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9【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黑木上线预警,有少量邰方邰提及。

——————————

周巡车开到一半就后悔了,应该打的去单位的。不知怎么的,他感觉不只是头疼,全身上下就没有不疼的地方。看见老关的时候心情还是好,全靠着一口气吊着,现在出了关宏峰家门,竟然感觉有种失重般的虚脱感。他减了速,慢慢悠悠的在公路上晃。想着自己酒量还不错啊,不至于如此不济,也不知道老关趁着他喝醉晕乎乎的时候干了啥,他才能浑身都疼。

想到这周巡打了个寒颤,他关宏峰不会是个性变态吧,仔细想想第一次自己挨了一枪子,他都能直接把自己按办公桌上办了。想到这周巡心中大惊,幸好折腾的是自己,要是哪个姑娘哪儿经得起这样捣弄?

周巡慢腾腾的开着车到了警局,跳下车时居然一阵耳鸣恶心,他扶着车门站了一会才能走路。

没想到大早上人来的挺齐,一进门刘长永就冲过来质问他,“你哪去了?怎么不接电话?”

周巡一摸口袋,得,落在关宏峰家里了,“忘带了,怎么了?”

“你身上怎么一股酒气,”刘长永皱着眉头抬手扇着鼻前的空气,“政治部的人来了,就在隔壁会议室。”

“那群坐办公室的来的干吗?已经结案了,我还有其他案子。”周巡摆摆手,扒拉开挡着他道的刘长永,“你帮忙应付一下,你看我这一身酒气也不适合去。”

周巡走了两步,调转回头捂着吐了一早上已经被腾空而干烧着疼的胃,指着正在吃早点的小汪说,“小汪,把包子拿来,饿死我了。”

小汪一脸迷茫的把手里的锅贴递给周巡,还不忘问一句,“师父,这就俩了,我再给你买去?”

周巡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老关等会带早点来,你要想吃啥给他发个短信一起带。”然后拿着包子一边吃一边往办公室走,完全无视了在身后狂翻他白眼的刘长永。

“哦,对了,周巡!”刘长永突然叫住了他,周巡不耐烦的回头,又因为让老刘办事而装出一副悉心听教的后辈模样,“您说?”

刘长永看他态度低微,满意地说,“周书记在你办公室。”

周巡本来脸色不太好,但是精气神还是在的,眉眼上扬甚至有点喜色。听完这句瞬间双眼极冷如坠冰窟,他理也没理刘长永,把手里还未空的早餐袋一丢,直径离开了。

“周队怎么回事?看起来不太对啊?”周舒桐疑惑的问,“还有他穿那衣服怎么那么像关老师的?”

小汪被周舒桐敏锐的观察力佩服不已,“这个有点复杂,不过是周队的家事,我们也管不了。”说着他拉着还一脸呆萌的向里张望的周舒桐往出走,“陪我买个早点咋样?”

 

周巡是一脚踹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的,里面的人也不惊讶,背着手正在欣赏他的藏书,见周巡进来了,微笑着说,“小巡来了。”

周巡没立刻回话,走到办公桌前一屁股坐在了老板椅里,还把脚搭在桌子上,把这位正省级高官看在眼里的意思,“你来干嘛?我这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佛,请回吧。”

周书记吃了个闭门羹却没有一点难堪和不悦,他笑着走到周巡桌前,“你早上吃饭了没有?”

周巡别过头去,不发一言用沉默以示抗议。

周书记笑的和善慈祥,抬手轻轻握住了周巡因为动作而露出来的一小节脚踝,“最近入秋了,穿这么薄不冷吗?”

周巡如遭雷击般迅速的抽回了腿,双手抻着椅子扶手,正襟危坐起来,“你干嘛?这是办公室!让别人看见怎么办?”

周书记愣了一下,“你不会还以为他们都不知道你是我儿子吧?”语毕,年长儒雅的男人哈哈大笑。

“要想显摆你的官职赶紧滚出去,外面有一打人想拍你的马屁。”周巡放松了双手,说实话,他一用劲感觉头更疼。

“呵呵,”周书记止住了笑容,“小巡,你这次案件办的很漂亮。你们局里的领导对你很是欣赏,我也觉得应该把你调到市里去了。”

“漂亮?”周巡怒极而笑,他拍案而起,“我告诉你周信军,想让我放人门都没有。你们要点脸行不行?”

周信军没有答话,他笔挺着腰板,淡然的看着周巡。风轻云淡在周巡屋里度着步,背在身后的双手交握,却攥的发白。

“你这是在拿人命开玩笑!”周巡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门,“不送了。”

“周巡。”周信军阴沉着脸,停下了步子,“你这是拿你的前途开玩笑。”

“不劳您操心,我当年自降两级到基层来,就是不想看见你们这些人。”周巡顶了回去,和其父对视着,气势上丝毫不让,“最好让我一辈子当个支队长!”

“周巡,你那时候年轻,你看看自己现在多大了?还在一线上,天天和那群极度危险的犯罪分子正面较量。”周信军也被骂气了,他发起火来和自己儿子一般无二,一拳砸在桌子上,斥道,“婚没结,我也没有孙子,还和男人鬼混,你要点脸行吗?”

“关你屁事。”周巡气极,看着他爹指着门,“你出不出去?”

周信军面色无恙,却咬着牙不吭声。

“好,你不出去我出去。”周巡越过桌子就想走。

周信军大呵一声,“你给我站住!”

周巡停在周信军面前,满眼的不屑与挑衅,“您老是要我抬您出去吗?”

周信军也是气昏了头,扬起手想要给这不肖子一耳光,手却悬着、停滞在空中半天,又不忍心的放了下来。周巡只是笑意更深,“还想打我?您也长进了,我走,别送了。”

“等等,白洪山今天早上落马了,白山集团也倒了。”周信军态度软了许多,语气有些疲惫的叫住了周巡。

“关我屁事?”周巡目光炯炯,反问道,“我不是你们那种人,只看眼前的利益,白兴文是死者,黄秀谢飞航赵伟伟也是,他们在我眼里没有区别。

我只想捉拿凶手,让他认罪伏法,站在法庭上得到应有的惩罚。”他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带着无法辩驳的硬气。

周信军面色阴沉难看,盯着周巡,眉宇中又透着一丝无法理解的困惑。

“还有,你以为我是傻子吗?市精神病院是赵叔家的,那李月娥一年连升三级,能量还真是大啊?现在栽到你手里了?”周巡冷笑道。

周信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一脸疑惑,“小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没心情和你们玩这些,我还有案子没破,先走了。”周巡冷哼一声,打开房门。

周信军气极,呵斥道,“你要是敢出这个门,我立刻就让政治部把你从专案组撤了!”

周巡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你撤吧。”他语气仍然强硬,绷着脸摔门而出,一转角神色却黯淡下来。

但他依旧挺胸抬头大步走出警局,小汪和周舒桐买早点刚回来,正好撞上了周巡。

“周队,这是要去哪?”小汪疑惑的问,说着还把新买的早点往周巡手里塞,“师父,再吃点不?”

周巡又给他按了回去,双眉紧锁地扒拉开两人,直径向自己的吉普走去,“我有点事,队里先听刘长永的。”

“哎,”小汪拿着滚烫的包子看向周巡离开的方向,“那专案组呢?”

周巡没答话,翻上车一脚油门直冲出去。

 

 

周巡漫无目的在街上开着车,最终停在一家早上竟还没歇业的酒吧门口。

周巡一般是不喜欢来这种地方的,他更喜欢深夜和一群哥们在街边大排档撸串,喝五块钱一瓶的啤酒,抽五百一条的中华。

他的头还在疼,胃也绞成一团,在周信军那里没讨到好,身体又不得[dai]劲。现在开了半截路竟差点方向盘打滑两三次。周巡从车座上爬下来,用尽气力才走进酒吧。

酒吧老板是个漂亮姑娘,正百无聊赖的擦着玻璃杯,见周巡进来,说道,“我们打烊了,要不您晚上再来吧?”声音柔柔的,笑的甜美。

周巡现在晕的不行,靠在卡座里躺着,掏出钱包拿出一叠红的,“给我来点喝的,什么都行。”

“这……”女孩有点难堪,想让周巡走,又看他确实是不舒服的模样,“好吧。”她最终答应,拿了钱去了后厨。

周巡觉得自己心都揪成一个尖儿了,这时候,那个李卓然应该已经坐上了警局的车,直接送去津港市精神病院了。

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就像面对那些受害者,他们只能在之后才有所行动。无论能否让犯人绳之以法,那些伤痛永远存在着,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退。

周巡认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逮捕犯人。让他们自食其果对证公堂,但是……

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想起谢飞航死时,紧紧攥着门把手的软绵绵的右手。高亚楠曾经诧异的对周巡说,那个孩子被割断了颈动脉,竟然还能爬那么远把门关上,不让凶手进去。

——他一定很想活下去。

要是自己在早去一点……早到十分钟,那个男孩就不会死了。

如果他再早到十分钟,邰伟……

“菜来了。”老板娘把一盘T骨牛排和一碗凯撒沙拉丢他桌子上,又给他放了一壶嵌着青柠檬片的苏打水。

周巡揉着太阳穴,眼睛红红的看向桌面,有些恼了,“我说让你给我拿酒。”

漂亮女孩抱臂而站,好像见多了周巡这种人的模样开口,“身上味这么大,昨晚喝了多少?嗓子都齁哑了,再喝你就该进医院了。”她又看见周巡被生理性泪水蓄红了的眼角,“要我给你准备个纸篓吐吗?”

周巡摆摆手,接受了陌生女孩的善意,“……谢谢。”半响他才说,女孩已经走出去一大截了,回身冲着周巡眨了眨眼睛,笑道,“不用谢,帅大叔。”

周巡确实是饿,胃里空空如也,胃酸干烧着粘膜绞着疼。他狼吞虎咽的吞了几口牛排,又感觉有点恶心,倒了杯水喝了。液体划过食道的凉爽感刺激了他的精神,感觉眩晕感消失了许多。

而当他放下玻璃杯时,对面出现了一个人。

年轻面孔,眼底是深重的青黑色,眼窝深陷和瞳孔连成一片漆黑。他冲周巡笑着,单手摆在桌子上,露出呢大衣下的一截干净白衬衫袖子。

周巡怔怔的看了一会,才意识到他是方木。

“周队长,”方木说,语调阴沉,却比平时带了更多情感,“初次见面,您好。”

周巡诧异的扫视了一边对面的男孩,无论是任何细节都和方木看起来一摸一样,除了性格,“你是方木的兄弟?”周巡问,“没想到现在双胞胎这么多。”

“不,”男孩笑着说,“我就是方木,我俩共用一个身体而已。”

周巡突然想起邰伟出事之前给他说过,遇上了一个百年难遇的好苗子,就是精神有点不好。

精神分裂已经不是‘有点不好’的程度了吧,周巡苦笑,“我是周巡,”他比划了一下,“呃……另一个方木应该认识我。”

方木点了点头,只是微笑着看着周巡。周巡被那视线扰的虽然有些不适,但也没怎么在意,继续吃着牛排,吃完了一份又叉了几口沙拉之后,周巡觉得是时候了,他清了清嗓子,得出结论,“方木不知道你来见我吧。”他直视方木的双眼,目光炯炯,试图穿透那片漆黑无波的深潭,找到破绽。

“周队长真是聪明。”方木笑道,虽是笑容却没有热度,更甚生寒意,“他还在和邰伟玩相亲相爱的小游戏呢。”

周巡听到那个名字浑身一颤,面容惊惧好半天才恢复,他躲闪着方木的目光,完全失了气势,“有些事我得说……”

方木嗯了一声,尾音上扬,笑意愈深。

“邰伟两年前已经——”周巡停顿了,又无比艰难的开口,每一个音都像是千斤重物压着他的肺部,从里面挤出丝缕的空气通过声门,冲击声带引起的轰鸣,“他已经去世了。”

 

 

方木并没有周巡想象之中的奔溃,或者至少表现出一点诧异,他淡然的看着周巡难堪的模样,“我知道,”他说,伸手去抓住了周巡因为纠结摆在桌上无所适从的手,“方木不知道而已,而且——”

周巡愣了一下,想抽回手,方木却把它攥的死紧,是很不得把周巡捏进自己骨头里的力道。

“他也不知道是你杀了他。”方木说话时频频露出一小截鲜红的舌尖划过他锋利的切割齿,和毒蛇的信子一般无二。

拼力气无论哪个方木都赢不过周巡,周巡猛的抽出了手,顺势站起身,却因为后坐力有点踉跄。“你到底想干什么?”周巡咬着牙问,他不需要别人来提醒自己做过什么事。

“我其实比较喜欢你,”方木似乎是被周巡的指甲硌痛了手,抬手在空气中甩了甩,“邰伟眼里只有他的木木。”

“这和我有关系吗?”周巡反问。

“没有,但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方木露出一副咋舌吃惊的模样,“我去物证鉴定中心拿DNA亲缘关系鉴定报告时,在他们的电脑里找到了这个。”方木把一份由津港市物证鉴定中心的签发的报告放在桌上,推给周巡。

周巡充满疑惑的接过打开,上面写着九月七日凌晨3:15签发。最下面是指纹认证结果——关宏宇。

方木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旁边,挨着周巡坐下。方木伸手揽住周巡的肩膀,看着档案上关宏宇的照片,轻声在他耳边说道,“他俩真的很像。杀人犯代替警察办案,警察叔叔不会任他为所欲为的吧?”

 ——————————————————————————————

完结倒计时。

黑木是暗示关宏峰如果活着不会让关宏宇一个杀人犯去警局帮助破案。

全部都是杜撰的,请不要代入任何人物。

经两位女神提醒,请大家注意一点周巡和其父的小动作。【所以说在下就是个后妈属性】

果然被官方打脸了,作者最近上课,没法看更新,彻底放弃思考。

这章水平简直掉的没边了【虽然本来也没有水平】……绝望。

评论(34)
热度(232)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