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7【关宏峰/周巡】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这个案子结束的很快,周巡带人破李卓然家门而入时他还在睡觉。不到三十秒,周巡就从大门口冲到了他的卧室,把李卓然双手反剪按进了床垫里。

关宏宇进去的时候周巡已经把犯罪嫌疑人拷了起来,这个小年轻明显是吓傻了,脸色惨白无法发声,嘴唇牙齿都在打着颤儿。其母李月娥是个余韵犹存的美妇人,李卓然在她离婚后就跟母亲姓。她穿着一件酒红色性感真丝长睡裙,对着办案刑警的调查表现十分冷静,她对周巡说,“小周,我也认识你父亲。这应该是有什么误会。”

然后一位痕检科的警员从李卓然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把手枪,放进物证袋里,周巡在李月娥越发深沉的脸色中接过来看了一眼,“呦,做工真不错,马家的上乘货。您见过吗?”他问。

李月娥扯了扯嘴角,笑得比哭还难看,“没有。”

周巡哦了一声,把枪扔到小汪怀里,“做弹道实验,查膛线。”

又有警员从李卓然衣柜里发现了好几套叠放整齐的女士裙装,周巡指着衣服问,“这是你的吗?”

李月娥说,“是我儿子前女友留在这里的。”

周巡笑了一下,“您儿子可真够痴情的,七年前女朋友的衣物现在还留在衣柜里。”他转头对相关办案人员命令道,“都带走。”

 

陈姗姗是李卓然的前女友,据陈姗姗的证词,李卓然是一个性心理变态,经常虐待陈姗姗,而且疯狂的迷恋她。她忍受不了就分手了,辗转去了外地。这大概是七年前的事情。

之后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现任丈夫白兴文,很快结了婚,没有孩子但是生活幸福和谐。

陈姗姗的职业是芭蕾舞演员,她一个月前告诉丈夫要这个月去英国进行联合演出。两周前和丈夫通过电话,之后就一直没有打通。但是白兴文这两周间经常用微信联系她,有时也使用QQ。

“你都什么时候和他回消息?”周舒桐在审讯室里问陈姗姗。

陈姗姗顶着一双哭的又红又肿的美目沉默了一会说,“当地时间,大概是九月四号,还有九月十三号。我中间一周很忙,在排练,又怕有时差打扰他工作休息。”

提起钥匙的问题她又说道,因为和李卓然搬到同一个小区后俩人多次偶遇。李卓然于一月前提出要叙旧,两人就一起去餐厅吃了饭。当天陈姗姗只带了一个手拿包,钥匙放在餐桌上,在去洗手间的时候可能被李卓然倒模了。

周巡在单面镜后狠拍了一把玻璃框,“绝对是那孙子没跑了。”

关宏峰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李卓然一到警局时还吓得尿[sui]屎横飞的,中途见了趟他那所谓的律师之后,就开始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好几个人拉着才没让周巡就把当场他揍成真傻。

小汪半扶半拽的把骂骂咧咧的周巡拖出了审讯室,迎面撞上了站在门口的关宏峰。

“妈的,那种小兔崽子,没脑子,不打一顿没用。”周巡气的直跺脚。

“上头不让动人。你还穿着官服,就得服从命令。”关宏峰冷静的看着他,这种事他没少见。

周巡叹了口气,郁闷的点了根烟。关宏峰陪着他抽完了,周巡才看了眼表,“不早了老关,你先回吧。”

关宏峰看了眼窗外开始偏暗色调的天空,点了点头。

 

 

“那案子破了?”关宏宇诧异的说,夹起外卖盒里的饺子蘸了醋,囫囵个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这人可真够变态的。”

“还不算破。”关宏峰说,“我估计他上不了法庭了。”

“啥意思?”关宏宇一脸迷茫,“不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他吗?”

关宏峰刚要开口,哐哐的敲门声就响起,俩人怔忪的看向监控。果不其然,昏暗的走廊灯光下,周巡拎着几个盒子,裹着皮衣,啪啪的拍着门板。

关宏宇立刻跳了起来,把桌子上包装袋、多出来的餐具一股脑的揽进垃圾桶里,抱着垃圾桶直奔洗手间。

关宏峰跨过桌子按掉了监控,走向外屋时整理了下外套,手放在门把上,深吸了口气打开了门,“你来干嘛?”他问。

周巡毫不客气的从关宏峰和门框的缝隙里挤进屋子,直径走到客厅把拎着的两大包酒放在地上,坐在关宏宇刚坐的沙发正中的位置,看着摆在面前的饺子和配菜,“呦,正在吃饭啊?刚好,当下酒菜了。”然后把手提袋从地上转移到腿边,把袋里的酒一一摆在桌上。

“带这么多酒来做什么?”关宏峰蹙眉,看着他开了一瓶五粮液,又对另一罐茅台虎视眈眈。关宏峰看他没个完,赶快说,“开上一瓶就够了。”结果周巡还是又打开了个瓶塞。

而周巡明显早有准备,从兜里掏出俩个白酒杯撂桌子上,抽了张面巾纸给关宏峰的杯子擦了擦,拿酒给他俩满上,“老关,咱俩好久没喝酒了,这案子也破了,庆祝一下。”

关宏峰在周巡低头倒酒时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虚掩着的洗手间门,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明天还工作,算了吧。”

周巡抬眼看他,眉是笑着的,嘴角也扬着,肩胛肌肉放松,好像处于什么轻快的环境里。唯独那双轻易就能含情脉脉的眸子,凉的宛如深坠冰窟。“我都倒上了。”他说。

关宏峰知道无法拒绝了,周巡可能注意到了什么,也可能压根什么都没想。这孩子只是善于获取,如果撒娇卖乖没用,就露出獠牙威胁。而这是他一手养出来的狼犬,总有一天得叼着他的喉咙。

关宏峰走过去,周巡给他让了个位置,俩人并排坐着,中间隔着些欲情故纵的距离。周巡给关宏峰一杯杯的添着酒,却自己喝的更多。

关宏峰想问他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却怕问出结果。

周巡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不一会就喝了小一斤。他双眼迷瞪的用手抓饺子吃,关宏峰无奈的看着周巡叼着个饺子,还要凑过来和他说话,一张口前牙楔着的饺子皮儿就松开,好在关宏峰接住了那只薄皮儿小饺子,反手就给丢烟灰缸里了。

“老关,我可能留不住那人了。”周巡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竟有点软糯,证明他不是醉了也是半醉,“上头让带到精神病院去……我不放人,我不会放。”周巡咕咕哝哝的哼着就骂了起来,“那个狗娘养的,杀了人还想跑?”

关宏峰按住了他,“证据确凿,他跑不了。”

周巡眯着眼睛,抓住了关宏峰的手,“是啊,证据确凿。”

关宏峰一愣,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却看见周巡松了爪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关宏峰追过去拉住他,“你去干嘛?”

周巡甩开关宏峰拽着他胳膊的手,继续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还迷迷糊糊的打了个哈欠,“撒尿。”

关宏峰一颗心都悬到头顶了,而周巡已经一步踏进了洗手间的门框里。

刹那间变故突起,关宏宇双手攥着刚才他抱进洗手间的垃圾桶里的外卖袋子的口,一把套在周巡头上,他收紧袋口向后退,周巡失去重心被他拖着倒进怀里。因为醉酒和惊慌,周巡刚开始撕扯着关宏宇的手,关宏宇使劲把周巡向后拖好让他的乱蹬着的脚无法找到着力点。

周巡明显在几秒后清醒了一些,乳白色的塑料袋伴着他急促的呼吸鼓起的越来越不明显,那些高密度聚乙烯薄膜每次吸气都贴在他脸上,勾勒出周巡痛苦而扭曲的五官。他挣扎减缓,似乎是快脱力了,关宏宇稍微放松了一些,周巡却立即肘关节蓄力直接击打在关宏宇的腹部。

“我靠。”关宏宇不由自主的骂出声,但也看出周巡是强弩之末垂死挣扎,忍着剧痛用力收紧了塑料袋,薄塑料袋口在周巡颈下勒出一道红痕。

关宏峰站在五米外看着这一切,看着周巡一直在地上打滑乱踢的腿抽动几下后失去了生气。

关宏宇松开勒着周巡脖颈的手臂,任凭周巡像个无头断线人偶般砸在地上。

“哥,”关宏宇活动了一下青筋暴起的手腕,说。“我也是没办法。”

 

 

——————

作者已经开始慌了,这章和上一章是同一章。但是字数太多分开了。

和官方撞梗撞的太厉害,全修了一边【还是撞了】。得在周五前完结了啊……不然真是被打脸打死。

梗来源于 @疏耳太太。 

评论(32)
热度(197)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