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质量效应】克洛根人不喜欢伤疤男【Wrex/Garrus】

智障,傻白甜,OOC,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个cp


毫无道理和逻辑


薛哥/凯登提及。


——————————————————




“你对克洛根人感兴趣。”Wrex没等舱门滑开就撞了进来。


Garrus正心不在焉的调试着巨炮,“Hi,Wrex。”


“你是丢了魂吗?突锐小刺猬。”Wrex意味不明的呵呵笑出声,Garrus放下手中的活计,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我不知道你现在已经闲成这样了,殿下。”他提着嗓子,阴阳怪气的回答。


“你看起来失魂落魄的,”Wrex被怼之后笑的更开心了,轰击声隆隆的在坚硬的腹腔回荡,Garrus藏在外骨骼下的内耳窝都被震动了,Garrus刚准备开口反驳,Wrex继续道,“别想了,她是个克洛根人,不会和……”他用几近蔑视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的突锐老朋友,“突锐尖嘴鸡睡觉的。”


“你这是种族歧视。”Garrus反驳道,稍微有些泄气,“得了吧,她也不会看上你的,她是个女神而你就是个大蛤蟆。”


Wrex瞧着Garrus,只用鼻子出气,“你真有趣,”他哼道,“总是能巧妙地逗笑我。”


Garrus张口欲言,尖利的牙齿磕在下颚骨上,沉默了一段让Wrex都犹豫自己是不是该适时离开的时间,“所以说,不是伤疤的问题。”


“什么?”Wrex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靠,你认真的?哈哈哈。”


“别笑,”Garrus看起来真的有些拘谨地恼怒了,“果然只是传闻——克洛根更喜欢有伤疤的男人。”


“当然,”Wrex说,“克洛根喜欢有伤疤的克洛根男人,你不是个克洛根。”


Garrus看起来更低落了,头上灰色的尖锐犄角都垂了下来。Wrex赶忙补充道,“但勉强是个荣誉克洛根人。”


“哦,”Garrus哼了一声,下了逐客令,“快点离开,不然我就要用巨炮轰你的屁股。”


“为啥?”Wrex对于突锐人的脑子弯弯完全搞不懂,他们刚才不是聊的挺开心的,嗯,也许只有Wrex一个人在笑,但他觉得Garrus也享受到了。


Garrus抬起左臂展开万用工具开始捣弄,橙色的光把他滴溜溜乱转的小眼睛里的失落全照了出来,“我要预约新的整容医生,以前那个逃回卡吉了。”


“你的整容医生是哈纳人?哈哈哈哈哈,靠,Garrus你想笑死我,他们怎么使用手术刀的?还是说用滑腻腻的触手……”Wrex突然停顿了下来,他难得的闭上了嘴,巨大的头部在被驼峰顶起的护甲里不安地扭动了几下,“是我理解错误,还是你们突锐大鸡的什么习俗,”他突然有点犹豫,难得的,“那个伤疤留在你脸上有一年多了,别说你是为了等到一个克洛根辣妹才没有去掉它……”


Garrus诧异的抬头用视线刺穿他的外层护甲,Wrex不为所动,还在用他那‘果壳大小’的脑容量分析着,“你甚至都没见过几个克洛根女性(我们把她们保护的可完善了),你来图岑卡能见到的也只有我的宗族和克里夫那群傻屌。”


Garrus突然一副抄作业被抓了的表情(这在帕勒文上可是重罪!Garrus在内心大吼道。),心虚的开口,最终只是发出了几个单音节,“呃,嗯……我……”


Wrex和Garrus对视了,他愣了一会,直到Garrus都把视线死死黏在武器回程线路中的一个金属接点上。“哦,”Wrex发出感叹,“你……你是在试图吸引我?”


这真尴尬。超级尴尬。你不该对你的战友兼老朋友产生兴趣,也不该和他上床,试图发展一段浪漫关系,这不好,这不够专业。


Wrex靠了过来,特别近,他俩粗重而炙热的呼吸打在彼此脸上,Garrus觉得自己有那么几秒都要被这个克洛根吹倒了。


“啊哈。”Garrus有点想往后靠接着后翻逃开,但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扑上去。


“嗯哼,”Wrex低沉的笑着,逮住了Garrus的手臂,以防他真的跑路了,他用另一手把Garrus垂着的脑袋掰正,直视彼此,“这很性感,事实上,超级热辣。”


这不专业!Garrus在脑子里嚎叫着。得了吧,现在做圣人?认真的?另一个他说,你又不是第一次和队友睡上了,还记得突锐舰队的女上尉吗?


这不太一样,Garrus犹豫着。那个黑暗的、邪恶的小突锐恶魔嘿嘿笑着,别管了,Shepard都‘不专业’了,他和Kaidan这阵子正在左弦观测室呢。


当Garrus终于下定决心时,才发现他和Wrex已经扭成一团好阵子了,发狠地把彼此压在逼仄狭小的控制室的墙上剥对方的盔甲。


 


 






首先是Edi知道了,也许是Liara。


反正肯定是Edi先提这事的。


结果就是,所有人第二天都饱含深意的看着Garrus和Wrex。


Garrus甚至都没有机会吐槽过Shepard!而他现在没事就溜到巨炮控制室说各种关于克洛根的笑话。


在Shepard义正言辞一脸正气凛然的问出,“收割者最近有逼近寡妇星系的趋势,所以克洛根真的有俩老二……”


Garrus把他踹了出去,然后锁住了舱门永久取缔了Shepard的进入权限。


 






Garrus在休息室看到Wrex和Kaidan俩人在喝酒,Kaidan的手边摞着几本翻开的书,而Wrex摞着一大叠空酒杯。


“你要回图岑卡了。”Kaidan问的是个肯定句,Garrus知道这天总会来的,但依旧有些不适。


“是的。”Wrex又喝了两杯,他哼出一口充斥着酒精的气团,“我……”又颓然的低下头,“我也想和你们并肩作战对抗收割者,但是图岑卡没有我的话会一团糟。”


Kaidan安抚的拍了拍他的驼峰,“我也这么后悔着,在地平线没有加入Shepard,更是怀疑了他。”


“哦,”Wrex听起来喝多了,因为他嗓子里有点囔囔的水汽,笼罩了他的声带,把嗓音衬的沙哑而柔软,“那个炸弹,那个突锐炸弹。”


他轰地趴在桌子上,撞翻了一片酒杯,“我也怀疑过Garrus,突锐……”他闷哼着,“我想和他并肩作战,再一次——不,一直,永远。”


接着他不怎么说话了,只是攥着金属酒瓶哼哼。


Garrus走了上去,幽灵探员早就注意到了他,Kaidan安静的起身把空间让给了两人。


“嘿,Wrex。”Garrus把他从桌子上拔起来。Wrex看到Garrus开始嘿嘿的笑,“Garrus。”他含糊的用鼻子喷气。


Garrus把他抱紧,Wrex还在他怀里胡乱地蹭来蹭去。


“我们一直在并肩作战,只不过在不同的战线上对抗收割者。”Garrus声音沉闷,每一个呼吸都坠在肺叶上,过了好久好久才重新开口,“别死了,Wrex,别死。”


Wrex停了下来,他没有犹豫地回抱Garrus,然后压抑着笑出声,“你也是,老伙计,你要是死了我会在你的坟上撒尿。”


评论(4)
热度(8)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