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8【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你他妈做了什么?”关宏峰冲过去跪在地上,把周巡头上的塑料袋扯开。周巡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曾经跟在关宏峰身后叫他“师父”的大男孩。他安静的躺着,没有紧蹙的眉头,没有客套的讪笑,头发散乱,发丝柔软又尖利的穿透了关宏峰的指缝。

关宏峰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周巡了,两年前的事情过后,他们中间仿佛架起无数道断桥。每次无论是周巡还是关宏峰试图走近对方,都发现那是一条遥望无极的死路。

关宏宇没有答话,关宏峰也无心搭理他。关宏宇去客厅拿了瓶茅台,又从衣架上抽了条关宏峰的领带。他走回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关宏峰瘫在地上,怀里抱着周巡,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可以了啊哥,我又没杀了他。”关宏宇笑着说,“搞得要死要活的干吗?”

关宏峰抬起头,双眼中充斥着烫的灼人熊熊火焰,神情却冷如雪山巅峰永冻层上的积雪,关宏宇不自觉的被吓得一哆嗦。

“哥,周巡真没事。我都不敢打他掐他,你看就脖子上那点痕,过俩小时就消了。”关宏宇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反手拿着酒瓶子挡在胸前做出防卫性姿势,他是真怕他哥再给他一大耳瓜子。

“滚。”关宏峰吼道。

关宏宇看他哥刚张嘴就一溜烟的跑了,过了大概一刻钟,他溜着墙边蹭过去。看他哥还是那个姿势搂着周巡,像是被铸了铜扎在那儿了,心中长叹了口气。

“哥,他等会醒过来……”关宏宇小心的举起晃了晃手中的酒瓶子,“你回避一下?”

关宏峰收紧了抱着周巡的手,失去了锐气和棱角的周巡在他怀里,关节处因为体重减轻而突出的骨骼硌痛了关宏峰的掌心。关宏峰凑近周巡的脸部,他的呼吸还在,又轻又浅,带着酒气软绵绵的打在关宏峰的面颊上,他在关宏宇看不见的角度中悄悄的吻了周巡一下。

“你一个人按不住他。”关宏峰直起身,最终说。

关宏宇舒了口气又紧蹙眉头,对着周巡道歉道,“对不起了。”

语毕,关宏宇把刚才拿来的领带绑在周巡眼睛上,说:“确保他看不见我。”关宏峰面色阴沉的点了点头,把周巡的手用他的外套反脱扣在身后,并且把被束缚着的男人的身子扶起来,让他直着腰。

关宏宇一般都是直接一耳光扇醒,但他抬手就犹豫了,还是拿了旁边的酒瓶子。把半瓶白的浇到周巡头上,酒液顺着发丝快速下滑,把周巡贴身穿的T恤直接被白酒浸了一遍。

周巡被冰凉的酒液刺激,呻吟着转醒,关宏宇跪在他腿上压住周巡的腿,开了一瓶新酒。

关宏峰犹豫着向后退了些,别开头去。关宏宇迎身上前,一只手拽住周巡后脑湿漉漉的短发,另一只手掂着酒瓶尾部,把酒瓶头部塞周巡嘴里,避开了牙齿,把瓶口对着食道的位置托在周巡柔软的舌面上。

周巡还没清醒,但是浓厚辛辣的白酒灌进食道,侵袭胃部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他疯狂的扭动挣扎着,关宏宇死拽着周巡的头发,让他向后仰好不让他乱动而把液体吸进肺里。

关宏峰双手按住周巡的肩膀,膝盖抵着他的腰,周巡像把反折的弓一般向后仰着,只能发出呜咽的痛苦呻吟声。

关宏宇用全身重量压着周巡乱动想翻起的双腿,一瓶五百毫升的茅台很快的就见了底,关宏峰本来没用大力,怕在周巡身上留下痕迹,明天无法解释。而关宏宇看见到底了稍放松,没成想手一打滑,周巡居然向前一顶,直接撞倒了关宏宇。

周巡现在难受的厉害,喉咙和脑子都和烧着了一般,力气和狠劲也失了准头。但他全凭本能的嘶吼着,关宏宇被那野兽般的叫声吓了一跳,愣着坐在被撞倒的地方,他觉得现在靠近,铁定会被周巡扯下一块肉来。关宏峰单膝跪在周巡身后,神色复杂暗淡的看着那头困兽。整个房间里只有酒瓶被打在地上发出的响亮轰鸣般的撞击声,和跪在地上,双手束缚在腰后痛苦的弓着背,头抵在大理石地面上,狼狈不堪的周巡的喘息声。

他像只濒死的野兽,力竭声嘶的从肺里挤出一点点尖利的咆哮,他连语言的能力和气力都失去了,被剥夺了自由和视觉,却仍然呲着锋利的獠牙,时刻准备搏死一战。

关宏宇没见过这样的人,他呆滞着不敢动弹,关宏峰沉默着面对一切。两个人和一只野兽在黑夜中对峙着。

不知过了多久,最终还是周巡败下阵来,过量的酒精和肺里的空气被挤空后窒息感让他昏厥。在周巡终于体力不支侧倒下去时。关宏宇长舒了一口气,他想站起来,却发现不知何时小腿已经被完全压得发麻,他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用脚尖轻推了周巡一下,确保他真的晕过去了。

关宏峰看着他,眼神如死般寂静,“他要是知道是你,你死定了。”

关宏宇当然相信他哥的警告,但是他们这一切努力不都正是为了让周巡不知道吗?


关宏宇和他哥一起把周巡抬到关宏峰床上。

关宏宇抹了把汗说,“我靠,这周巡怎么死沉死沉的?他以前骑我的时候没觉得啊。”

然后关宏宇就被他哥一个眼刀剜去了半块肉,立刻就缩了头。关宏峰坐上床把周巡束缚住手的外套解开脱下来,又去脱周巡的裤子。

关宏宇诧异的假装捂住眼睛,从指缝里窥视他哥,“哥,你可不能这样啊,这是强奸。”

然后就被关宏峰踹了一脚,“睡客厅去。”

关宏宇边走边骂骂咧咧的说什么重色轻友,有老婆不要兄弟之类的话,到了门口却停下来,语气严肃,欲言又止道,“你知道……周巡那么精的人,你非得……”

关宏峰没回答,只是在帮周巡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整间卧室都溢满了周巡身上被关宏宇泼的醇厚的酒香味儿。

“哥,”关宏宇说,背对着关宏峰,两人各自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会答应的。”然后没等关宏峰回答,就带上门出去了。



周巡是在剧烈的头疼和宿醉的反胃感中苏醒的,他感觉又一万个人蹦完迪之后吐在他脑子里了,太阳穴扯着头皮,一抽一抽的疼。他直起身子,准备翻下床去洗手间把胆汁都吐出来。却按到了一个微凉软而有骨的东西,是人手。周巡唰的一下直起身子,被子从他肩上滑落到大腿根,他快速的拉住了。靠,自己还没穿衣服,他现在头疼就和炸了一样,实在是想不起来昨晚干了啥。

他努力集中精力和认知力去端详了一下那只手,还是男的……怪不得屁股有点疼,周巡小心的翻下床,却被人拉住了手腕。

“大兄弟,我有点难受,你家厕所在哪?”周巡蹙着眉头,他喝的实在太多了,眼睛都酸胀的疼,被光线一激,只敢眯着。透过睫毛向外看去,这屋子竟有些眼熟?

“周巡。”关宏峰冷淡的声线响起,从被子窝里钻出个头。

周巡悬着的半颗心放了下来,“靠,老关啊,你吓死我了。赶紧放手,我要去洗手间。”他说完就甩开了关宏峰,直奔去洗手间吐了。

等他吐出一堆他自己都想不起来是什么玩意的东西之后,拿关宏峰的牙缸漱了五十遍口,又去淋浴随便冲了一下,才走出洗手间。

关宏峰拿着叠衣服站在门口,见周巡走出来递给他,“你昨天吐你衣服上了,我洗了,还没干。穿我的吧。”

周巡也没客气,毕竟现在自己还溜着鸟呢。接过就要穿,发现里面还掺着条关宏峰的红内裤,别说自己连内裤都吐上了。“老关不是我说你,我都那样了,你还把我给干了?咋这么饥渴,等结案了,弟弟带你去趟大保健。”

关宏峰回了一句,“滚。”

周巡脸上揶揄着笑的开心,脑子里就和一团浆糊一样,还是拿水泥搅拌机搅了的。又疼又捉不住重点,他总觉得昨晚好像有什么不得[dai]劲的事情。他不自觉的摸了一把颌下,有点破皮。

周巡跳着脚把裤子提上,关宏峰还算好,给了条牛仔裤,不至于大的离谱。周巡把衬衫袖子撸起来扎住,关宏峰的衬衫实在太大干脆敞着当外套穿了,露出里面同样是关宏峰的紧身黑背心。他把撂在沙发上的枪套抓起来,系在腰上,又确定了一下皮套扣都完好的扣着。

“七点半了,”周巡接过关宏峰递给他的自己的表戴在手上,瞅了一眼指针有点着急,“我得直接去局里了,你来的时候买点吃的。”

关宏峰嗯了一声,在周巡着急忙慌的穿鞋时说,“路上小心点,”在周巡望向他诧异的眼光中又补了一句,“昨天把你折腾的惨了。”

周巡咋舌,却觉得欲裂的头疼没那么严重了,他调笑着冲关宏峰抛了个媚眼,“下次在我清醒的时候折腾,我也想参与一下。”

然后摆手磕上门就走了。

不一会关宏宇开门进来,问他哥,“周巡没发现什么吧?”

“没有。”关宏峰蹙眉答道。

“我就说,我们给他灌了那么多,都够他酒精中毒住院得了,怎么可能记得事。”关宏宇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快闭了嘴溜边儿悄悄的回书房躲着了。


————————————

本章灌酒的事情大家千万不要尝试!!!

梗来源于 @疏耳 太太。

评论(36)
热度(220)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