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完结】沸反盈天01【关周|关宏峰/周巡】

原创配角预警。

剧版秦明客串。

私设如山慎入。

部分剧情改编自美国btk杀人狂。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近日来,津港市在联合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共抓获涉黑涉恶人员832人,立案查办涉黑团伙案件23个、涉恶团伙案件105个,摧毁了6个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团伙,同时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电视机里,津港当地频道中一位面容姣好,声线英朗的女主持人抑扬顿挫的念着纸稿。 



关宏峰不是此次津港各区联合打黑除恶行动的负责人,此次专项行动的负责人是天宁区的刑警支队长周巡。 

据说此人虽然年纪较轻但曾多次立功,工作能力强,于是把这次行动交给他全权负责。 

但见到周巡之后,关宏峰无可避免的吃了一惊。 

周巡双手掐在腰上,仰着头站在一间燃烧的民房前。民房有二层,正面两个窗户一个大门,现在都敞开着,从里面呕出滚滚大朵铅块状浓烟。 

消防车来了两辆,消防员招呼着往房屋里用高压水枪哗哗的灌着水。 

刘长永是长丰区派出跟着周巡打黑的,却赖在现场的一辆面包车里坐观全场,手里捏着瓶矿泉水,偶尔拧开喝一口,见到关宏峰下车,才站起身走进现场。 

周巡也注意到了这边,调过身子视线方向对准关宏峰,关宏峰注意到,这位周支队长出乎意料的年轻,看起来甚至就像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孩,还留着一头带卷的黑发,半长不长的一低头就遮眼睛,见人还得将刘海捋到脑后。露出弯溜溜的一对儿桃花眼,眸子里却是干巴巴的桀骜不驯。 

刘长永走到他俩中间,各自引荐了一下,对关宏峰说,“这位是天宁区刑警支队长周巡。”比划了一下周巡身侧的另一位穿着深色皮衣外套,笑时露出十六颗整齐牙齿的男人,“这位是于洪区副支队长李家卫。” 

又面朝周巡说道,“这位是我们长丰区的支队长关宏峰。” 

关宏峰伸出手,两人依次和他交握在一起。周巡手劲有点大,关宏峰也回礼了过去,只见对面卷发男人呲着牙笑了,又较劲似的捏了好几秒才放手。 

孩子心性。 

关宏峰给他下了定论,转身时暗自甩了甩手。 

消防队花了半个小时才‘清理’出现场,说是清理,里面摆设都被高压水枪冲的一团乱,地上堆满了烧焦的家具,不少房内低洼的地方还蓄着一摊摊的积水。 

周巡先拿了勘察鞋套蹦着套在双脚上,掐着鼻子往里一瞅,回过身来摇了摇头,“这现场,想找到痕迹物证很难啊。” 

关宏峰同时在外围看了一圈,又回到门口,指着标识固力logo的防盗锁,“这是消防队撬开的?” 

一位消防员正好拿着高压水枪头收拾设备,顺便起身回答道,“不是,门是虚掩着的。” 

李家卫也走了过来,叹了口气,“看来是家庭火灾了。” 

周巡回车上拿了三双胶鞋分给李家卫和关宏峰,蹙着眉头,“看里面的家具和墙壁的燃烧情况,肯定是有助燃物,而且还不是燃烧程度低的普通助燃物,可能是汽油或者柴油。” 

“没可能是天然气管道泄露?”李家卫问。 

周巡扯了一下嘴角,“这块是长丰和天宁的交界处,反正我天宁的天然气管还没拉到这来。” 

关宏峰摇摇头,“长丰也没有,但是煤气也有可能。” 

周巡听完扬起胳膊招了几下手,使唤了一个侦查员过来,“派人去周边村民家里询问一下,有没有人在看到起火前听到巨响。” 

被喊来的人是长丰的警员,他瞅了一眼关宏峰得到了默许后快步离开了。 

周巡吩咐完,转头对着关宏峰,扬起眉梢,“要是燃气泄漏导致爆炸起火,那声儿和扔了tnt一样。”关宏峰颔首表示同意,周巡笑意更甚,甚至有些洋洋得意的味道。 

痕检组已经拍完照清理出大片可供办案人员进入的地面,法医科的人才姗姗来迟。 

刘长永半天都在外头坐着看戏,看天宁区技术队的人来了才上前再次为大家介绍,关宏峰和法医科的秦副科长拦住了他,关宏峰摆摆手示意让他回车上坐着就好。 

年轻的秦明秦副科长说,“先进现场。死了几个?”一边说一边套着鞋套。 

“已知就死了一个。”李家卫说,指着二楼的位置,“消防队的同志用升降云梯到二楼查看火情,看到一个已经被烧焦的尸体,就通知了刑警。” 

秦明莫名其妙的抬头扫视了围在他身边的几人一眼,“周队长,关队长,李副队长,还有外头的刘副队长。死了一个人动用三个区的四个刑警队长。”他调子里平平稳稳的,话是有些酸溜溜,带了责罚的意思。

几人有些尴尬,周巡和秦明都是天宁区的,他迈一步出来解释道,“老秦,你也知道我们几个不是在打黑,正好路过这块,消防队看见是警车以为是出警的警员,就拦了下来。”他接着说,“这块又是长丰和天宁的交界处,案件归属权问题还有待商议。” 

李家卫笑着打了个圆场,“反正和我于洪没有关系。”结果成功得到了三个人的瞪视。 

秦明又带好手套,让助手提着勘察箱就上了二楼,三人也跟着走上楼梯。 

一进入发现尸体的二楼主卧,还未完全散去的一氧化碳掺杂着焦糊的臭味扑鼻而来,关宏峰看了眼周巡,这个小孩偷偷的在没人注意到时候皱了皱鼻子。 

“这可真够臭的。”周巡面色如常,平平稳稳的阐述道,绕着房内的大床走了一圈,尸体就正中摆在床上,肌肉挛缩,全身焦黑。 

“臭吗?”秦明已经站在床边开始初步尸表检验,“烧焦的尸体应该是香的才对,和烤肉一样。” 

周巡干笑了一下,“看来秦科长不喜欢吃烤肉。” 

“不,我挺喜欢的。”秦明用纱布擦拭了一下尸体的鼻腔,转口说道,“尸体全身重度炭化,双手呈斗拳状,衣物、头发烧毁。鼻腔内经纱布擦拭未见灰烬,”他又谨慎的翻动了一下尸体查看死者背部,“右侧背部有一处长条形伤口,暂时无法判断是否为生前损伤。” 

李家卫紧蹙眉头,疑惑的问,“背部有那么大的一条伤口,而且鼻腔内无烟灰,看来是被捅死的了。为什么说无法确定是否为生前损伤?难道他烧死之后还能捅自己?” 

关宏峰已经走到床的另一侧,和秦明一起查看尸体尸表,他翻动了一下死者已经肌肉挛缩无法完全闭合的双眼,“不,确实无法确定是否是生前损伤。尸体在遇火后,会导致皮肤收缩,一旦超过了张力限度,就会产生沿着皮纹的皮肤创口,但是现在尸体碳化太严重,伤口周围是否有生活反应,还得麻烦秦科长。” 

秦明点了点头,顺着关宏峰扳开尸体眼睑的手,拿出放大镜观察了一下死者的结膜,“眼睑结膜点状出血。”他说。 

“那看来十有八九是窒息而死的了。”周巡抓了把头发,拉住一个正在勘察现场痕迹的刑警,“找几个人,把尸体拉回天宁让老秦慢慢剖。” 

“慢着。”关宏峰直起腰来,双眼犀利、目光炯炯的紧锁周巡,李家卫还在俩人中间站着,看这架势赶快一副举手投降状躲到一边,“这片区域是长丰的辖区,尸体应该运回长丰。” 

周巡虽然年轻了几岁,但气势上丝毫不让,如若关宏峰是冷面煞星,那周巡就是笑面虎,他勾着嘴角,几步靠近关宏峰,俩人一接近,猛虎对恶狼的气质更加突兀,周巡先上了手,一只手款款的搭在关宏峰肩上,关宏峰眉头更紧。 

“老关,我知道你们市的主办法医师谢科长出差了,现在你们那就俩实习生。这秦科长过去,也是诸多不便。”周巡笑意盈盈,一副口蜜腹剑的姿态,手上还暗自施了劲儿,别着关宏峰骨头咯咯作响。关宏峰疼的蹙紧眉头,这小家伙力气还挺大,想着大概是刚见面时握手那块这小狼狗还没气过。 

“周队长,”关宏峰抚上周巡搭在他肩上的那只小狗爪子,手指锁住周巡的关节绕着弯儿的、用巧劲拧他腕子,满意的看见周巡也疼的左眼皮子抽了一下,“我们长丰区上个月新置办了最新的法医学尸体解剖室,通风、照明、仪器都是最新、性能最佳的。” 

俩人各自揶揄来回了几句,是一个捏着对方肩胛,一个拧着对方手腕,是丝毫不让。一副僵持到天荒地老的模样。 

终于秦明捣弄完尸体,起身脱了手套,开腔道:“那就去长丰吧。” 

关宏峰听毕面露笑意松开了手,周巡一愣,诧异的看着秦明,眼神中好像在说:老秦你到底是不是天宁的人。 

秦明一脸无所谓,对着周巡说,“这尸体非得开颅,早上我电动开颅锯坏了,你要是回去帮我拿手工锯慢慢把颅骨锯开就回天宁。” 

周巡知道自己又输了一局,气不过的瞅了眼关宏峰,关队长还是面色如常,无喜无悲,见周巡看他,还点头示意了一下,“周队长一起?”他问。 

“坐我的车。”周巡咬着牙笑了一下,并没有缓解尴尬。 


李家卫:“我这辈子第一次见抢尸体的。” 


几人刚走了几步,就被一个慌慌张张乱撞的侦查员拦住了,“等等,周队长。” 

周巡一看是他的人,没好气的问,“怎么了?” 

侦查员抹了把汗,指着一楼走道尽头的洗手间说,“厕所里还有一个。” 

几人大惊,连忙快步冲了过去,侦查员在后头还喊了一句,“还是个小孩。” 

众人冲进房间的时候,除了闻到了焦糊的浓烈干臭味,还有一股私有而无淡淡的肉香。洗手间原本洁白的马桶洗手台都被高温熏成炭黑色,门的部分只在墙上留下了一点木制框架的痕迹,就像是个开在墙上的大洞。 

洗手间里占地面积最大的是一个原本瓷白色的浅浴缸,周巡凑过去朝里面看,突然身体猛地一震,震惊不已的长大了嘴巴,好半天才回神,回身时又无比愤怒,怼着黑漆漆的墙连着狠踹了几脚,黑色的焦炭状墙漆哗啦啦的应声而落,他收了腿,大骂道,“疯子,畜生玩意。” 

周巡说完,直径冲着门大步要走。李家卫去拉了他一把,没拉住。 

剩下的三人自然顶不住好奇,都凑过去看。

秦明满目讶然,关宏峰双眉紧锁,李家卫反胃欲呕。


评论(23)
热度(599)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