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中土世界:战争之影】塔里昂是直男【塔里昂/凯特布理鹏】


OOC傻白甜,沙雕欢乐向,慎入

作者单纯想借尸罗吐槽一波游戏台词

————————————————


“You will return him TO ME!”塔里昂握紧了手中的剑柄,紧到魔戒被嵌进他的骨肉里。他的双足被怨念死死擒住意图拉入地底,凯特布理鹏的呼唤和魔戒的低吟在脑中交织。他眯起眼,试图避开如丝线般凝结的缠绕的空气,魔戒的力量在他掌心蠢蠢欲动——

“我就知道,”尸罗翻了个白眼,足尖浮在被嵌进空气里的灰尘上,“先申明我支持LGBT平权,不歧视一切性取向和性别,以防你们误会什么。”

“什么?不是……”塔里昂被自己的呼吸噎住了,“等等,我和凯特布理鹏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直接转身离开,我是说就现在,转身,离开。”她的指甲在空中划了个圈,带着某种节肢动物的凛冽的优雅。

“你以为我为什么赴约?”塔里昂懊恼地咆哮,“没有他我会死,我需要他。”

“你现在可没死,你已经有魔戒了不是吗?你可以一个人去打败索伦,也不需要凯特布理鹏帮你续命,”尸罗暧昧的扬起眉尾,“inside you.”

塔里昂沉默了,他的确从没想过转身离开这个选项,甚至在听到尸罗这么说时觉得不可思议,但如若用凯特布理鹏刻薄的理智来说,那是一个选择。但,不,他不是凯特布理鹏。

“因为那样不道德。”他最终给出一个愚蠢的答案,言毕自己都觉得可笑。

“哦。”尸罗一副‘我绝对会把这事说出去变成中土笑柄让每一个兽人拔剑之后都会拿这事调侃你”的表情看着他,甚至还挑衅地勾了勾手指。

“你到底还要不要魔戒?”塔里昂彻底被惹怒了,他甩起剑柄,锋利的尖端发出锐利的破空声,停在尸罗的咽喉。女人傲慢的扬起下巴丝毫未退,极浅的双眸映照不出任何色彩,“当然。”她低沉的开口。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在我交出戒指之后砍断我们的脖子。”塔里昂有点庆幸他们终于回归正轨了,除了伴奏是声凯特布理鹏的惨叫声。他难以抑制地又看了一眼被钉在崖壁上的精灵灵体,他身周浅蓝色的晕轮正在黯淡,五官开始浑浊,即使凯特布理鹏在对上视线后就一声不发,塔里昂也能通过两人撕裂时空的链接感受到他深入灵魂的痛楚,更是每毫痛苦都狠狠的敲击在塔里昂的脊椎上,吸食着他的骨髓,蚕食他的肌理。

“你在小看我,”尸罗哼了一声,她再度回归黑暗的怀抱,“交易就是交易,我不会反悔的,况且你也没什么别的选择——我可绝不会松口。”

“塔里昂…不…”凯特布理鹏的发言被疼痛的哀嚎打断了,他愈加浅而透明,感觉随时要消散于无物。

塔里昂立刻着手脱戒指事宜。

“多妙的一对爱情鸟。”尸罗满意地调侃着,眼睛却黏在他食指的魔戒上。塔里昂狠狠的把魔戒砸在空气里,丝毫没有留念的意思。

塔里昂正要发表几句对女士不那么得体的言论,气管被切开的窒息感迎面袭来,他僵硬地捂住脖颈上巨大的创口,手指嵌进皮肤被刀刃翻开的肌肉组织里,鲜血温暖了他生硬的甲床,酥麻的抽离感涌入四肢窃笑着撕扯他的灵魂,恍惚间他看到尸罗痴迷到扭曲的面孔和蓝色的火焰。

“你知道一般人威胁别人时会说‘Release him now.’而不是‘You will return him to me’吧。”尸罗优雅的弯下腰,用指尖掀起塔里昂折断的头颅,先知视界从肌肤钻入塔里昂缺氧空洞的大脑,过了一秒——或者一年,尸罗轻佻的笑声还卡在空气中,而她冰冷的体温早已消失殆尽。

很好,尸罗你也死定了,但是米那斯伊希尔的陷落如此真实……他——他们不能让索伦得到帕兰特。濒死的塔里昂无法控制思维的扩散,尸罗的话语和影像一起卡在意识边缘。所以这一切都是措辞不当?他走神的想。

当凯特布理鹏重新进入塔里昂时,那种侵蚀了人类游侠一个多月的空虚感被完全抹杀,塔里昂感觉自己的灵魂和躯体重新充盈了起来,每一个萎缩干瘪的细胞重新满载能量与活力。

塔里昂从地上翻起身,提着剑。凯特布理鹏出现在他身侧(终于!),“塔里昂,你让我们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冷嘲热讽的谴责倒一点也不让塔里昂意外,这个高傲冷漠又烦人的精灵鬼魂,“你居然允许她带着我们的戒指这么离开了?”

“我们会把它夺回来。”塔里昂目不斜视的说。

“蠢货。”凯特布理鹏翻了个白眼消失了。

 

晚些时候,塔里昂酒足饭饱顺便还砍了几个兽人活动筋骨,然后百无聊赖地躺在兽皮披风上望着星空自我催眠。凯特布理鹏又冒了出来,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人类游侠,塔里昂只是歪头越过他继续数星星。

“所以说。”凯特布理鹏傲慢地开口,然后停顿了很久很久,久到塔里昂已经昏昏欲睡掀不起眼皮才好像重新找回自己的舌头。

“尸罗的话....”

“她只是想惹怒我——我们。”塔里昂不屑的瞌着眼睑打了个哈欠,说完又补了一句,“我当然是直男。”

“哦,”凯特布理鹏莫名的听起来有点失落,或者是不耐烦,他不快时都是一个口气甚至都塔里昂分不太清,“我也算是。”

“等等,什么叫‘算是’?”塔里昂忽的完全清醒了,猛的直起身子差点一头扎进灵体里,他目光如炬咄咄逼人却又有些疑惑地开口,“我以为你有老婆.....”

“意思就是‘是’。”凯特布理鹏真的开始不耐烦起来,或者是心虚。

“‘算是’可不是什么百分百的肯定语态,‘是’才是‘是’。”

“我人类语不好。”

“凯特布理鹏,难道你……”塔里昂哈哈大笑起来,但还没说完凯特布理鹏就怒气冲冲地消失了,塔里昂喊了他好多声灵体都一言不发,最后人类游侠心满意足地噙着笑意睡着了。

——————————

也许有后续,随缘

评论(4)
热度(15)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