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法医秦明原著向】林秦日常

点梗产物。

这位太太的梗 @空仞 【法医秦明原著向林秦】

傻白甜日常,短小一发完。

————————————————————

凌晨三点,连钟表都悄然寂静了嘀嗒嘀嗒的呼吸。林涛的手机不适时的突然狂啸出声,他一个激灵从床上蹦了起来,“我靠,老秦你能不能给我换个手机铃声?”

“别的能把你从床垫子上抠下来吗?”秦明也睡眼惺忪的往床头上摸,打开了灯。

“秦明在不在你那?”陈林问,林涛昂了一声说在,就把电话递给秦明。

秦明接过电话,毕恭毕敬的问,“师傅?死了几个?”

陈林明显又开的免提,对面他们的老熟人黄支队长浑厚的嗓音响起,“秦科长,你这乌鸦嘴我是服了!”

看着秦明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林涛笑着提醒他,“你前天伤情鉴定的时候,说了句最近太平啊。黄支队长在旁边,还让你赶紧闭嘴,看来是又显灵了。”

秦明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出死人的事儿,看来以后要注意,不能说话不过脑子了。”

林涛看秦明失落的模样,就凑过去,下巴搭在他们秦科长肩上,搂着云泰案后瘦了一圈的秦明,手却搁他大腿上。

秦明把他手挪开,冲着手提电话继续问道,“几个?”

“恩……”黄支队长应了一句,就没声了。林涛变本加厉,又把手往秦明裤裆里塞。秦明被他折腾了半宿,这还有工作要处理。又恼又想笑,“别玩了,撩起来让我秦明怎么见人?一点不尊重死者。”然后啪的一下使劲的拍了把林涛的手。

林涛佯作疼的呲牙,甩着爪子,另一只手指着自己侧脸示意秦明亲他一口,“疼,老秦。”自然是换来了秦明一记白眼。

“黄支队长?到底出了什么事?”秦明冲着话筒喊道,用的音量估计能把整栋楼都吵起来。

“死了不少,你等会,我还在数……”黄支队长有点焦躁的嗓音响起。

林涛也愣住了,正襟危坐了起来,俩人一起盯着显示屏上正在通话四个大字。靠,这是死了多少个?数这么半天?林涛心中打鼓。

“……二十一,二十二。老秦啊,二十二个。”黄支队长声音愈加沉重,疲惫毕露无疑,“都河漂子,我们人手不够,才捞起来四五个。”

 

秦明和林涛赶到现场的时候,黄支队长和陈林在说话。大宝在脱衣服。

秦明走到两人身边,向二人点头示意,“师傅,黄支队长,这什么情况?”

林涛一如既往的吸引了不少女性的视线,他直径走到赵大宝身边,问道,“你慢着,想干嘛?”

“捞尸体啊。”大宝一脸莫名其妙,“你没看见人手不够吗?”

“你那游泳水平,一猛子扎进去立马也变漂子。”林涛不屑的摆摆手,把大宝手里的蛙人专用的黑头套接过来,“我下吧。”然后也开始脱衣服。

脱完还把衣裳、外套、裤子一件件的叠好,一股脑的塞进大宝怀里。

大宝转身就准备把捧着的衣物放地上铺着的塑料薄膜上,却让林涛叫住了,“你干嘛?好好给哥拿着,不许放地上,灰大。”

大宝翻了个白眼,“这帅哥就是讲究啊,和我们凡人不一样。”

林涛冲他抛了个媚眼,“我家老秦给我买的。”

大宝听后佯作一脸吃了苍蝇的模样,还假装干呕了几声,“你一下水我就把老秦给你的爱全扔河里。”换来了林涛双手比着的中指。

 

陈林指了一下隐没在漆黑中奔腾喧嚣的河流,“大巴车翻进去了。”

黄支队长补充道,“水太急,就救出来十几个。我们分队的蛙人都下去了,尸体飘得太快,拉不住。”

“还有五里河分了个叉,流到居民区。要是不捞完,明天早上铁定见报。”大宝也凑过来,一脸绝望。

“是微博头条才对,”秦明毫无人性的补充,“现在没人看报纸了。”

大宝嘿嘿一笑,“那您又火了一把,谁不知道您是网红法医啊?”

“去你的。”秦明瞪了他一眼,发现师傅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赶快向旁边的民警问道,“皮筏艇下水了没?拖车呢?”

“拖车的事明天说,先把尸体捞起来。”黄支队长愁容满面,瞅着黝黑的河流叹息。

秦明也是束手无策,他看着整齐躺在河边已经被打捞起来的六具尸体,又看了眼警局拉尸体的箱车。拨了殡仪馆的电话。

他问殡仪馆借了两辆大车,刚挂断就看见林涛穿着个莱卡布料子的潜水衣,推着刚打满气的皮筏艇往河里钻。

秦明赶快冲上去拦着,“你凑什么热闹?”他恼怒的问,“捞尸体什么时候轮到你痕检了?”

“老秦,我就帮个忙。我水性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林涛这么说,脚步是一下没停,秦明去拉他,结果这家伙的衣服太滑,没抓住。

他就跟着林涛,一直走进探照灯没投到光明的深色河岸线上,林涛坐进皮筏艇里,漏出一排大白牙,笑的是又傻又英俊,“真没事,快回吧,你裤腿都湿了。”

秦明看了一眼表,夜光指针在黑暗中散发着幽兰的光芒,“还有19个小时你生日。”他说。

“那好,”林涛问,“你给我买礼物没?”

“没有,”秦明看着他,背着光,眼睛却亮晶晶的,“但我有件事告诉你。”

林涛疑惑的问,“啥事啊老秦,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秦明走进水里,拉了一把林涛的手,然后把皮筏艇推进了翻滚着的江水中。

林涛坐在筏子上,秦明刚才抓过的手里凉凉的,像是塞了块小冰块,他摊开掌心。

头灯映射下,那是个圈状的金属环。


评论(8)
热度(184)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