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4

洛萨盯着卡德加看,用一种令人发憷的眼神。卡德加不知该作何回应,干脆看回去。最终是这个战士沉不住气妥协了,他语气怪异,饶有兴味的问,“你多大了?”

“十七岁,”卡德加在称呼上卡壳了,洛萨爵士现在是帝国的叛徒,却又带着帝国之剑,“爵爷。”他最终说。

“这是个很大胆的称呼。”洛萨语气佯作危险,表情却是轻快的。

“您不会是帝国的叛徒的。”卡德加断言。

“在我用吼声撕碎了至高王之后?我猜是的。”洛萨说出这句话时的表情并没有语气那么轻松,他蹙着眉头,湛蓝的双眸里交杂着一抹暗色。

“您没有。”卡德加说道,“您没那个必要。”

洛萨哦了一声,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卡德加有快速整理了一边他所知道的线索,决然放弃冬堡的迂腐官腔,进而学习他真正老师的率直,“您拥有帝国第一顺位继承权,曾经甚至超过了莱恩国王。如果您想要王位,那么二十年前就不会尽全力与守护者拥护至高王继位。再者说,您即使反悔了,想要王位也没必要做出那么愚蠢的行为来——在马卡斯城的议事大厅,用吐姆之力撕碎国王。要知道,您是现在最后一位会运用吐姆之力的人类了,您完全可以拿一把匕首,派个无关紧要的人物,乘国王不备杀害他。或是运用毒药和魔法。”卡德加停顿了一下,他从洛萨眼中看到了赞许,看来他并没有说错,“退一步来说,如果您真的那么做了,第一件事也该是立刻通知您在帝国军团中的亲信围住孤独城,迅速即位。而不是当场就被抓获,还被遣送刑场。”

洛萨长叹了一口气,卡德加注意到他眼中的依旧存在着深沉的阴霾,“是的。你很聪明,孩子。”

“我只是大胆揣测,爵士。至于为何敢说出口,”有守护者在你不敢杀我,卡德加有点傲慢的想,“您的佩剑给了我勇气。”

洛萨拿起奎尔扎拉姆大皇家之剑轻轻摩挲着,那把剑华丽异常,纯金打造的手柄下是笔直宽厚的剑体。玄奥的雕纹中心是一头呲目张口的巨狮,一颗宝钻镶嵌在它额前,散发着橙黄色的耀眼光芒——这把剑实在是引人注目令人难以忘怀。

“这是时间龙神阿卡托什铸造的圣剑,它还有许多名字,例如艾斯卡尼·惩罚者。麦迪文把它献给莱恩并重新命名为奎尔扎拉姆。”洛萨停了下来,他被大大小小的战争痕迹笼罩的的面颊抽动了一下,艰难的开口,“莱恩为了表明信赖,将它赠与了我,并加赐它大皇家之剑的称号。”

“陛下非常信任您。”卡德加安静的说。

“是的,无论是莱恩还是塔利亚。”洛萨好似一时陷入回忆无法自拔,只是盯着那把剑,用手指抹去上面沾染的细小灰尘。

“那您没必要这样做,只要和陛下说清楚。”任何人都知道,在这样外忧内患的时期,一个国家最容易破碎分裂。这是所有帝国人民都不想的。白金协定不知还能为人类和高等精灵换来几年和平,这时候穷兵黩武的内战是完全不可取的。

“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洛萨眼神凌厉的盯着卡德加,“如果是塔利亚夫人掌权,我怎么会被送去海尔根。她毕竟是我的胞妹,这一切都是高等精灵的诡计。

“现在在孤独城,实际掌权的是那群梭默,那群也自称艾德默后人的精灵。他们竟然还不满足莱恩的仁慈和宽厚,将诺德人的信仰塔洛斯的权利夺取还不知足?”他说到这里突然笑了,那笑容残忍而毒辣,让卡德加感觉背后发寒,“任何艾德默的后裔都必须离开天际,帝国永不欢迎精灵。”

洛萨停了下来,在笑容的间隔中卡德加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在洛萨眼底化不开的哀伤,“帝国人与诺德人和红卫人的矛盾该化解了,如果我们不一致对外,这个帝国就会是高精灵的了。他们现在把帝国人和我们当枪使,控制着至高女王塔利亚夫人,试图在我们自相残杀之后渔翁得利。”洛萨蹙紧了眉头,空出一只手反复揉搓着太阳穴,“还有龙在伤害莱恩的子民们……”

“我的老师不是已经去解决这件事了?”卡德加还在消化洛萨言语中复杂的故事和情愫。

“你……”洛萨抬眼又用那种复杂的不可名状的眼神看着他,“你的老师没告诉过你,你的使命?”

卡德加感到迷茫,从在雪漫城杀死并吸收了一只龙的龙魂开始,他就一直被推搡着向前走。所有人,哪怕是冬堡的首席大法师安东尼达斯都立刻命令他前往世界咽喉。

“不,我不知道。”好像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啊……”洛萨说道。“那就当我什么都没和你说过,随他去吧。”

接着他似乎看出了卡德加的不甘,话风一转,“你信任你的老师吗?”

“当然。”卡德加脱口而出,甚至都没思考。

“那他自然会在合适的时机告诉你的,”洛萨笑着,“毫无疑问,你是看起来是值得信任的那种孩子。”

卡德加释然,“毕竟,我作他的学徒还没几天时间,”他懒懒地说道。

洛萨的眉梢向上扬起,“没几天?那到底你做麦迪文的学生有几天时间了呢?”

“到明天清晨,”卡德加给出一个笑容说。“就过了第一天了。”

一个紧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是一个卫兵,卡德加注意到他还带着帝国的军徽,那是誓言效忠至高王的凭证,就像外面的所有士兵一样。

“将军,麦迪文大人带来了一条龙。”

洛萨立刻站了起来,拿起配剑就向门外冲去。卡德加裹起袍子紧随其后。

麦迪文没有进城,可能怕引起恐慌。他站在城外,黑色的羽毛与鳞片在阳光下泛着金,卡德加和洛萨都首先确认了麦迪文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洛萨和麦迪文寒暄了几句,就也加入了卡德加观察另一条躺着地上重伤并奄奄一息龙。

那龙看到一群人类过来,气愤的试图翻起身酝酿一个吐息。

麦迪文祖母绿的眼中冷漠的的闪过一抹湛蓝奥术光芒,那龙身上就又多了几根魔法长箭。“说吧,”他说,“古尔丹在哪?”

“你……你居然背叛了他。你这叛徒!麦迪文,你这恶毒的杂种……”那龙话还没说完,头就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那头颅滚了几圈,最终面部朝着麦迪文停了下来,眼眸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盯着麦迪文。

卡德加震惊的盯着他老师眼中褪去的蓝光,他是什么时候释放了一个风刃的?自己怎么没有感受到空气中任何的魔法波动。

“他也只是个小喽啰,问不出什么了。”麦迪文嫌弃的略过断头淌出的一滩浓稠的绿色血液,期待的望着卡德加,“来吧,年轻的信赖,展示你的天赋。”

准确说卡德加并不需要展示,他只是靠近那巨龙的尸体,那龙橙金色的龙魂就被一股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巨大引力强行撕扯拉拽出躯体,恶毒的咒骂只剩下尖叫与来自灵魂深处绝望的悲鸣,化成一缕缕的极细魂丝钻入卡德加体内。

卡德加只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灵魂消化了这绝望的魂魄,他属于龙的一部分更加的强大起来。

“好,很好。”卡德加从未见过麦迪文如此的喜悦,旁边的洛萨和士兵们也一副震惊又喜悦的模样。

“无论隔了多久看到,都是这么壮观。”洛萨走上前,控制了力道轻拍了几下卡德加的肩膀,“你赢得了帝国的尊重。”

他身后那些士兵们纷纷收起武器,低下头单膝跪地,表示臣服。

卡德加迷茫的望着他们,又把视线转回他老师身上。麦迪文正骄傲的看着他,卡德加一时语塞。

 

洛萨之所以会召唤守护者,是因为他断定麦迪文不会来。

他本以为麦迪文只会派遣一两个灰胡子来看看巨龙损害的情况,然后和士兵们一起杀了那龙。

但是有龙族复活和出现的情况,各国向世界咽喉和守护者汇报是必然的。

卡德加被支走了,广场上只剩麦迪文和洛萨。

“你这个样子,”洛萨干笑着,“我们仨可再也挤不下一个帐篷了。”

麦迪文沉默着缓慢的度着步子,他的鳞片与羽翼在风中些微颤抖着,像是暖风下的梧桐树叶。洛萨伸出一只手,麦迪文乖顺的低下头好让洛萨可以碰到他的额头。

“我没杀他。”洛萨绝望的说。

“我知道。”麦迪文的声音低沉,又刻意压低了。他没动,不再趾高气昂的俯视一切,在洛萨掌下满是温柔和顺从。

“但我会杀了所有害死他的人。”

麦迪文哑然,他着盯着洛萨的脸,那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他老了,细微皱纹交叠在深浅不一的伤疤背后,他一笑一皱眉,那些纹饰就在他脸上绽开。他的眼睛也开始浑浊了,那蓝的不再纯粹,而是掺了星星点点的灰。他依稀能看到洛萨鬓角泛着白,他的眼角也泛着闪烁的银光,但那所有的迹象又在他下一次开口时黯然消失。

他意识到自己当年的这个抉择是多么的残忍,他选择了龙。并将会永远活下去,除非有人击碎他的龙魂,破灭他的意志。

而莱恩就那么安静的走了,第一次彰显了他的傲慢——在他死后掀起了席卷整个大陆的风暴,让帝国人与诺德人的仇恨愈演愈烈。洛萨和他都失去了重要的一部分,以至于现在他们残缺的坚强吹弹可破。

他想拥抱洛萨,却做不到。他曾经有选择的机会,而他选择了命运,而非洛萨与莱恩。

“我做的是错的。”洛萨感受着麦迪文在自己掌下的鳞片纠隔的挂蹭,他逆着抚摸这片光滑,那些连接的鳞片被扒开,肌肉纠缠着合拢试图挽留洛萨的手指。

麦迪文没有回应,试图让这片死寂无限延长。洛萨让他起飞,请求他观察马卡斯城的布防,他无法拒绝,但我会对那些死亡负责的,麦迪文想。

麦迪文明白洛萨想要做什么,他无法阻止,无权阻止也不想阻止。莱恩的死亡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某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但卡德加还在,他会做正确的事。

 

“如果你想问,就问吧。”麦迪文慵懒散漫的躺在厅堂里,卡德加在旁边抱着一本比砖头还厚的魔法书正在咀嚼里面的字眼。不过他也半是心猿意马的,自从从风盔城回来。麦迪文就丢给他一堆书本,还终于开始教授他魔法和龙吼。

但一直都没有提为何‘龙裔’这个身份是如此的重要。

“那么大人。龙裔,到底是什么?”卡德加问。

“像我提过的,龙裔是阿卡托什……”麦迪文停滞了一下,似乎那个名字对他来说陌生而晦涩,“所创造的一种拥有人的躯体,灵魂却是龙的种族。他们在魔神赫麦尤斯莫拉影响下诞生。

他们的使命便是让这个世界不会被世界吞噬者-萨格拉斯而毁灭,他们的诞生代表时间之神决定修正秩序。”

“那么,”卡德加道,“阿卡托什就是一位好的神灵了?”

麦迪文似乎颇感意外的看着他,“不,这个世界——所有世界诞生之始就没有好坏之分,包括神灵。阿卡托什只是代表了时间与秩序,他是九圣灵之一,并且以龙的形态降临。

而时间是最为残忍的,甚乎于命运。”

卡德加敏锐的发现了那个引直龙裔的‘他们’,“老师,那意味着不只我一个龙裔?”他很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麦迪文突然眼神锋利起来,他紧盯着卡德加,眼底的情愫最后却还是柔软了下去,“别叫我老师。”他说,带着种谜样的哀愁,“是的,但是所有龙裔的命运与责任都是杀死萨格拉斯。”

“可是,大人。如果他们的命运都是相同的,为什么第一位龙裔没有……”卡德加小心的避开了称呼,他不明白他的老师为何对那个充满敬意与感情的称呼敬而远之。

“命运之神就是魔神赫麦尤斯莫拉,他也代表着无穷的知识。而法师是知识最为渊博的人们。但知识是要付出代价的,每当你多阅读一个字,你就在被他蛊惑。”麦迪文长叹了一口气,“而龙裔们,天生就对魔法无比敏感,他们更容易受到知识的诱惑。这也是命运。”

卡德加整理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龙裔们多数都成为了法师。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又翻过来瞧自己的手背,他挑动手指些微触动那些魔法元素时,的确,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这是他对于知识无比渴求的原因吗?只是为了遵循命运最后堕入魔神的深渊。

“第一位龙裔是最为强大的魔法师,她耗费了阿卡托什最多的心血。但是她还是没有摆脱命运的束缚——”麦迪文突兀的停下,低沉的嗓音戛然而止。

卡德加抬起头看他,麦迪文面色凝重。“你该睡了,年轻的信赖。”

卡德加还想继续听下去,他这是第一次做出忤逆麦迪文的事情,他知道关于那位第一位龙裔和麦迪文,一定发生了什么,而且阿卡托什也是。他想了解他的老师,他想知道麦迪文的所有事情。“不,老师,请说完吧!”他用低顺的姿态靠近守护者,把手贴在他的脖颈上。

麦迪文没有愤怒,他近乎悲悯的看着卡德加,“你会遇上她的。但我多么希望你不会,可这就是残忍的命运与时间,年轻的信赖。”

然后他躲开了卡德加的手。

卡德加没有继续逼近,他在风盔城的城楼上看到了麦迪文在洛萨面前近乎臣服的姿态。

他不明白,我为什么就不能。



 

————————TBC————————

首先再次求一下老滚大神前辈捉虫,只玩过滚五对于神话的部分就有些班门弄斧了。强行编xxx

————————————

这一章是我上飞机前赶得……质量不太保证,但我发誓等回来会修的!

本章的主要作用是过渡,至少卡德加终于是小徒弟了。

至于风暴斗篷为何要屠马卡斯城我找了半天资料也没搞清楚,就尚且当做和老乌屠杀瑞驰原住民一样的理由吧,单纯的种族歧视和傲慢。

如果大家觉得OOC,就请提出来我会虚心参考的。

不过大家可以尽量把老滚先祖神州【梭摩】的高等精灵和木精灵,看作魔兽兽人吧。毕竟战争没有对错,死亡不可避免。

有几句借鉴了原著【我标出来了】,主要是原著非常戳我的萌点……卡麦二人简直就是用一本书在谈恋爱xxx

本章稍微有一些洛麦。

总之,非常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57)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