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刺客信条:奥德赛】伊利亚特01【Alexios/Socrates/Alcibiades大三角】

本文视角为希罗多德随笔。

龙腾世纪(Dragon Age)安达拉斯特崛起之前的背景设定,有大量自设。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


第三纪元二零八年,我需乘船前往维再罗耶赴我的资助人、也是我的至交帝国最高执政官伯利克里之约。从柯克沃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毋庸置疑的要穿过已经在库纳里掌控下巫术之海和阿玛兰汀洋西岸的战区。

我的忠诚的仆人劝我行陆路,穿过维马克山脉,沿着谜路前往海斯墨。先不说我会不会在半路被顶层的寒风挂下山去摔成一片肉饼,陆路即使全程骑马也得一年半多,而斯塔克海文胶着的战况促使我最好在六个月内赶赴维再罗耶。

于是租赁一条民用船成了唯一的选择,假如上面再能有一队雇佣兵更是再好不过了。

我这段在柯克沃的时间也与一些当地人有交情,一位矮人工匠说可以替我联系船只,就是需要收取中介费。这我当然可以理解了,柯克沃就是这个模样,他们的尊称都不用‘魔导师’(Magister)而使用‘先生’和‘女士’,更多的甚至直称‘你’,刚开始确实教人不习惯,后来却发现这种交流方式更简洁、直白,也节约了宝贵的时间。而维再罗耶的显贵们则普遍认为连阿玛兰汀洋翻滚腾跃的怒浪都无法把南方的蛮夷之气敲打干净。

当地一位饱富赞誉的雇佣兵接下了与我同行的订单,他有一艘名为阿德瑞斯提亚号的货船,不够大,但足以穿过海洋了。

我们约在下城区的码头见面,我只有一个侍从跟在身边,渐暗的天色下他的面孔皱成一团,我安抚他不要听信那些柯克沃下城区充斥着血腥和混乱传言,但其实自己心里也忐忑。

终于那位雇佣兵来了,他穿着皮革制的防具,五官隐藏在兜帽下面,左肩的熊皮护甲上有一大块深色的污渍,一直蔓延到裸露而线条健硕的手臂肌肉上,他靠近时卷席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

他似乎看到了我皱鼻子的举动,尴尬的拉了一下披风。裹布落下,里头是一张如刀刻斧凿出的面孔,除了布满半个面颊的胡茬和躁乱的长发,他的确称得上是一位美男子。

(后注:德文特帝国崇尚干净整洁的头发和面庞,许多贵族男士得花人生的三分之一时间打理他们上唇的一点点小胡子,更别提繁饰缤纷的着装了)

我正在思考在旅行手记中如何描述这位佣兵时,我亲爱的仆从已经被他锋利的断矛尖吓的面色发白。佣兵伸出一只手,“你就是希罗多德先生吧?”他挠了挠头,真心为迟到和我仆人糟糕的脸色感到歉意,“抱歉,有一点事情要处理。”

“您好,”我伸手和他的手握住礼貌性的摇了摇,他掌心的茧和凸出的疤痕像是老虎的舌头,几乎要把我的手掌刮下一层皮来,“魔导师……?”

“我可不是什么魔法师,”雇佣兵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阿利克西欧斯,您叫什么都可以。”

然后这位佣兵为我引荐了他的大副和船员们。大副是一个盲了一只眼但精神矍铄的老者,他对与神话故事和人物们了如指掌,却说不出三位以上的帝国首席执政官的名字。

当我为他们科普帝国基础知识时(后注:也许更多是历史人物的英勇事迹),一群小伙子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有时候甚至会紧张的攥紧拳头咬牙切齿,或是嘶嘶的抽着气,在月光照不见的地方抹眼泪。而在谈到风流韵事时,甲板上总是被欢快的笑声充盈。

这比我在帝国第一学院授课时感到轻松愉快多了,那些孩子们总是挺拔着身姿,不会歪歪扭扭只为舒适的把双腿盘在地面上,更别提极少的提问次数和斟酌已久的观点,值得鼓励但实在是教人疲乏。

在看到我为沿途风景构画,阿利克西欧斯搬来了两个酒桶立起来,然后又用木板钉在上面造了个粗糙但温暖的桌子,而船员们——那些年轻健壮的孩子们也愿意为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把桌子在天气糟糕的时候挪到夹板下面去。

现在战况被帝国强行拉锯在内陆部分。但在战争前期,面对着库纳里高端的航海技术和科技,帝国几乎是主动放弃了曾经海洋霸权,这导致我们不得不一直绕远路离开疑似库纳里控制的区域。

在低温并空无一物的洋流中飘荡了三个月之后终于回到了德文特的海界,接着一股夏季洋流带着我们两周内就到达了帝国皇城维再罗耶。

在海上的最后一个夜晚里,我最终忍不住问出了口,“阿利克西欧斯,你作为一个柯克沃的居民为什么要去维再罗耶?”

阿利克西欧斯望着远方维再罗耶蔓延海岸线的金红色光斑,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那些光点是村落城市间细小的烛火,随着行进,摇摇欲坠的缓慢浮上海面。

“我想要找到我的家人。”阿利克西欧斯眯了一下眼睛,抿紧了嘴唇。

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以感谢他的盛情款待,于是提出道,“我的资助人是一位德凡特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去他的宴会,他的客人们都是帝国最有权有势的,说不定会知道什么。”

阿历克西的目光闪耀了起来,他感激的握住我的手摇晃着道谢。

 


评论
热度(19)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