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当局者迷【上】【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上】【黑道AU小关周|关宏宇/周巡】的前传。

下文:

当局者迷【中】【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当局者迷【下】【黑道AU关周|关宏峰/周巡】


黑道AU,有韩彬[林昆]/周巡过去式提及。

设定上是周巡24,老关29

————————————————————

关宏峰捡到周巡的时候,他是真真正正的一只受了重伤濒死的狗崽子,被扔在个被雨滴坠破的电视机纸箱似的辆报废吉普里,躺在墙根儿等被野狗叼走当夜宵。那辆吉普烤漆掉了大半,车屁股上还全是弹孔。玻璃碎的一干二净,大片的血迹黏在车座和方向盘上。

伍玲玲第一个拔枪冲出去,中跟皮靴踏在水泥地上踩得铛铛响,枪在却手里掉了个过,收回了腰上。

关宏峰等手下人跑出去一半了才慢悠悠的度步出去,武玲玲已经跳上了吉普车嵌进墙壁里的引擎盖,俯着身子向内瞅了几眼又跃回地面,见关宏峰出来了向他颔首示意道:“关爷,就一个,还有口气。”

关宏峰向车的方向走,立刻有人来帮他去拉车门,才一动手,那合金车门就散了架,直愣愣的掉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车内人微不可闻的动了一下手指。

里面是个男人,满脸血污容貌模糊,头发略长还带着卷儿,一只胳膊以怪异的姿势卡在方向盘里反折着。关宏峰有点好奇,就凑过去看,到底是谁敢硬闯他关家的地盘儿。

他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咔咔的金属楔嵌声。关宏峰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伍玲玲扑倒了。

武玲玲按着他的头,让关宏峰尽可能的贴近地面,同时举枪冲着车里的男人正要结果了他。关宏峰叫停道,“等等!”

那个重伤了的幼年狼犬,呲着折断了的尖牙,还算完整的那只胳膊无力的举着只92式手枪,扣动扳机数次却没有子弹出膛。

一群人十几条枪对着那辆破车,里面那个同样残破的身影也依旧没有放下手中的武器。关宏峰站起身拍拍衣服上惹上的灰尘,饶有兴趣的盯着这个男人看。

虽然伤的不轻,脸上也乌漆墨黑的染着大块的干涸血迹,从眉眼还是能看出是个骨相不错的模样。

刘长永这时候才从屋里走出来,他一脸不忿的埋怨着,“关爷,这可不是我们说好的……”他愤愤的盯着这辆突然在交易时闯进厂房的吉普,“这是怎么回事?您这不是安全的吗?”

关宏峰摆摆手,“不知道哪来的野狗,不用担心。我们再陪您三成。”

刘长永自然是没好气儿,却又不敢冷着脸惹恼了关宏峰,堆着满目的假笑,“这不用,您和我客气什么?”他说着,走到关宏峰身边,随便向里一看,立刻愕然大惊道,“这……这,这是周巡?”

“周巡?”关宏峰疑惑不已。

“嗯,”刘长永凑近了仔细端详,男人已经脱力晕了过去,半天是一句话也没说过,“是周巡——津港缉毒大队派到小乔爷那的卧底。”

在关宏峰讯问的眼神中刘长永又补充道,“本来以我的权限是没资格知道卧底身份的,不过他两周前确定已经反水,公安部今天早些时候下了A级通缉令。”

“哼,肯定是韩彬那家伙知道了他的身份,想把这盆脏水往我们头上泼,”伍玲玲忿忿道,“来几个人把他连车带人丢到小乔爷的码头的上游去。”

“慢着。”关宏峰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瞥了伍玲玲一眼,“当韩彬是傻子?恐怕你一出西城就得被他一窝端了。”伍玲玲愣了一下,不甘的低下了头。

关宏峰转头又问刘长永,“通缉令什么时候生效?”

刘长永看了一眼表,答道,“再过三小时。”

“那这些就不是警察干的,”关宏峰指了指车尾密密匝匝的弹孔,“即使是军队也不会拿着5.56小口径子弹的自动式突击步枪在大街上扫射。”

“那他就是从小乔爷那里逃出来的?”伍玲玲诧异的问。

刘长永一愣,随即蹙眉点头道,“说起来长丰支队最近在追查一起跨境走私枪支案,他们要想运到市内贩卖,一定得过小乔爷的码头。”

“全自动武器都敢进?小乔爷最近路子真野。”伍玲玲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听说了天大的笑话。

关宏峰没搭理他俩,向身边的手下示意,“把他拖出来,送到亚楠那。务必能他让开口说话。”

“这……”刘长永有些不情愿,为难道,“这等于是警局和小乔爷都得罪了,两头不讨好?”

“既然警察局和道上都想让他死,那他的命一定有他的价值。”关宏峰从铝合金镶银案薄烟盒里掏出颗烟,旁边赶快有人给他递火点上,他斜了一眼刘长永道,“指不定刘副队长您还能凭他官升几级。”



关宏峰后来挺忙,收拾了一大摊子烂事。韩彬最近处处和关家对着干,摆着一副要人的姿态。关宏峰当然不会把周巡交出去,看着小乔爷急眼跳脚的失了方寸也是有意思。

晚上给他弟打了个电话,那边应该是白天,关宏宇匆忙的回了几句就挂断了。

关宏峰前脚把手机放在花梨木办公桌上,伍玲玲后脚就匆匆赶了进来,她抹了把头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那个警察醒了。”

这是关宏峰第二次见周巡,这家伙比想象中的年轻,也就二十出头,整个人被洗的干干净净的,栓在一把带靠背的椅子上,双腿岔开被分别绑在两条椅腿上,右臂骨折了、打着石膏也没避免他被双手铐住反缚在背后。头发柔顺的耷拉在眼皮上,翘起个卷儿。

周巡身上不少伤,但都被高亚楠包的挺好。刚见时满脸血呼啦叽的,竟然一点没破相,这脸是挺俊的,特别是那双桃花眼,泛着水光蓄满了情波。

伍玲玲一愣,又凑近周巡端详了半天,“这不是……伟哥?”转头看到关宏峰蹙紧的眉头,赶忙解释道,“半年前不是您让我和小乔爷交接一批白货,那时候韩彬派出的人就是他。”

关宏峰嗯了一声,让伍玲玲先出去,伍玲玲不情不愿的答应了,把房里的人也带了出去。

这时候周巡才有一副愿意说话的模样,“关爷,”他说,态度诚恳,“不小心闯进您地盘,扰了您清闲,请多担待。”

“直说你能给我提供什么。”关宏峰懒得多做废话。

周巡一愣,有些诧异于关宏峰的直言不讳,但这些心思只消一瞬就散的干干净净,“关爷豪爽,”周巡笑道,意外的勾人,可惜一双桃花眼是半点波澜也未惊起,“周巡早就敬佩您白手起家,到现在可以说是津港市是一方枭雄。但是,这上头没人兜着,事儿还是行使的不得[dai]劲对吧?”

关宏峰冷冷的看着他。

“我能让您帮他们换一换水。”


周巡给的消息确实劲爆,关宏峰派人出去收了第一茬,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不过接下来要面对些大老虎,伍玲玲还是有些底气不足。

她问道,“这对付官家的人?没问题吧?”

“周巡在,就没问题。”关宏峰阐述道,点了根烟看向远方渐渐爬升的地平线。

“好吧,”伍玲玲满脸犹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关宏峰看了她一眼表示有话直说,她才不情不愿的开口,“这个伟哥——周巡,以前道上有点不好的传闻。说他进乔家一年半,帮小乔爷搞爆了老乔爷的头,听说还是他亲自开的枪,那时候老乔爷大宴宾客,正给道上的人引荐他的亲生儿子。就被小乔爷的人一枪一个,脑浆子蹦了前桌赵三爷一碗,搞得他半年不能见脑花,只消一见连胆汁都吐一地。”

“说重点。”关宏峰不耐烦道。

“以前韩彬有两个姘头,一个是J大的女教授,另一个是个芭蕾舞演员。但见了周巡,就和着了妖一样,各自遣了两女。还和周巡睡一屋,您半年前让我去码头,我听说是伟哥来,还想瞅瞅是什么天香国色能让小乔爷被迷的神魂颠倒,结果就一普通男人,顶多那双眼睛有点风情。”伍玲玲犹犹豫豫的抬头瞅了关宏峰一眼,“您可别像小乔爷一样找了他的道。”

关宏峰刚准备开腔,一个小家伙慌慌忙忙的跑来汇报,“关爷,不好了,那个警察不见了。”



周巡回来时伍玲玲正气的跳脚,“开什么玩笑,你的人是摆设吗?让一个重伤的警察都能跑了?”

吴征一脸委屈,但是是他的手下丢了人,也没法反驳,只能乖乖挨骂。不过那周巡也够厉害的,断了条胳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几十处,还能撂倒三个荷枪实弹的看守跑了。

关宏峰坐在周巡失踪的房间里的床上,被单窝成一个坑,看起来像是个年轻狗崽子的形状,还有耳朵有尾[yi]巴的。他点了根烟,深吸一口。

刚要吐气,就瞅到磨砂玻璃门那儿有半拉脑袋,还是卷毛儿的。关宏峰起身,扒拉开挡着道喷沫子的吴征和伍玲玲,走过去一把拉开门,周巡贴着门儿听气儿,突然失去支力点,又没稳住脚,直接和关宏峰撞了个满怀。

周巡似乎是拉扯到了伤口,哼哼唧唧的直起身子,面对着一张臭脸的关宏峰,笑道,“我说关爷,您也三十没到,看看您这一天愁眉苦脸的,法令纹,抬头纹是一个不少。”

“你干嘛去了?”关宏峰冷着一张脸问。

“这警察和你们道上的不一样,讲究证据。”周巡恢复了严肃的神情,拿出个双层塑封、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档案夹,“我答应给您的东西。”

关宏峰接过档案夹,从厚塑料膜里抽出一本卷宗,翻看查阅了几页,确实是个能焯翻津港的大案。

可他一抬头,看到周巡仰着脑袋捋了把头毛,笑的一脸邀功请赏的得意,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是好狗,就是得给他脖子上栓条链子才安心。


评论(63)
热度(298)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