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沸反盈天04【关周|关宏峰/周巡】

本章全章七年后视角,居然被和谐了,实在看不出哪会被和谐。


前文:  01    02   03

看不到图的朋友请点击  这里

————————————


—————

沸反盈天03【关周|关宏峰/周巡】

本文分了两条时间线,关周初次见面七年前一起办的案子,和七年后[即现在]的日常[?]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章傻白甜,没有逻辑,慎入。(例如一只蜘蛛为何能活七年)

——————————————————————————

前文:  01    02

————————————————————————

周巡关宏峰他们三人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火锅店,点了一桌子菜,提了两件啤酒,周巡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俩人都拉不住他。最后吐了一地才...

出其不意【小关周|关宏宇/周巡】

R级预警,有大关周明示【关宏峰/周巡】

又是作者喜欢的饺子【嫂子】梗

19,20集改写。

没有逻辑和文笔,傻白甜。

————————————————————


看文请点这里:傻白甜+婴儿手推车


——————————————

周关周讨论群:660293518

all周讨论群:609546185


【完结】剑走偏锋 10【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关宏峰生命中有两个属于黑夜的人。


————————

周巡觉得自己所有的脑浆在颅骨中爆裂开来,他捂着头跌进卡座的沙发里。方木上去按住他撕扯头发的手,“别动,你会伤到自己的。”那个大男孩说。

周巡现在只想吐,他极度的恶心,胃里翻江倒海,他觉得关宏宇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在燃烧—...

剑走偏锋08【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你他妈做了什么?”关宏峰冲过去跪在地上,把周巡头上的塑料袋扯开。周巡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曾经跟在关宏峰身后叫他“师父”的大男孩。他安静的躺着,没有紧蹙的眉头,没有客套的讪笑,头发散乱,发丝柔软又尖利的穿透了关宏峰的指缝。

关宏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周巡了,两年...

剑走偏锋07【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这个案子结束的很快,周巡带人破李卓然家门而入时他还在睡觉。不到三十秒,周巡就从大门口冲到了他的卧室,把李卓然双手反剪按进了床垫里。

关宏宇进去的时候周巡已经把犯罪嫌疑人拷了起来,这个小年轻明显是吓傻了,脸色惨白无法发声,嘴唇牙齿都在打着颤儿。其母李月娥是个余韵犹存的...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下】【黑道AU小关周|关宏宇/周巡】

【上篇】  【中篇】

有双关亲情向,傻白甜,作者没过脑子。

——————————————

敲门声比闹钟响得更早更急,哐哐的砸着周巡家实木防盗门。周巡爬起来,关宏宇迷迷糊糊的拽住周巡的手,“再睡会。”

“太阳都晒屁股了。”周巡捏了一把关宏宇的手,比他哥的瓷实,骨头外面包着一层厚厚的肌肉,指缘指腹间的茧子昨晚磨的周巡醉仙欲死的,现在倒是软和了,乖乖暖暖的往他手心里钻。

周巡松了手,关宏宇曲着指头没勾住,不满的哼了一声。“那你给我把窗帘拉上,我再睡会。”他调了个面,把脸塞进俩枕头缝里,咕哝着说。

“昨天辛苦小关爷伺候我了。”周巡裸着翻下床,拽了把窗帘拉上,房间里瞬间失...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上】【黑道AU小关周|关宏宇/周巡】

感谢这位太太的梗 @xhdrdxf【【梗:小关周,被哥哥EX调戏的小关XD】结果完全没有按照梗来写……】

有肉的话就是这位巨巨来续 @疏耳 【续了我就去写全员狼人杀【不】】 


本文又名【旁观者清】,下文:【中篇】 【下篇】


前传【关周|关宏峰/周巡】:

当局者迷【上】  【中】   【下】


————————————————

最后,关宏宇只因为非法运输枪支判了五年,再打点一下,他待了两年就出来了。

关宏宇出去的时候下着大雨,周巡和关宏峰在那辆熟悉的吉普边等他。关宏宇两步合...

剑走偏锋05【关宏峰/周巡】

关宏峰和周巡二人一前一后,踏在还蓄着露水的草皮上,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在彼此身上投射出圆形的斑驳。

偶尔有轻缓的鸟鸣声在耳侧响起,除此之外只有鞋底接触草地的沙沙声。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等关宏峰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出绿化区,面前的绿色已经变成灰白干净水泥路,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这里路线分叉成东西走向,两家别墅并立。一家显然住着人,外墙被新刷过,玻璃也是透亮的,透过半掩的窗帘可以看到里面简约却昂贵的家居产品。

另一家外墙已经开始脱落,窗户也被干涸的雨水打的斑驳,红漆雕花大门灰暗不堪,仿佛告诉所有人这家主人的命运。

而这扇门前站着一个人。

那人大概二十出头,眉宇间稚气未脱,却穿着一件年...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