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沸反盈天10【关周|关宏峰/周巡】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本章全文七年前视角

——————————————————————

联合专案组的申请已经递交市局,案件物证和作案手法上的高度相似性导致两案已经并案。

周巡和关宏峰在李家卫的引荐下见了于洪区的胡队长,几人客套了一番后,关宏峰就一头扎进了两年前的入室勒杀案物证中了。

周巡翻着那些破物证袋都快翻吐了,李家卫倒是在旁边翘着二郎腿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周巡烦的不行,上去就冲着他后脑勺一巴掌。

李家卫满脸无辜的骂了句脏的,揉着头冲着周巡挤眉弄眼,“咋了,老周最近你更年期到了吧?”

“人家关队长在干吗?你丫在干吗?丢不丢人?”周巡又踹了一脚老同学的椅子脚,跌的李家卫一个趔趄。

李家卫也没好气的回答道,“你们倒是给我个侦查方向,现在就是把局里的所有人撒出去,也都和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难道还指望着苍蝇撞树上能变成兔子?”

周巡沉默了一会儿,李家卫感觉背后发憷,赶紧地去端了杯热咖啡孝敬周巡,“我就说说,知道你也着急,别气啊。”

周巡瞪了他一眼,抢过咖啡就喝,结果被烫的跳脚咋舌,含着的那半口还差点喷了一办公桌档案。

周巡赶快抓了个杯子,用低温水漱了半天口,长着嘴唇吸凉气儿止疼。忽的面露严肃之色道,“其实排查方向有一个。”

李家卫抻着扶手坐直了,又惊又喜的追问,“啥?”

周巡瞥了他一眼,“那个赵广成深夜去王巧巧那么偏远的家里偷情,不可能是走过去的吧,他的交通工具呢?”

李家卫简直就要拍手叫好,一跃而起直冲出去逮捕犯人,“他的出行工具是一辆摩托车,那肯定是犯人骑行离开了。”他言毕又反应了过来,垂头丧气的说,“哎不对,这方面我们已经做过全面的排查了,当时局里认定赵广成为嫌疑人,给他的摩托车牌早就在附近监控还有二手摩托车市场筛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啊。”

周巡俯身拍了把他的肩膀,扯着嘴角,“辛苦了兄弟,继续带人搜山吧。”成功的换来了李家卫满脸的迷茫。

半天不开腔的关宏峰斜了他俩一眼,清了清嗓子道,“犯人也是开车或者骑行进入王巧巧家附近的,如果他开着赵广成的摩托车出行,一是不方便,他无法回到王巧巧家拿取自己的交通工具;二是不安全,他应该已经知道赵广成遇害,警方当然会认为是赵广成杀人逃逸——我们在发现赵广成尸体的地方找到了许多人为折断的树枝和灌木覆盖物,虽然都已经腐坏了……”

周巡随即补充,“所以这家伙肯定把赵广成的摩托车骑到不远处藏在山中,后步行回王巧巧家。”

关宏峰点点头满意地说,“我刚才仔细看了物证,这两起案件所用勒杀被害人的尼龙绳为同一款式,都是一种防静电尼龙静力绳,较为稳定。可能用于工厂、高空作业。”

周巡立即反应过来了,都不顾自己被烫的猩红的舌面,扯着嗓子拔高音量冲着李家卫命令道,“去和之前便携式油桶的工厂和单位对比摸排一下,找全市范围内买这种牌子尼龙绳的商家。”

李家卫从凳子上跳起来,啪的一声立正姿势站得笔挺,冲着俩人敬了个礼领命。

关宏峰不领情的面无表情继续阐述自己的看法,“犯人依旧在犯罪后清理了现场,现场无论是痕迹物证,还是生物物证都被抹干净了,而把手、门框、抽屉等可能会留下指纹的地方也都特别干净,连被害人指纹都被抹去了,证明此人虽然带了手套,但是还是像强迫症人格障碍一般仔细清理了犯罪现场。”

周巡看着他,蹙眉道,“关队长,你的意思是这次也不像他是第一次犯案?”

关宏峰不置可否,但俩人对视一眼,各自了然心意,“我大胆推测一下,像这样严谨认真,有极强反侦查意识的犯罪者,应该有高中以上的学历,可能因为家庭问题大学不是很理想。”

周巡点头表示同意,“那么现在排查方向就是那些厂家的员工,可能会有需要静力尼龙绳的工作,身高物证中心还在查那两面墙,可能过几天出结果。学历在高中以上,沉默寡言的二十五岁至三十五岁的青壮年男子,先排查未婚的。至于范围……”

周巡蹙紧了眉头,回头向挂在于洪市公安支队大厅的于洪区地图,收眼时与关宏峰视线又相撞了,俩人对视了一会儿,周巡先别开了眼睛,“这个犯人反侦察能力很强,他不会是随机挑选受害人的,就算是,他也会跟踪一段较长时间才会选择下手。以案发地为半径,逐步向外扩张搜索范围吧,大范围是全市。”

李家卫听完长吁了口气,“这……基本还是等于大海捞针啊,我尽力吧,主要是那个油桶,有的厂家实在是太多了,而且私下里购买的也很多,范围还是全津港。”

关宏峰和周巡都向他道了声辛苦了,李家卫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大家都是工作,抓获犯人才是关键。”说完他转口问道,“那那个可能存在的其他案件,我把侦查员都带走了你们怎么查?”

周巡说,“我亲自去见顾局,让他给各市的支队要求他们重新核查过去至少十年的案卷,找到和本案作案手法相似的案子。”

李家卫咂舌道,“真够兴师动众的。”

关宏峰瞥了他一眼,“人命关天。”

 

 

李家卫那边根据社会线索进行的全面排查还没有突破的时候,各分局已经把不少档案派人送过来了。

周巡和关宏峰看到数量,都不由得咋舌不已。

相似的手脚被衣物所捆扎,死因为机械性窒息的案件居然还有三起,很明显可以看出犯罪冷却期为两年,但是之前没有并案的原因一是这个凶手,打一炮换一地儿,在全市的各区犯案;二是犯罪动机的不同,第一起第三起犯罪现场都丢失了大量现金,第二起和于洪的第四起,被害人都有被猥亵和性侵的迹象,而长丰发生的第五起看起来更像是寻仇。

周巡眉头紧锁反复翻动着案卷,关宏峰也在另一头愁眉不展,两人相视无话良久。

都全然把精力投入了长桌上铺满着的被害人死相凄惨的现场照片,不约而同的感觉到空气中凝着水汽压沉,津港风雨欲来。

他们遇上高智商变态杀人魔了。

最后这片死寂还是被风尘仆仆,携着寒风冲进来的李家卫打破了,他裹着风衣,跺着脚瞧着杵在桌前的俩人,“你俩怎么了这是?”

周巡抬眼看他,蹙眉问道,“有进展了?”

李家卫摇摇头,“没有,但是现在都凌晨一点了,我先让侦查员都回去睡觉,你们不走?”

周巡放松了肩胛部绷紧的肌肉,往靠椅里一躺,伸了个懒腰,咕哝着说,“那就明天继续,关队长?”

关宏峰嗯了一声,悄然站起身双手插兜面对着周巡,“那我先回了。”

周巡点头,拔起身想送一送关宏峰,却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案卷,赶忙弯腰去捡。掉落的案卷正好是第一起的,薄薄的几页纸轰的一声砸在地上,在静夜中居然发出一声虺虺巨响。

周巡急切的拿着卷宗站起身,却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了视线。

这起案件是谋财,八年前十一过节的时候出的事,门锁被撬,主人被衣物捆绑四肢,且被勒死。

一切都和现在看起来一模一样,除了一点,女主人是先被勒死,才捆绑的四肢。

周巡惊讶的盯着八年前的案子,时间久到关宏峰和李家卫都忍不住凑过来看。

周巡突然发作,把案件猛的拍在桌上,大吼道,“我靠,还有一起。”

“什么?”李家卫愁容满面,关宏峰急上心头。

三人坐周巡的车以最快速度几乎是飞也似的冲去了他家。

 

周巡冲进门,外套都没时间脱就钻进了书房,穿着袜子跪倒在一片废纸堆中,焦躁的翻着每一面纸。

李家卫慢腾腾的脱了外套搭好,疑惑的问周巡,“老周,你家这是被洗劫了?”

“滚。”周巡都懒得斜他一眼,一边专心致志的找那页案卷,边开口对着站在身后的关宏峰说,“我以前研究旧案卷做笔记,有一个十年前的悬案,我没记错的话被害人被衣物捆绑了双手双脚,但是并没有被杀害。”

关宏峰怔忪,这不正是他第一次来周巡家,顺手拿起的那页档案纸的内容,“当时案件性质定型为流窜抢劫案,激情犯罪,犯人连绳子都没准备,只是拿衣物捆绑了受害人四肢。”

周巡停了手,直起腰凝视着关宏峰,关宏峰撇了撇嘴,“我过目不忘。”

周巡哦了一声脱了外套甩到一旁的沙发上,撸起袖子继续爬在地上找案卷复本,“可惜那个被害人当时身怀六甲,被捆绑时间又长达六个小时,四肢缺血性坏死,又惊吓过度,等被发现送到医院已经来不及了,一尸两命。”

关宏峰发出声含糊称是的喉音,盯着周巡冲着他俯背翘起的蜂腰窄臀,这狼崽子完全没防备,还晃悠着紧实挺翘的屁股往前跪趴着,压低身子时陡峭的腰臀线条倏地充盈了关宏峰的视线。

他只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所有清楚明朗的思维都被眼前的景象打散了又生生拧成了麻花团。关宏峰急忙转身退出了书房,给周巡留了句找到了喊我。

等他脚步略显沉重的度步到客厅,李家卫正捏着鼻子提着周巡的一只袜子往洗衣机里丢。

关宏峰看他滑稽的模样蹙了蹙眉头。

李家卫如临大敌般的又把周巡塞在沙发缝里的脏裤子扯出来扔入洗衣机,举着双手大声嗔怪道,“不是我说啊老周,你丫这性子就应该找个老婆给你收拾屋子才对,好死不赖的还喜欢男的,以后你俩睡猪窝......”他还话没说完,语句戛然而止,李家卫耸了肩膀,缩着脖子看着关宏峰,“呃,关队长,我随便说的,开玩笑着呢。”

周巡隔着墙也骂了句,“去你妈的,你也找个老婆啊。”沉默了一会满不在乎的哼道,“关队长知道。”

李家卫长吁了口气,绷紧的肩部肌肉放松了下来,继续帮周巡收集臭衣服,关宏峰犹豫了一下也加入进去。

李家卫看关宏峰也来帮忙,陪笑道,“关队长辛苦了,老周以前就这性子,不过那时候老赵和他一个屋,还能干净点。”

关宏峰疑惑的捡起件外套,上面的味儿就和有人醉酒后死在上头了一样,他忙不迭的把其塞进洗衣机口,转口问道,“他以前和你一个学校?”

李家卫不好意思的笑笑,“是啊,关系很铁。”说到这李家卫压沉了嗓音,小声对关宏峰说,“既然周巡把这事都告诉你了,那他一定是很信任你。他这人性子急,办起事来不要命,打人下手没轻重。以前在学校就这样,要不是赵馨诚拦着他,好几次非搞出人命官司,请您帮衬着点。”

关宏峰饶有兴味的看着按开了洗衣机快速清洗按钮的李家卫,问道,“什么个情况?”

李家卫的声音隐藏在老式滚筒洗衣机的轰鸣中,他犹豫了一会儿,踟蹰着开口,“他刚毕业那会儿,01年,遇上一个强奸杀人的,证据不充分,但是嫌疑人已经抓住了,审了几天没啥效果,贱皮子嘴硬。大家都累的紧,一个没留神周巡跑进去,把犯人撂倒就踹,踩断了那货三根肋骨,脾脏都被踢破裂了。幸好断骨头汤没插进嫌疑人肺部大血管,不然你现在就见不到他了。”

关宏峰沉了脸,眉上影着黑漆漆的一片,“然后呢。”

“时候他就面对两个选择,要么沉到派出所,要么去……”李家卫忽的用突兀、不明所以的讪笑打断了自己话头,他嘲讽似的扬着尾音,略显哭涩的笑道,“反正他选了后者,被拉进本来是我的破事里了,这不是重点,反正你注意着点他,我就怕我不在的时候他又搞事。”

关宏峰心头抽了一下,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李家卫和周巡升的太快了,虽然他俩的政绩确实都很不错。但是这升迁速度直逼自己当年,周巡更是令人发指的平步青云堪称扶摇直上。

李家卫看出了他的疑惑,嗤笑道,“关队长,立功和能力确实是很重要,但是特殊时期,干净,更重要。”

关宏峰知道没必要再问了,这种事情各自心知肚明,然后烂在皮囊里比挂在嘴上好得多,他只管刑侦,是一点也不想掺和进那些尔虞我诈。

周巡这时候适时地拿着两页档案纸从书房钻了出来,面色潮红的抹了把汗,掀着头发说,“操,终于他妈的让老子找着了。”

李家卫说实话兴趣缺缺,去厨房刨出三个杯子洗干净了,烧了点茶才过来。

关宏峰和周巡正满脸兴奋的坐着讨论案件,周巡说,“妈的,没想到这小子第一起在林武市,差点就被忽略了。”

关宏峰面色相对一如既往的冷峻,“这个手脚都被衣物捆绑当时判断是激情作案,我觉得侦查方向没错,案件的筛查条件……这个确实少见。”

“这不废话,犯罪标记在这摆着呢,”周巡兴奋的把档案啪叽按到桌子上,拍的啪啪响,“指纹,侦查方向,犯罪嫌疑人刻画现在都有了,抓人吧。”

李家卫难了好几天脸色也恢复了精气神,除了那俩黑眼圈实在是抹不掉,堪称活力四射的追问,“咋了?找到指纹了?”

周巡跳起来抢了他手里的一杯水,喝的时候差点呛着,轻咳了几下开口,“那个还有,把嫌疑人排查年龄提到三十五到四十五岁,工龄在八年左右的优先排查,犯人可能以前生活拮据,前几期案件才都有侵财的行为,再查祖籍可能在林武市的附上和以上条件的。”

李家卫领命,刚掏出手机反过头疑惑的问,“前面的就算了,祖籍为啥在林武市?”

周巡扯了下嘴角,“指着这起案子,本案发生在十年前的中秋节前一晚,他中秋节,多半是回家和家人团聚,这事不是很需要钱?而之后都是在津港市发案,证明他主要活动范围还是在津港。”

李家卫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一边向周巡竖了个大拇指,一边拨手机给散出去的侦察小队队长重新分布排查命令。

关宏峰却半天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俩,周巡喝了一大口水润嗓子,一副兴奋地现在就要冲出去抓犯人的模样,回头却瞅到了关宏峰那张要死不活的脸,笑道,“怎么了,老关?”

关宏峰摇摇头,“没什么,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先查吧。”

周巡撇撇嘴,语气略有不善,“您说这话是要讲究证据的,我们拭目以待。”


评论(18)
热度(200)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