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沸反盈天03【关周|关宏峰/周巡】

本文分了两条时间线,关周初次见面七年前一起办的案子,和七年后[即现在]的日常[?]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七年后的时间线为加粗黑体表示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章傻白甜,没有逻辑,慎入。(例如一只蜘蛛为何能活七年)

——————————————————————————

前文:  01    02

————————————————————————

周巡关宏峰他们三人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个24小时营业的火锅店,点了一桌子菜,提了两件啤酒,周巡一瓶接着一瓶的喝,俩人都拉不住他。最后吐了一地才算罢休。

关宏峰看了眼表,都凌晨三点多快四点了。李家卫也喝了几瓶,不敢送周巡,俩人连唬带哄的让周巡把地址儿,家门楼道车钥匙全都一股脑的全掏了出来,关宏峰一听,没多远就在长丰边上,晚上走快车就半个小时的路。李家卫帮着关宏峰把周巡驾到关宏峰车上俩人按住他捆好安全带,李家卫才敢离开去打车。

周巡被拴住之后倒是不闹腾了,和只带了项圈的狗一样安静的瘫在座椅和安全带的夹隙中,开了半道儿,还呼哧呼哧打起了小呼噜。

夜里红绿灯都打着黄闪,一辆摩托在关宏峰眼前飞驰而过,他下意识的踩了刹车,减速完毕却连摩托车的影子都不见了。转头竟看到周巡所说的那个小区名,几个悬空的大字杵在四四方方挺立笔直的高楼前,关宏峰向窗外看去,一片死寂,所有的灯的都熄灭了,暗色的玻璃窗和深色的墙漆隐藏在漆黑的夜里,所有楼栋坐北朝南,杂草似的树木蔓延在其脚下,整个区域像是巨大而静默着的碑林。

关宏峰毫无睡意,他别过头看到周巡已经从座椅里跐溜下去了,下巴吊在安全带上。他拽着周巡的衣领想把他拉起来,周巡晕的不轻,哼哼唧唧的舌尖上含着不明所以的呢喃呓语。

关宏峰把他从车里架出来,那颗毛脑袋就在关宏峰脸上蹭来蹭去,他偏着头开了楼道的锁,在电梯里几次三番的把周队长从地上拔起来。

等把周巡扔到床上,扒了外套和鞋。关宏峰觉得浑身都快累散架了。还是起来绕了一圈周巡家,整间屋子的摆设明显是一单身汉住的。客厅满地的书、衣服和倚迭如山的外卖盒子。书房更是没有下脚的地儿,满地的书和档案纸。

关宏峰拿起一张,是个十年前的老悬案,过节时候闹得事儿,指纹啥的都在,就是谋财,入室抢劫,可是被害人身体不好也算是闹出了人命官司。犯人搞完就跑流窜作案,逮不住人。就这周巡还密密麻麻的做了满当当两面纸的摘抄解析。他看了几行,又把它放回原位——重新当了垫脚纸。

厨房灶台壁炉上积了厚厚一层灰,关宏峰凑近看,发现抽油烟机侧边和燃气灶接壤的地方镶着一张网,里面盘了只两厘米大的蜘蛛,正张牙舞爪的瞪着八只眼看关宏峰。关宏峰惊的向后一躲,立刻心中又觉好笑。

次卧里刷着浅色墙漆,上面还有偏幼稚的立体浮雕花,床铺什么的还没置办,权当了垃圾储藏室一般再用。看来周巡装修房子的时候长辈指望着他靠房套个老婆孩子之类的。

关宏峰看了眼表,小五点了,回去铁定来不及。他绕了一圈,周巡家那个沙发实在不是睡觉的地儿,就半截人长。最后无奈的走回主卧,幸好周队长的床是够大,他还就在一个角儿那缩成一团。

关宏峰合衣躺了上去,眯了一会才明白为何周巡缩成球状——这屋真不是一般的冷。他翻起身,翻箱倒柜的也没找到另一床被子,只好把周巡抬起来,把他压在身下的被子拉出来给俩人盖好,才在清秋寒风中缓缓入睡。





“我靠,老关。”大早上的关宏峰被周巡一记骂声吵醒,他窝着一肚子火从床上爬起来,要不是周巡昨天晚上陪他玩了点有新意的,他真想把这小狗崽子清早就按床上置办服帖了。

周巡拍着一摞档案,就穿着条裤衩直冲过来,一副兴师问罪的姿态:“这本案卷怎么少了一页?你是不是给扔了?”

关宏峰扶着头从床上坐起来,眯着眼睛瞅了眼上面的日期,“少了第十一页?你前天不是在餐桌上和我说这个杀人抛尸的案子,然后拿出来看了一眼。”

周巡听完扯了扯嘴角,猫着腰装傻的笑完就跑,“好像是,老了,不记事儿了,我去看一眼。”

关宏峰翻了个白眼的时间,周巡已经溜边儿闪的没影,他抓起床头柜上印着恒星图案的时钟瞅了一眼,七点半,要在平时都有点迟了。

他收拾完床铺,穿了裤子走出卧室,周巡在炉灶前忙活着,热油在滚烫的油锅里滋滋作响。关宏峰放轻脚步,悄咪咪的探过去,伸出胳膊,双手抱住周巡,下巴搭在卷发男人肩上越过他去看锅里翻腾的食物。关宏峰右手向下一边揉一边溜,最终卡在周巡腰跨接壤处险峻的弧线上,趁机捏了好几把那里紧实健壮的肌肉。

周巡被弄痒了,笑着要躲,“好了,关队。做饭呢,再弄我一手抖你早餐就是油炸鼻屎了。”说着瞥了眼旁边八只大眼睛齐齐对着他们的鼻屎。

关宏峰扬着嘴角冷哼了一声,掐了下周巡的屁股换来他‘我靠’一声咒骂才肯挪窝,坐进餐桌里等饭。

被赐名鼻屎的大蜘蛛伸展着八条腿懒洋洋挂在抽油烟机上,那块地儿二人刚搬进来就给它斜着钉了张挡油烟的铁板,以防它那天真被一团花生油沫子要去了性命。

周巡给他煎了仨蛋摞在碟子里撂桌子上,把昨下午买多了的包子热了放旁边,“昨天晚上辛苦周大顾问伺候我了,犒劳一下。”

关宏峰早想吐槽周巡做饭只要味不要色的水平,但是鉴于他也是半斤八两,关宏峰立刻收拾碗筷吃完了俩包子三蛋,还口是心非的表示做的真好看,不但好看还好吃。

周巡扬着尾音哼了一声,“得了吧,自己什么水平我不知道?赶紧吃完,八点半去幼儿园门口接佳佳。”

关宏峰点点头,把碗筷扔到池子里以最快速度洗完。

他俩八点十五的时候就到了阳光幼稚园门口。周巡带着墨镜穿着紧身短皮衣,里面是更是贴身的基本等于第二层皮的黑色半高领内搭,倚在底盘极高、拉风的不行的越野吉普上,屁股挨着点车前盖,两条长腿款款的叠在一起,踩了点劲,腰部腿部线条显露无遗。他还摸出根烟,叼着点着,对过路行人袅袅徐徐地喷着雾气。

关宏峰在副驾驶坐了五分钟就待不住了,他开车门下车,杵到周巡面前,周大队长还好死不死的透着黑太阳镜对他抛媚眼儿。

“你这外套怎么这么紧,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等会先去商城买件宽松的。”关宏峰佯装无恙开口道,闭唇时牙却呲的咯咯响,“眼镜抹[ma]了站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个混子,没有一点人民警察的样。”

“老关,”周巡慢悠悠的收了腿,向前俯身吹了口烟喷了关宏峰一脸。他透过白茫茫的雾气视线穿透周巡黑漆漆的偏光镜片儿,瞅到周巡那双勾死人的桃花眼碧波含春,还好死不死的伸出舌尖润了下嘴唇才开口。

周巡嗓音低沉、明显是昨晚被喂饱了,满腔充斥着餍足之后的沙哑,慵懒而魅惑的说,“你还当我们是小孩啊?现在都成大叔的人了,谁还看我?别吃醋啊,乖。”那一个乖字更是被他含在舌尖,念得是九曲回肠、媚态十足。

关宏峰更是气得不行,他一转头又看见路过送孩子上学的几个年轻漂亮的少妇冲着他们这边挤眼睛,还有人说说笑笑的看着周巡,周巡一偏头望向那方向那个女孩居然还红了脸。

关宏峰拉住他胳膊,把周巡往车里拽,周巡象征性的挣了一下做抵抗。关宏峰伏下身子低声在他耳边警告道,“再撩骚,我就地办了你。”

周巡一愣,稍微服了些软,语气都不黏黏糊糊的了,“你说啥呢,佳佳马上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关宏宇的车停在路另一边,正好绿灯剩了二十秒,他抱起佳佳狂奔过马路而来。

看见他哥和周巡在车门那拉拉扯扯的,还以为他俩也刚到,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向俩人点头示意道,“哥,周队。这有批货高速上出了点岔子,我非得到场。亚楠今天去县里做伤情坚定了,这佳佳又有点低烧,我是真不想占你俩休息时间,但是……”

“没事。”关宏峰摆摆手,把蔫头蔫脑的佳佳从关宏宇怀里接过来,佳佳眨巴了几下水汪汪的大眼睛,乖乖巧巧的问声安,“大伯。”关宏峰应了声,用手指刮了下佳佳软踏踏红彤彤的小鼻头。

周巡单手叉腰顺便把墨镜扒了夹胸口衣领上,“这有什么?说起来亚楠去县里还是我签字批的,没想到突然出这种事情。”

关宏宇垂着眉眼叹了口气,周巡侧身撸了把佳佳的头发,“有没有想周叔叔?”

佳佳看见周巡眼神都亮了起来,甜甜的叫道,“周叔叔好!佳佳昨天,今天还有明天都在想周叔叔!”

周巡听完抬头望了眼关宏峰,俩人都笑了起来。他从兜里摸出个大白兔奶糖,翻了个指花儿反手变到佳佳眼前,“明天还没到,你怎么确定想叔叔了啊?回答对了就给你兔兔糖吃。”

佳佳看见奶糖伸着手要拿,被周巡晃悠着提高手的高度,她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抢糖的举动,像个小大人似的沉思了一会,声音甜滋滋的开口,“因为我每天都在想周叔叔,所以明天也在想!”

周巡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眉眼都弯着瞅着关宏峰,“这都是关家的人,宇哥的基因就是好啊,佳佳小小年纪就这么会说话。”一边说着一边给奶糖剥了糖纸儿,喂进佳佳嘴里。

“我俩DNA一样。”关宏峰冷言冷语的说,顺便瞪了一眼在旁边偷笑他哥吃瘪的关宏宇。

佳佳嚼着糖,含含糊糊奶声奶气的问,“什么是基因啊?”

关宏峰低头向佳佳一字一顿慢腾腾的解释,顺便使了个眼色,周巡了意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张面巾纸,给擤了下佳佳红彤彤小鼻子。

周巡把软纸和糖外包装包好揉成一团,见双色垃圾桶在街对面,和关宏宇一起道了别去马路对面扔垃圾。

佳佳一见俩人要走有些激动,小手按住关宏峰的嘴唇,“大伯,等会再给我讲!”着急的瞅着告别的俩人。

关宏宇说,“爸爸要工作,先走了,妈妈下午去大伯家接你。”周巡也示意的摆摆手作告别状。

佳佳噢了一声,看也没看她亲爹,面色慌张的冲着周巡,“那周叔叔呢?”

被自家女儿无视的关宏宇哀怨的盯着周巡,周巡笑着扬扬手中的废纸团,“叔叔过去扔个垃圾,马上回来。”

佳佳不情不愿的嗯的一声,窝在关宏峰怀里,视线却全程没有离开过马路又折返的周巡。

关宏宇和周巡躲过了几辆开了大概四十迈的车。关宏宇伸手问周巡讨烟,周巡一包全拍他掌心了,嗤笑道,“咋了,亚楠不让你抽?”

关宏宇连连唉声叹气,“不让在孩子面前就算了,还把我零花钱收干净了,吃饭都是问题,根本没钱买烟。”

周巡装出副啧啧称奇的模样,摸出几张红的塞关宏宇兜里,“趁早戒了对孩子好,有没有计划响应政府号召再生一个?”

“生了你俩养。”关宏宇一点也不客气,赶快掏出颗烟点着猛吸了两口,一副几百年没抽过烟了的姿态。

周巡看着他这幅窘样揶揄道,“知道的知道你是个妻管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从小西关放出来。”

“谁是妻管严?”关宏宇怒目而视,瞪了几秒又无奈的甩了甩头,“成吧。哦对,你别整天带着佳佳吃甜的,她说吃肯德基你就带她去?也别老让她吃那些垃圾食品。”

还没等周巡表态,关宏宇又补了一句,“让亚楠知道了又要不开心了。”

周巡皱着眉头咂了咂嘴,似乎想起了某些不好的往事,“别提了,你老婆在单位怼我怼的那叫一个狠。”语毕,俩人同时向对方投以了同病相怜的眼神,长吁短叹哼唧了几声。

他俩又扯了几句闲话,关宏宇一根烟烧到了尾巴桩,才从车后冒出头,果然关宏峰正瞪着这边,他缩回头对周巡嘿嘿一笑,“周队快过去吧,我哥果然等急了,都在试图用眼神杀死我。”他象征性的做了个抹脖子耷拉舌头西去了的动作。

周巡随意的哼了几声摆手作别,抬脚度着步子穿越马路,关宏峰在对面抱着佳佳,佳佳看周巡往回返,开心的挥舞着两只小胖手迎接他。

——————————————————

高亚楠【冲进队长办公室,拍桌】:周巡你是不是给关宏宇烟了?

周巡【一脸无辜】:没有。

高亚楠:那你是不是给他钱买烟了?

周巡【满脸疑惑】:当然没有。

高亚楠:那你是不是又给佳佳吃糖了?

周巡【大义凌然】:我怎么会呢?

————————————————

想要评论

评论(43)
热度(334)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