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3

“快起来,年轻的信赖。”卡德加一大早就在震耳欲聋的龙啸声中连滚带爬的跌下了床。他挑了一个二楼的房间,一个至少还能看出床单颜色并且没有那么多灰的地方睡觉。麦迪文不在的几天里,他成功的把这个楔形的小房间里塞满了各种书籍。

听人说龙和渡鸦都喜欢收集闪亮亮的黄金宝石,而自己的这位老师明显更喜欢收集各类书本。

从魔法手稿到诗歌集,从民间小说到史诗大作。卡拉赞的书库里几乎汇集了全世界的书——毫不夸张的。和这里比起来,以藏书量著称的冬堡像个笑话。

麦迪文上不了楼,他在卡拉赞塔外。双脚离地站起来,把眼睛对着他小学徒的窗户。“你怎么如此磨蹭?时间就是生命!”

卡德加可没‘享受’过被龙吟声叫醒之后看见窗户被一只巨大的眼睛占据。要是一般人,我的守护者。他想,是会被您吓死的。

但我不是一般人。想到这里卡德加突然觉得有股暗喜涌上心来。他和之前那些到来卡拉赞求学的龙裔或者普通人可不一样,他可不会离开这——他不是为了成为神殿中的灰胡子而来的,他是为了成为卡拉赞守护者的学徒。他着急的套着鞋子和裤管,巨龙好像已经厌倦了从细小的窗口审视他。开始在塔前的雪地上度步,伸展翅膀,甚至开始用翅膀尖端的飞羽掀起雪来。

卡德加慌慌忙忙的跑下楼来却看到这一幕,心中觉得好笑,“麦迪文大人,别这样,会弄脏您的龙羽。”

“反正你会给我弄干净的。”巨龙抖了抖身子,扫下了细长纤羽上掉落的斑白。“快上来。”

“什么?”卡德加震惊的望着守护者,“可是……您要做什么?”

麦迪文盯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别的事情。“你去顶楼观星室,那里有件法袍,你穿上吧。”

卡德加不知道麦迪文是误会自己是冷还是什么,但他如果这在几次与守护者的交往中懂得了什么,那就是千万不要忤逆这位习性如水银般变化无常的大法师,他放下背包赶快转身回到卡拉赞开始爬楼梯。

卡德加深切的感受到莫罗斯和一群灰胡子们不住在卡拉赞的理由,还是在甘愿待在寒冷阴郁的世界咽喉神庙里了。

等他爬到观星室,差点就要断气了。他只觉得双腿好似注了铅,每动一下都宛如从沼泽地里在没腰的稀泥中行走。不过他倒是一点都不冷了,爬楼梯爬的卡德加大汗淋漓只觉得全身燥热。观星室很大,却不和卡拉赞的其他地方一样阴沉灰暗——因为这里大部分都被一汪泉水占据了。

卡德加震惊于这泉水中蕴含的魔法能量是如此的巨大,他从未在任何地方感受过这样的强大的能量场。这泉水的每一滴,每一个波动都荡漾着晶蓝色的奥术光辉,把整个观星室照的通亮。

卡德加凑过去,努力平复着呼吸,把手伸进泉水中。这举动过于大胆,但他能感受到这汪泉水的和煦善意的能量波动,它绝对不会伤害任何生灵。

但是一股眩晕击中了卡德加。

他向前跌倒,却没有碰到魔法泉水。他的灵魂再次被拉扯着,几乎要被拔出体外。

这泉水干涸了。卡德加知道自己又进入了幻象中,而当他转过头,他看到了此生绝对不会面对的一张脸,那张脸熟悉而陌生,因为痛苦扭曲了五官。他从不知道自己哭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幻象里的‘卡德加’在哭。他听不清‘卡德加’在说什么,因为那幻象里的自己只是哽咽着咕哝含糊不清的话语,然后继续任凭眼泪濡湿他的脸颊和短须。

这个‘卡德加’看起来很年轻,和自己差不了几岁。如果这是未来,卡德加想,是有怎样的人或事让我能如此悲伤痛苦呢。

‘卡德加’想站起来,想向前走——走到池子里,这池子已经没有任何能量波动了,被一具巨大的石雕像几乎占满。他放弃了跪姿扶着石像想站起来,卡德加想扶起他,却如搀起了一团迷雾,幻象里的人动作钝涩了一下,依旧因重心不稳而跌倒。所以干脆舍弃了站立这个步骤而直接爬向池里,他仍在哭。

卡德加顺着他的眼神向池里看去。巨大的石像下有一个人——苍白而无力的躺在那里,一头金棕色的长发像枯黄的稻草般散落在身下,绿色的眼睛失去了本该有的颜色,透明衰败的嵌在泛黑的眼眶里,眼底与面颊泛出深沉的青紫色,散发出了无生气的衰亡气息。

卡德加嗅到一丝血腥味,他猜这个男人是被这具石像的倒下而被碾死的。他仔细端详,觉得这张脸有些熟悉——这正是他在宴会厅看到的那个金棕色头发的少年。只不过看起来应该已经过了许多年了,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不深的刻痕,更多的则是憔悴与死亡的阴霾。

‘卡德加’爬过去,拥抱着男人露出的躯体。他垂着头,哭的更加汹涌。却执拗的不让一滴眼泪留在失去气息的男人脸上。

卡德加突然意识到,‘卡德加’爱他。

无论这个男人是谁,幻象中的自己一定是爱他的。

直到幻象的消失,那破碎的抽泣声仍然回荡在卡德加耳边。可他始终没有听清,幻象中的自己在呼唤一个怎样的名字。

他带着一种宿醉般的眩晕找到了麦迪文说的那件法袍。也不知多少年没人上来塔顶,那袍子却没沾染一丝灰尘。那件袍子漂亮极了,是用渡鸦的翎羽制成的,做工无比细腻,只凭人类的手足和肉眼是无法完成的。只有魔法有这样的玄奥的工艺。卡德加轻抚着这件长袍——它看起来非常像守护者的一部分,如果不是羽毛的大小不同,他几乎就要以为这是守护者用自己的羽毛做的了。他披上长袍,不是很重,比想象中的要轻,稍微有些短——可能之前是为某位比他矮的法师定做的,那黑金色的勾边让他联想到幻象中死亡男人的内衬。这种不详的错觉很快就被驱散了,他感觉自己对于魔法的感知在这件法袍的加持下,变得更加敏锐。

下楼的过程比上去轻松多了,他很快跑到了麦迪文身边。守护者正无趣的掀着雪,他盯着卡德加看了一会,露出了满意的神态,“我就知道它会很适合你。”他低下脖颈,像卡德加示意,“上来吧。”

卡德加还有点眩晕,不只是那些幻象搞得他晕头转向,还有自己骑在守护者身上这件事。他小心的跨在麦迪文头与脖颈连接的地方,因为细腻的鳞片和地伏的背荆让那里比一般的龙滑的多——倒不是说卡德加有幸骑过其他龙。他差一点就要一边上去却从另一边滑下。麦迪文用鼻腔哼了一声,卡德加感觉这下整个人都要被震落了。

“抓着我的犄角,坐稳了。”

卡德加赶快抓住麦迪文的一根乌黑的龙角,麦迪文向前渡了几步面向悬崖展开翅膀,后爪蹬住石壁用力一踢便振翅飞了起来。

卡德加是第一次在这么高的地方,他向下望去,峡谷和山脉都变成了白色的雾霭。他俯身贴在麦迪文身上,好让自己的阻力小一点以至于不会被高空中的劲风甩出去。麦迪文飞得很高,卡德加想大概是人类对于龙的仇恨,让他不好随意现身在天际。

他现在不是很冷,也许是麦迪文给的这件法袍的原因,卡德加缩在袍子里,安静的听着风掠过麦迪文翅膀的细小破空声。那是种谜样的虚幻感觉,无论是他骑在一只龙的身上飞在万尺高空,还是他能贴着守护者,在距离他的心脏如此之近的地方。

他安心的合上眼,温暖的体温从守护者的绒羽和鳞片交织的裂缝里传递给他。

卡德加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舒服的睡着了。


“醒醒,卡德加。”麦迪文唤了他一声,大概是用他最小的声音还是把卡德加差点吓得掉下去。不过他的一只手一直紧紧攥着麦迪文的角,他已经不能清晰的感知自己的右臂是用力过猛攥麻了还是直接冻在了守护者的角上。

“这是哪?”卡德加活动着已经僵直了的手臂,麦迪文正盘旋在一座城市上空,似乎是在找降落的地点。

“风盔城。”麦迪文没有多说,但这三个字足够说明很多事。

卡德加听闻了一些洛萨爵士复活龙族反攻孤独城的传闻,但麦迪文的出现仿佛就是在证明洛萨爵士真的是一个不惜背叛人类和他的国王,去抢夺权利的人。

而且……他杀死了至高王,他杀死了莱恩国王。卡德加并不是帝国人,甚至不是诺德人。照麦迪文的话来说,他无论何时都是个异类,他不属于天际。甚至不是真正的人类或真正的龙,他无权议论帝国的内战,或者哪一方的正义与否。

但他坚信,战争与死亡无论何时何地都是错误的。

而麦迪文是王权的守护者,他本该捍卫国王的。

卡德加感觉眼角湿润,舌尖苦涩——可能是乘风飞行了太久,那些冷风割裂了眼角。他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麦迪文,麦迪文真的要去帮助一个杀人凶手?

麦迪文降落了,风盔城的士兵并没有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看见龙就立刻提起弓箭。虽然他们仍然警惕的盯着麦迪文和卡德加。

洛萨站在广场上迎接他们。他没穿重甲,只是穿着轻便的皮甲,却负着一把大剑。

“麦迪文,”他笑着拍了一下麦迪文嘴边最突出的一根凸起,那笑容却抹不掉他眼角刻着得深沉的悲伤,“感谢你愿意前来。”

卡德加从麦迪文的脖颈上跳下来,惊了洛萨一跳——之前他的袍子和守护者的鳞羽实在颜色太接近,洛萨一时没有注意。

“麦德,这是谁?”洛萨的手已经移到腰侧,一副随时准备一言不合就拔剑斩掉卡德加的头颅的姿态。他身旁的护卫也个个如临大敌般,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卡德加一时无言,他只是个小法师,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吗。他也有些黯然的想,麦德——这是麦迪文的昵称吗?洛萨为何和守护者关系如此之好呢?

“他是我的徒弟——卡德加。”麦迪文轻描淡写的说,却每个字都在卡德加心里翻起狂啸。

他承认我是他的徒弟了?卡德加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可是这状况不容得他这样失礼。“我想你见过他。”

“哦?”洛萨把手从剑柄上移开了,卡德加敏锐的发现,那把剑是奎尔扎拉姆大皇家之剑——他从书本上的看到过介绍,那是把被皇家赐福了的圣剑,在莱恩加冕之后亲自赠送给帝国军团总指挥官、摄政王安度因洛萨爵士。

这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如果洛萨真的刺杀了至高王莱恩,他怎么会还留着莱恩赐他的佩剑?

这一切让卡德加更加感觉怪异和迷茫。

“我们在哪儿见过吗,孩子。”洛萨双手抻着腰带,挺胸抬头借着身高优势略傲慢的俯视着卡德加。

海尔根刑场。卡德加想说,但冬堡出来的人总是习惯性带着些政治气质的谈吐。“瑞文伍德,三个月前。巨龙首次袭击的地方。您还记得吗?”

“啊哈,我想起来了。”洛萨干笑着伸手拍了拍卡德加的肩膀,这个健壮的男人不只是看着雄伟,手劲也不是一般的大,卡德加脸色发白差点一个踉跄倒在他怀里。

卡德加还没抗议,麦迪文先面色不善的冲着洛萨呼气,“洛萨,住手,你不小心捏死了我去哪再找这么一个学生。”

“这小伙子结实着呢,你现在倒是像个家长了。”洛萨借着手劲,一把把卡德加揽进怀里,还不忘重锤他的后背。卡德加只感觉全身就像是被兽人碾压过一般。

“来吧孩子,”洛萨笑起来竟然有股流氓的气质,卡德加猜测一生都如此身份尊贵的人一定也是养尊处优的,怎么这位爵爷却眉眼间自带了一股市井痞子的味道,“告诉我你是怎么打动这个老家伙的?嗯哼?别那么看着我,麦德。他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突然洛萨好像想到了什么,“他是不是给你顺毛了?我就知道!”

卡德加听得出洛萨的揶揄,也明白这只是他的玩笑话——可这玩笑说对了一部分,就令人尴尬了。他清咳了几声掩饰,想憋出个话题让这件事情被一笔带过。

“他是都瓦克因。”麦迪文吐字,卡德加没从那寥寥的几个字中听出感情来。那让他有点挫败感。

洛萨却吃惊的盯着他,再次仔细审视了一边卡德加。这个男人心机不深,任何感情都款款的摆在脸上。他眼神复杂,“哦,怪不得。”可此时卡德加却没读懂他的表情。


 

 ————————TBC————————

真的想不通我为什么要在去补课前开坑……总之,要停更十天【从明儿开始】。

不补课怕上高中英语跟不上【迷之悲伤】。


顺带在本文中我把帝国国王的部分取消了……直接改成各国是联盟而不是属国关系【但天际的地位最高】,再用个好几章介绍帝国王提坦斯迈德二世和至高王的区别真费劲,还得拉好几部的老滚才能说清楚世界大战发生了啥【其实就是帝国王带领一堆国王和数个人类种族对肛先祖神州的精灵们,最后赢了但损失惨重的故事】

还有黑暗兄弟会……我对这个组织没有一点好感,就和刀锋一样。一个让人去杀斯迈德二世这个真正的英雄,一个让你去杀你的导师帕图纳克斯【就是麦迪文本文的中的角色】

其实洛萨的身份比较难办,我为了让剧情有更加戏剧性的发展,给洛萨的角色是天际帝国内战中反叛军军阀乌弗瑞克·风暴斗篷,老乌总的来说是个纳粹枭雄,他崇尚种族主义,认为诺德人高于一切。主要是高精灵逼得太狠,至高王托依格【脱衣哥】比较怂【也是迫于无奈】,签了对诺德人有毁灭性打击的白金协议。

如果洛萨是个种族主义者,那明显OOC了。所以这部分处理比较难,让我好好想想。

总之,感谢大家的阅读。

还有,跪求老滚大神捉虫!!!

评论(18)
热度(58)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