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当局者迷【中】【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上篇:当局者迷【上】【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下篇:当局者迷【下】【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

周巡过了一个月就和关家的几个掌事儿的混熟了,和伍玲玲更是俩人恨不得勾肩搭背立刻去拜把子,唯一阻止他们的可能是伍玲玲不带把。

关宏峰不想让周巡出门,周巡也没心上街晃悠,他现在一露脸,感觉全城的摄像头都盯着他。所以说不怕混子混得大,就怕混子有文化。道上传闻,韩彬还搞了几只狙,就等着周巡露头,再故技重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也导致了关宏峰家里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的。吴征来换岗的时候还笑道,“要不是我见过周哥,还感觉您这是在金屋藏娇。”

关宏峰笑骂道,“周巡比你还小几岁,就成你周哥了?”

吴征愣了愣,憋得满脸通红才憋出一句,“那……那二爷?周二爷?”

“哎呦,”周巡吊着那条石膏臂,还不忘在上面挂了一袋烧鸡,齐全的另一只手拿着半条鸭腿,一边啃一边说,“别乱了辈分,弟弟担不起。”咽了一口又想到什么笑出声来,“二爷?这是认我’入赘’你关家了?”

“你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关宏峰反问。

周巡把用舌头剃干净了的鸭腿骨扔进关宏峰的水晶烟灰缸里,又抽了张纸巾抹了抹油手,哂笑道,“那也不一定。”

吴征也不好插嘴,就看周巡坐在关宏峰的办公桌上,玩着他的镇纸,还一副要把它投射出去的模样比划了几下。关宏峰没表态,死寂像毒气般在空间中迅速蔓延着,吴征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幸好这时伍玲玲大步跨进房间,手里拎着两把枪,她抬臂一丢,吴征伸手接住,仔细端详。是九毫米的92式手枪,子弹被卸了防止走火,有点旧了,磕磕碰碰不少但又被似乎不得要领的保养过。他递给关宏峰,关宏峰瞅了一眼没接。

“刚才小郭的人运货又被小乔爷截了,打伤了韩彬那儿一个小头目样子的人,有个机灵的抢了他的枪。”伍玲玲扬扬脖子,用下巴指了指吴征手里的短枪。

“警察的配枪。”关宏峰说,神色淡漠地盯着周巡看。

周巡笑了一下,“官匪一家。”

“老鬼是公安部的人。”关宏峰虽然字面是个问句,却是笃定的语气。

“就当做为民除害了。”周巡拿出一块鸡肉准备开吃,抬眼看见关宏峰凝视着他,伸胳膊就把鸡肉块递到关宏峰嘴边,笑的狡黠,“关爷?”

关宏峰打开他的手,抬腕看表,“吴征你先去吧。”吴征点点头,把那把92放在镇纸边上,直径离开了,他瞄了眼周巡,“你走了小乔爷一定会带霞姐,这批货是老鬼的,他俩的交易时间你确定不变?”

“老鬼一个世家吃官粮的,如果调换时间容易出纰漏,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亲自来。”周巡瞅了眼桌上的枪,嘴上的吃食是一刻没停,咕哝着说,“不过现在这架势,他是亲自来了没错。”

关宏峰嗯了一声,给伍玲玲打了个手势,转身就走。

伍玲玲冲周巡眨巴了几下大眼睛,“巡哥,看来你得留在这儿了。”

周巡当然是立刻从桌上蹦了下来,“哎等等,”伸出一只油手就要搭关宏峰的肩膀,让老关同志一记眼刀吓得缩了回去,“抱歉,但是关爷,这场子我必须去。”

“烧鸡好吃吗?”关宏峰问。伍玲玲满腹狐疑,视线在两个男人间来回转折。

“做最后一顿挺好。”周巡笑道,眉眼间却掺着尖利的冰碴子,“韩彬从我身上拿走的,我要一一亲自讨回来。”

关宏峰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突然想起高亚楠亲自交给他的周巡的病例:一处枪伤,贯穿伤、右臂尺桡骨双骨折、大腿内侧和臀部有严重挫伤、身上多处约束伤,抵抗伤、括约肌撕裂——

高亚楠接着补充道,“长骨骨折面呈横型,结合骨折部位的软组织损坏程度,不像是车祸造成的,更像是直接暴力导致。”


车驶达宏安码头时已经凌晨了,太阳还没奢侈的赐予他们一丝一毫光辉,月渐西沉入海,此时正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刻。他们停在外围,看着码头上的探照灯打进江面如同泥牛入水,尽数被漆黑如墨奔腾不止的江流吞噬殆尽。

关宏峰和伍玲玲先下了车,后面的小弟们也陆续停了车,掏出家伙事儿来,跟在关宏峰身后几米地方。

周巡胳膊不方便,下车慢了半步。关宏峰一磕车门就把他反锁在里面了,周巡开了几下无果之后气的破口大骂。

“我会把韩彬抓来在你面前毙了的,”关宏峰从口袋里摸出烟盒,点了一颗,深吸了口焦油尼古丁颗粒,吐气时烟雾袅袅的散在寒风中,“车座底下有把枪,带了消音器的,你拿着防身吧。”

周巡气的满口操你妈,好着的左手在车座子底下来回摸,终于抓出来一把带着消音器的勃朗宁,一把稳就毫不犹豫的抬手对着车窗就是两枪,噗噗两声闷响过后,七毫米厚的钢化侧窗玻璃应声而碎。

关宏峰挑眉看着周巡,周巡半身钻出车窗,从一脸懵的伍玲玲手中拿走了车钥匙,解除了锁禁。

“不劳您费心。”周巡把钥匙扔回玲玲怀中,目光却全程停在关宏峰脸上,“还有您这玻璃,趁早换成防弹的吧。”

关宏峰分配了一下具体任务,回头看到伍玲玲和周巡聊得喜笑颜开的,瞪了俩小孩一眼,“玲玲,霞姐交给你了。”

伍玲玲拍了一把周巡的石膏臂,声音甜甜的领命,“好的,关爷。”



周巡跟着关宏峰躲在大集装箱的北面,后面还有几个拿着短枪的小弟,关宏峰做了个准备的手势,身边顿时被开保险的金属锲嵌声包围。关宏峰斜过身子瞅了一眼,韩彬身边只跟了两辆车,估计是怕引人注目。他正对面是个穿着休闲装的老头,背着身子看不清容貌,周巡凑到他身边,“那就是老鬼,”又低声笑道,“这警察和毒贩子联手走私是不是很有趣?”

关宏峰把周巡冒出来的头按回去,警告道,“在后面待着。”又抬手示意身后拿着高防爆对讲机的男青年,青年立马打开信道向已经包围且占领高地的吴征和伍玲玲发消息。

得到准备好了的答复后,关宏峰率先发难,一枪打在挡在老鬼和自己之间的一个小喽啰身上,喽啰应声倒地不起。瞬间两边全部掏出家伙事儿来枪声不绝,小乔爷在明自然是吃了不少亏。吴征不远处在施工的脚手架上的半块木板上趴着,肩上驾着那把被众人嘲笑是打兔子的老伯明翰双管猎枪。

关宏峰打了几枪缩回头到集装箱后,几个伙计挂了彩,没死就行。哒哒的枪子砸在集装箱的合金板上。转头看见周巡猫着腰冲他一笑,关宏峰心道不好,没想到周巡这孙子跑的飞快他连跑带追都没逮住,又被韩彬的子弹激的躲回箱子后头。一瞅周巡,那狗崽子已经跑到另一个集装箱后面,正是老鬼那边的视觉死角。关宏峰气恨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的和他打手势。周巡比划了个没事,指了指吴征,又对着老鬼做了个抹脖子的姿势。

关宏峰高智商,又文雅,一时竟想不出什么骂人的手势,怒气冲冲的回身抢了对讲机,“吴征,瞄准韩彬的人了,吸引下火力。”

吴征这时候倒是话不多了,嗯了一声没问其他。关宏峰抬头时周巡正把腕关节以上的石膏砸在铁架子上,白灰色的硬碎片飞屑四溅。周巡使劲一拽内里发黄的纱布,整块石膏被他硬生生的扯了下来。露出来的半截胳膊又青又紫,还抹着白灰儿,憋着四种色,就是没有肉色。

吴征的枪法是极好的,周巡在霰弹打出的血舞中窜出去。关宏峰只看见这只小狼狗虚晃了个影子,就钻到那辆奥迪车侧,一把扯开老鬼刚慌张爬进去的后座车门,两个保镖显然是没想过会从后面来人还没抬起手就被周巡一枪一个打穿了喉咙,脖子上一个大血洞簌簌的淌着红黑色浓稠液体,他一刻不停枪口朝下就给老鬼的大腿也开了个洞。

在老鬼的惨叫和叫骂声中周巡枪换手,用那只肿的有左臂一个半粗五颜六色的半断右臂持枪,完好的那只手拽着老鬼的后领子把他从车里拖出来,勒着他脖子挡在自己身前。

小乔爷的人当然已经反应过来了,但是举枪对着拿老鬼当挡箭牌的周巡也是无济于事。

“小伟。”在一片僵持的死寂中,韩彬打开另一辆宾利的后车门,跨步下车。金丝细框眼镜,头发像是被熨过一般平整,素色长风衣,全身一丝不苟,半点灰尘也未沾染,和狼狈的周巡实在是形成鲜明对比。

他和关宏峰穿着挺像,但是俩人气质完全不同。关宏峰像是只蛰伏在暗色大衣中的黑豹,佯作內谦,那双豹眼却时刻锁定猎物,霸气四溢拒人千里之外。

韩彬相比之下显得体型更小,攻击力也更弱,无论怎么看都像位无害而温和的大学教授。偶尔笑时,眼角才泻出一丝毒蛇般玩味的凝视,此时也是如此,他看着周巡,仿佛通晓一切却又有心看戏,“你要是开枪,那只手就彻底废了。”韩彬略带歉意的瞥了眼周巡紫色的右臂。

“还不是小乔爷您的功劳?”周巡勒着痛的嗷嗷惨叫的老鬼,“还有我不叫邰伟。”

“恩,”韩彬扯了下嘴角,面上无恙但语速稍快,“周巡,你身体还好吗?”

周巡扬起嘴角,关宏峰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眉眼间居然还有些媚态,“关你屁事?”

韩彬明显被他没有素质的回答呛了一下,这时候周巡向关宏峰使了个眼色,关宏峰抬手,几个小弟瞬间发难,又是一阵混乱的枪响。韩彬无动于衷的在五六个人的保护下拉开车门,拽着一个女孩的头发把她扯了出来。伍玲玲痛叫了几声,手被反铐两条长腿在地上滑蹭挣扎着。

“关宏峰你太小看我了。”韩彬撕扯着伍玲玲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因为疼痛伍玲玲眼角都憋红了,却咬着嘴唇不肯再叫出声,“派个小丫头就想截了我?那批货现在已经下水了,估计都进渤海了。”

关宏峰把枪别在腰后,从集装箱后头走了出来,这是韩彬第一次见关宏峰,他笑的热情,把伍玲玲向后一丢扔在地上,对着关宏峰伸出只手,“关爷,您好,大家都在津港却一直没机会见面。”

关宏峰冷冷的看着他,抱臂没动弹。韩彬也不尴尬,淡然的收回了胳膊。

“你的转移速度够快啊。”关宏峰目光炯炯,冷笑道,“但我劝你放了那个女孩,你带的这点不够我的人一梭子的。”

为了配合关宏峰的威胁,吴征扣动扳机,九枚九毫米手枪弹头钻进在韩彬侧身不远处的地面,瞬间那块水泥就被砸了成了筛子,沥青沫翻飞。

韩彬摆手在鼻前扇了扇,佯作被灰尘呛到咳嗽了几下,“拿鹿弹打人,关爷你也是不看官家面子的人。”他随手抄起枪瞄了老鬼,“这位是张厅长,您也应该看看他的面子。”

关宏峰还没说话,韩彬突然扣动了扳机,三颗子弹直接嵌进了老鬼胸腔,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死了。周巡还提着老鬼的尸体,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两边战火又起,几个躲在集装箱后的小弟立马冲出来掩护关宏峰撤退,吴征立刻发难,一枪霰弹打掉了挡着韩彬的小喽啰的半条腿。

周巡也缓过劲来,暗骂韩彬是真的疯了,躲在车后挡过一波扫射,冒头想去把伍玲玲拽回来。

伍玲玲还躺在地上,刚才乱战中她被射中了肩膀,在一片血泊中艰难的蠕动着,她双手反缚,肩膀血流如注试了几次都难以维持平衡爬起。韩彬一坐上车,驾驶座上的年轻人立马发动油门。

关宏峰举枪对着车胎连开了五六枪,周巡也反应过来了,跳出去三发子弹打在车侧玻璃上。留下了几个连续密集的涟漪状圆形弹痕。

韩彬坐在车内,和周巡打了个照面,他笑着,竟然有几分柔情,他张了张口,周巡认出来,那是一句,“再见。”然后车子一脚油门,直径冲了出去。

关宏峰和周巡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银灰色宾利的倍耐力轮胎碾断了伍玲玲纤细的脖颈和长腿,冲出了通道。



三小时前

关宏峰在布置人手,吴征给周巡显摆了一下自己用了近十年的猎枪。周巡嗤之以鼻的摸了把枪管,“这玩意,最多打打鹿。现在你连打鹿都是犯法的。”

“拿枪还犯法呢。”吴征拍开他的手,掏出块手帕仔仔细细的擦着周巡刚才摸过的地方,“不过最近世道越来越安稳了,也许以后用不上了。”

“想得美得很。”周巡哂笑道,“等再过十年还差不多。”

关宏峰和伍玲玲走了过来,伍玲玲甜美的笑着问,“什么十年还差不多?”

“说你吴哥结婚呢,都而立之年了,连个小姑娘手都没拉过。”周巡用断臂的石膏胳膊肘捅了一下吴征。

吴征一脸憨厚老实,“是啊,长得丑,没姑娘要。就和我这枪过一辈子也行。”

“那你晚上可别抱着睡,枪油滴上了估计小吴哥也就……”周巡瞄了一眼吴征的下体,伍玲玲咯咯的笑了起来。

关宏峰对这种低俗笑话是一点也不感冒,使了个手势,让周巡单独出来一下。周巡告了个罪,小跑到关宏峰身边。

“以我们的人手估计围不死韩彬,虽然没和他见过面,但是道上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闻。”关宏峰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码头上这事一定会闹大,估计到时候方圆五公里都要封路,他还会怎么跑?”

周巡不假思索的答道,“当然是开车。”结果挨了关宏峰一记眼刀,周巡也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刚要开口告罪,俩人同时想到了什么似的互望一眼。

“公车。”


赵馨诚在凌晨二点被轰鸣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摸起手机,上面只有一串数字,他不情不愿的接起电话,“谁啊?大半夜给人打电话?”

“是我,周巡。”对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线,赵馨诚立马清醒了,从床上直愣愣的蹦了起来。

“我靠?巡哥?你…你…”赵馨诚想说的很多,但话到嘴边又卡壳了,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周巡会反水,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你什么你?算了你别说话了,好好听着,你巡哥下半生在哪待着就靠你了。”周巡在赵馨诚面前是难得的语气严肃,赵馨诚也不由自主的认真了起来,正襟危坐的拿着手机,“你现在起床,去局里开一辆警车,把枪带上,守在津杭高速路口,凌晨会有一辆挂着公安厅牌照的专车,你拦下来。”

“然后呢?”赵馨诚语气里充斥着迷茫,“为什么拦公安厅的车?”

“你拦就是了,然后的事情你自然就懂了。”周巡语气有些急躁,缓了一下沉声道,“对了,馨诚,你多久没见韩彬了?”

“高中毕业他去美国留学就没见过,怎么了?”赵馨诚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和韩彬有什么关系。

“哦,没事,你快点准备,我得挂了。”周巡又重复了一边任务,赵馨诚连连称是,拍着胸脯说一定能完成。掐断通讯前,周巡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谢了,兄弟。”便挂断了。


————————————

周关周讨论群:660293518

all周讨论群:609546185


评论(41)
热度(216)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