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魔兽/上古卷轴】天际 【龙裔!卡德加/巨龙!麦迪文】02

卡德加很奇怪,麦迪文是条龙,他的体型明显只能在厅堂和巨大到不可思议的走廊里逛一逛。

那为什么这里是座塔,而且拥有宛如迷宫般的无数细小走廊和房间。

在他第三次走到了卡拉赞的宴会厅时,一阵眩晕差点击倒了他。

这不可能。这里有灯,不但有灯光,还有温暖的炉火。甜腻的贡斯当司酒香飘散在空气中,正中间的火盆滋滋的上烤着整只羊,油光和肉香一同溅射出来。

卡德加不会忘记前两次见到的,这里是昏暗破败的,蜘蛛网和灰尘占领了整个大厅。长桌歪斜着,镀金的桌角暗淡。椅子们的处境更惨,活像是被人有人在这里放了一个冰风暴,所有稍轻的物品都被抛甩出去,砸在地上,残缺四散倾倒,占据了大厅各个角落。

卡德加觉得自己疯了,仅在守护者身边一天,他就疯了吗?这也不可能。

他尝试的走了几步,温暖潮湿的空气包裹住他的全身,这幻象真实的可怕。他试图找到与自己真实存在世界的联系,好确认那才不是一个幻象。

但太微弱了,就连指尖连接处魔法元素都真实而清晰。他感觉自己完全脱离了曾经的世界,但那股陌生的疏离感又侵袭全身。

“莱恩。”一个声音,激得卡德加迅速转身,口中默念起咒语召唤着空间中的魔法颗粒——连元素的召唤都是如此的清晰,仿佛之前的世界就是一个幻梦。

但他很快放下了双手——那是个少年,有着金棕色的头发,祖母绿的双眸,无害而美丽站在那,抱着手臂一身深色而做工精细的法袍套在身上,每个缝合和拼布处都碾着金线。卡德加猜测这个少年的身份高贵,但恍惚间竟有些觉得他的眼睛很像麦迪文。

然而少年的视线越过了他,仿佛卡德加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他望向卡德加身后的地方,那里站着另一个同样穿着华贵的黑发少年——不过少年并不是身着长袍,他的搭配的短剑让卡德加猜测黑发少年可能是个战士。

那少年笑着拉开椅子,坐了下去,露出温煦的笑容,“洛萨还没来吗?”

“我以为你习惯了安度因的姗姗来迟。我的陛下。”卡德加盯着绿眸少年的微笑,他们离得是如此的近,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少年笑起来时眼角抽动的细纹,微微颤动的睫毛。但那少年眼中没有他,仿佛他是个幽灵。

很快那种拉扯灵魂的撕裂感又袭上心头,幻象消散于交织在两个少年之间愉快的笑声中。

卡德加踉跄着离开,他不明白?这是某种魔法残留,还是单纯的幻象……或者说是时空交错的残影。他从那个被称为,‘陛下’与‘莱恩’的眉眼间看到了熟悉,至高王的画像就挂在冬堡图书馆的一面墙上,在他躲过奥蓉达的‘监视’去图书馆查阅一些不符合他学徒身份的书籍时,瞄过几眼那画像。

冬堡和帝国的关系一向僵持,但仁慈宽厚的至高王莱恩总是对所有人报以尊敬,哪怕是冬堡内部那些臭名昭著的法师。他的善良与智慧让任何人都无法厌恶。即使他签署了白金协约——那对于冬堡法师来说毫无利益纠葛,哪怕是那出卖了诺德人的尊严,法师们就是这样的冷漠。但那时候卡德加差不多可以肯定,这张画像被挂在这,只是为了美感,而没有其他什么意义。他们的至高王年轻而健壮,有着一头与幻象中相似的黑发与深色眼睛。那身属于国王的,各类贵金属与宝石打造的厚重而装饰繁多的铠甲,在他身上和谐的宛如与生俱来的一般。

卡德加想,即使莱恩没有王冠,着装朴素,任何人也能一眼认出他是个国王——因为即使在画像中,也无法掩饰莱恩国王尊贵的气质和威严。

安度因·洛萨,任何人都知道这位帝国的摄政王,与至高王莱恩感情深厚,如同手足。在幻象中似乎也是这样。但卡德加从未见过或听说过另一位少年,他是谁?能如此随意的对待已经即位了的莱恩国王,有恃无恐、甚至傲慢的调侃洛萨爵士?

疑惑太多了,无论是关于守护者麦迪文,突然复活四处破坏的龙族。还是至高王的死亡,洛萨叛军的崛起,更别提落锤的分裂,北方传闻的吸血魔兽。

这一切就像麦迪文在卡拉赞山中的的魔法——一团迷雾,肢体稍加触碰变会被气墙割裂,血肉翻飞。

卡德加只得等待。

他没有等到麦迪文,却等到了莫罗斯。

卡德加看着他,和他手里牵着的一只羊。

“这是什么?”

“羊。”老人语调平缓,没有一点起伏。他的手交叠在袖子里,应该是因为世界之吼的寒冷。他说话时肺部带着沙哑的撕裂声,卡德加想他应该是得了哮喘,这也是莫罗斯言语简洁的原因吧。

“呃,其实我是想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

“防止你饿死在卡拉赞。”莫罗斯每说一个字,卡德加都觉得他随时要开始剧烈的咳嗽,但是他还没有,“这里已经有足够多的幻象和幽灵了。”

“幻象?你也看到过那些幻象?”卡德加着急的追问着,他实在太像弄清楚一个谜题了,虽然他现在差不多有一百万个问题想问。

“是的,所有人都可以。”老人停下来,终于咳嗽了几声,“他们有时候是过去,有时候是未来。”

卡德加停下来,思考着莫罗斯说的到底什么意思。而当他抬起头,发现老人已经走到门口了。他仍然在咳嗽,卡德加知趣的没有追问。他猜想,他的老师麦迪文会给他一个完美的答案的。

虽然好像麦迪文还没有认徒。

麦迪文在三天之后回到卡拉赞。

卡德加和卡拉赞一起接受了麦迪文的召唤与洗礼,他看到这座荒芜暗淡的高塔因为麦迪文的归来而闪烁着蓝色的奥术光辉,在暴雪中流光溢彩。

而卡德加吃了整整三天的,没任何调味料的烤羊肉。几乎就要立刻冲出去抱住守护者的大腿乞求离开了。

麦迪文看起来有些疲惫,他的羽翼上沾了一些雪和杂质。卡德加几乎就要用狼狈这个词了,本来想冲他的抱怨,在看到麦迪文的一瞬间全都消失了。

“大人,”他说,小心翼翼的靠近。“让我来帮您。”

麦迪文躺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他不再像上次一样昂着头,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的小学徒。他把覆盖着少许羽毛的龙首靠在地上,避过了那些侧颈的尖刺呲划地面的锐利声响。他安静的看着卡德加走过来,默许着这孩子用手抚平他侧翼的羽毛,抹去上面的灰尘与斑白。

“谢谢你,年轻的信赖。”麦迪文磕着眼皮,在火光下他属于龙族建立的爪牙被镶了一层金边,柔和而美丽。

卡德加脸红了,幸好那橙金色的火光掩饰了他的窘迫。麦迪文的每一根羽毛都很光滑细腻,甚至比得女孩的胸脯还要柔软。卡德加低下头,但求麦迪文没有看清这难堪,并且斥责了自己的失礼。把自己老师的羽翼比喻成女子的胸脯,这简直失礼到了极致。但那手感真的好极了,卡德加没忍住的又摸了一把。

“如果你想问什么,问吧。”麦迪文理解错了卡德加的窘迫,只以为这孩子是不好意思开口询问。

卡德加有无数问题想问,但他却在乎麦迪文现在的状态。决定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

“是的,守护者大人。”卡德加说,“您叫我都瓦克因,这是什么意思。”

他本以为麦迪文会被他逗笑,让这凝重的空气轻松一点。可巨龙已经睁开了眼盯着卡德加,不再处于那种半梦间的慵懒懈怠。

“你不明白?”麦迪文说,话语比语气的质问更多,他看了一会卡德加。猜测这个孩子并不能做出更好的表现,“是龙语,我们——我的语言。意味着‘龙裔’,那就是你。”

卡德加从麦迪文眼中看到了哀悯与悲伤,他不明白是怎么引起他的老师这些复杂的情愫,但他注意到了守护者切换的人称。

我们。

麦迪文看着他,却眼神飘忽。“都瓦克因,龙裔。意味着拥有人的肉体,灵魂却是龙。

“你始终无法融入他们,融入任何一方。无论是龙还是人类。因为你既不是龙,也不是人类。你杀死龙获取龙魂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但人类始终是无法接纳你的。”

卡德加不懂,麦迪文为何提起这个词,会有如此之多的感慨。但他也了解到,麦迪文结识的龙裔一定不只他一位。

他一想到麦迪文可能已经这样欢迎了许多年轻人,他的心就猛地一沉。某种优越感荡然无存。

“你杀过龙吗?”麦迪文突然话风一转,卡德加几乎以为他是在质问他。

他想说不是,但是麦迪文的眼睛紧盯着他。好像一言不合就要张嘴把他拆吃入腹。

“……有一只被唤醒的龙袭击了雪漫城,我受城主之命帮助卫队杀死了它。”卡德加心虚的回答,他不知道他喜怒无常的老师对于这个回答是满意还是痛恨。

“他叫什么。”

卡德加仔细回忆着,当然他只顾着大声吟诵魔法。一个个白漫城士兵在那条龙的吐息中丧命,硫磺和火焰的味道灼烧着卡德加的感官。“大概是……诺斯格林?我好像听到他这么称呼自己。”

麦迪文哼了一声,满意的继续磕着眼睑。

“您认识他吗?”卡德加小心翼翼的询问。

“不,但他是古尔丹的走狗。”麦迪文完全闭上了眼睛,“因为这是个愚蠢的名字。”


 

 ——————TBC——————

本章其中有一句是原著的,特别喜欢那一句【因为就好像卡德加在吃莫名的飞醋】,所以用了。

评论(13)
热度(65)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