex,我不会威胁到人类.....”

“你试图用拯救者的形象让人类变弱软,很快他们就什么都不会,只等着氪星人的援助了——向别人的脑袋开枪,随便过马路,猫咪随意躺在树尖上——你知道你抢了大部分消防员的工作吗?”

“消防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职业,他们是拯救市民于水火的英雄……”

“是的,‘市民’,你知道大都会,哦不,美国有多少移民因为拿不到绿卡而颠沛流离忍饥挨饿吗?”

“……lex.”

“还有,英雄,告诉我们不止costumed guy是‘英雄’,说起来最近因为某些紧身衣小丑这个定义变得严苛了……”

“lex!”

“Your Majesty?”

“你喜欢马达加斯加吗?”

“这是你第二次问我了,不,我不喜欢,那里的殖民者就像蝗虫一样,还有那空气湿度……”

“我很想看看热带的企鹅。”

“Elementany,my dear kent.”

“我还有两小时上班,要加入吗?”

“不,当然不,你知道我一分钟的薪酬是多少吗?难道Clark你以为我会和你……等等,你他妈在说什么?”

“把大都会从超级反派lex Luthor的手中拯救出两小时,超级英雄的职责。”

“……mercy会杀了你。”

“不少这一次。”

“kal-el。”

“怎么?”

“你是最成功的超级英雄,因为你成功阻止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超级反派,一小时五十八分钟。”


评论(9)
热度(53)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