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上】【黑道AU小关周|关宏宇/周巡】

感谢这位太太的梗 @xhdrdxf【【梗:小关周,被哥哥EX调戏的小关XD】结果完全没有按照梗来写……】

有肉的话就是这位巨巨来续 @疏耳 【续了我就去写全员狼人杀【不】】 


本文又名【旁观者清】,下文:【中篇】 【下篇】


前传【关周|关宏峰/周巡】:

当局者迷【上】  【中】   【下】


————————————————

最后,关宏宇只因为非法运输枪支判了五年,再打点一下,他待了两年就出来了。

关宏宇出去的时候下着大雨,周巡和关宏峰在那辆熟悉的吉普边等他。关宏宇两步合作一步的迅速穿过泥泞的大路冲了过去。周巡收了伞,给他们兄弟俩拉开车门。关宏宇立刻钻进温暖干燥的车厢里。缩着肩搓手时才注意到,倾盆大雨中他哥连裤腿都没沾上半点湿痕,而周巡的皮衣就和水洗了一般,柔软的卷发被打湿,不寻常的乖顺的贴在额前。

“先擦擦吧。”关宏峰递给他弟一条干毛巾,周巡则是一把把湿透的头发捋到脑后,发动了车子。

“恭喜小关爷出号子,想吃点啥玩点啥,我请客。”周巡笑着把潮湿的手往贴身穿着的纯棉T恤上抹了一把,从衣服内侧掏了盒烟递给后座上的关宏宇。

关宏宇接过来一看,“哎呦,和天下。”然后赶快掏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那股绵长浓厚的香味直通脊髓,他兴奋的打了个激灵,“靠,以前怎么没觉得这玩意这么香。”

关宏峰瞪了他一样,把车窗摇下来一条缝。周巡侧目瞟了下关宏峰,“老关你还是关上吧。”

“是啊,哥,梢雨。”关宏宇两口就吸完了一根,又拿出一颗烟点着,满脸沉醉的吞云吐雾。

“放心,没人在这给我脑袋开暗枪。”关宏峰说,用手指敲了敲厚度超过五十毫米的防弹车玻璃。

“最近小关爷要出山,不太平。”周巡说,但还是没有忤逆关宏峰的意思。

“谁和你说我要管事?”关宏宇停了下来,把烟头碾在车里自带的烟灰缸上。

“你还想干嘛?做你的物流?”关宏峰侧身向后怒视他弟,面部肌肉挤压着那道可怖的伤疤,显得这个儒雅的男人竟十分狰狞。

“切。”关宏宇扭过头去看车窗外,他是一点都不想刚出来就和他哥对上。

“好了,行了老关。”周巡去拍关宏峰的胳膊,关宏峰躲开了。周巡尴尬的把手收回来,无处可放的手臂只好曲起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宇哥他才出来,让他玩两天。”

关宏峰没有回话,坐直身子盯着窗口缝隙里梢进来的雨水。

关宏宇心中有些为周巡不平。周巡什么人关宏宇当然是知道的,即是关家的二把手,又是关宏峰的助理,还是他哥的贴身保镖。

更要命的是,不但白天陪他哥出生入死,晚上周巡还陪关宏峰睡觉。

刚知道这事的时候关宏宇是真的气急败坏,那时他刚从国外回来,听了几档子周巡干出的‘好事’,还拉下来几个大老虎试水。这种货色,躲还来不及,关宏峰居然就把他收了。

收了就收了,办办事也就算了,还给办到床上去。他还私下里找周巡干了一架,结果被周巡撕了口罩帽子,认了出来。

结果俩人之后才是正式见面,周巡顶着被关宏宇揍烂的嘴角和开裂的眉骨,一口一个小关爷叫的动人。

当然关宏宇也因为脸上的两大坨青紫疼的直抽眼皮子,回了句:嫂子。

周巡那时虽然面色不善,但就说了句:您真会开玩笑。结果关宏峰一转头,他就一脚踹倒了关宏宇,关宏宇爬起来就扑向周巡。俩人就又干了一架。


周巡提议带关宏宇去吃火锅,关宏峰没表态,权当默认。到了火锅店,本来定了个大包。关宏峰又说坐大厅热闹。

周巡就让小汪带人给清了个场,幸好是下午四点多,人也不多。

周巡把店卷闸门一拉,店里的活人除了后厨的就剩他们仨了。关宏宇本来还不馋,一闻到辣油那味就只剩吞口水了,周巡又拿了两件子酒,和一瓶茅台,关宏宇开盖一闻就知道是好酒。周巡一脸得意的给他满上,要给关宏峰倒的时候关宏峰摆摆手,“你俩喝吧。”然后不住的看表。

关宏宇刚开始有些不满,但周巡一杯杯的劝他喝,自己也喝的虎,俩人一边吃一边喝,到最后还踩着桌子唱了起来。

关宏宇是有点喝高了,他踩着桌子跌跌撞撞的要爬上去,周巡也是上了头,要拉他自己还跌倒了。关宏宇一看周巡倒了,跳下来要去抓他。

结果自然也是重心不稳,关宏峰站起身一把拽住了他弟,把关宏宇按在卡座里。

关宏峰又看了一眼表,对在地上往起爬的周巡说,“已经十点了,小周来接我,你把关宏宇送回去。”

然后关宏峰转身就走,关宏宇絮絮叨叨的不知念叨着什么,步履蹒跚追上去。结果没走到一半,卷闸门就被拉开了,一个短发,皮衣短裙,黑色长筒靴的女孩站在那,面容姣好,眉宇间是青涩又干练的美丽。

她上来走到关宏峰身边,“关爷,”女孩声音清雅又不失甜美,“上周的报表……”

关宏宇看着那女孩一对酥胸几乎贴在了他哥身上,心中更是不爽,“喂,你他妈谁啊。”他走过去,满嘴酒气喷了女孩一脸。

关宏峰把关宏宇推离开一些,短发女孩不自觉的靠到关宏峰身后。“你别撒酒疯,这我助理,周舒桐,小周。”

“小周?助理?”关宏宇脑子转了一圈,画面停刻在了他哥和周巡不对劲的地方。“我靠,我告诉你关宏峰,我当你是个哥,亲哥。你干出什么龌龊事我都给你兜着,但是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关宏宇指着在自己身后沉默而立的周巡,又反手指着周舒桐的鼻子,“你他妈就一个出来混的,混大了也是混子。你以为你是皇帝啊?还想搞个大周后小周后的?”

关宏宇看关宏峰没反应,又补了一句,“我关宏宇只认周巡一个嫂子!!”

啪。

响亮的一声后,一切归于死寂。关宏宇还侧着头,呆愣在原地。他真不敢相信。关宏宇舔掉了被关宏峰一耳光打的、被牙齿磕破了的嘴角上丝缕的血迹——腥甜腥甜的,全是膻味。

“你最好管住你那张嘴,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关宏峰甩手给周巡留下一句:赶紧带他滚。就带着周舒桐离开了。

关宏宇站在原地,半天也没缓过神来,他嘴里仿佛溢满了鲜血,齁的他直想吐。他现在倒是完全酒醒了,可他宁愿自己醉着。


关宏宇刚开始极度看不顺眼周巡,他觉得这家伙就是他哥的一条狗,准确说,是条狼。但是被他哥一点甜头就戴上了项圈,听话又聪明,狠毒又乖巧。

这人看着真实豪爽,又虚假的可怕。一边轮着酒瓶子和人在夜市上干架,一边替他哥和政府高官周旋。两面派,呸,伪君子。虽然关宏宇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但他觉得自己真小人的至少挺真实。

他和他哥,还有周巡那种人,在一个界面上混,但是中间却隔着无数道无形的墙壁。所以他从来没想过接手关家的事情,即使被人搞进号子,也没找他哥求助。

关宏宇和周巡打的第三场架是他关宏宇的人接单子,中途上和周巡的人出了点矛盾。周巡想吞了那批枪,这套货的上家是道上有名的马家,现在当家的是马三叹。关宏宇一个搞物流的,没心牵扯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江湖恩怨。但是名声不能坏,他的人就和周巡的人干上了。

他俩一到界面,打眼一看,就让各自的弟兄们停了手。

一个:哟,小关爷,这是原来是您的货。失礼了。

另一个:这不是周巡,周二爷吗?早知道是您我当然是让给您了,道上谁不知道您是我嫂子?

他话音还未落,就被周巡按在地上,脑壳上挨了死重的一拳。

结果就是他俩的人一个也没死伤,反倒是他俩当大哥的各自去医院打了点滴,包了伤。

虽然关宏宇疼的直咧嘴,但是想到周巡也没好果子吃,还得看他哥那张臭脸,他就开心的不得了。

正等着道上消息传开,让他关宏宇和他哥关宏峰彻底划开界限时。他却知道了另一个消息。

“小关爷,”幺鸡那个机灵的小年轻给他说,“周巡进ICU了。”

关宏宇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句话的意思。幺鸡就给他解释,“就是重症监护室。”

“老子好歹喝过几天洋墨水,当然知道什么意思。”关宏宇骂道,心里却在打鼓,他下手虽然狠,但也不是没轻没重,周巡那一身腱子肉,身体素质又好,跑个五公里都不带喘气的,怎么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

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他立刻披了外套就开车去了医院。到医院时,远远瞅见他哥一个人坐在ICU外的长椅上,一言不发。关宏峰的人站在不远处的走廊里,把一条道堵死了,关宏宇注意到里面不少人眼睛红彤彤的,特别是老跟在周巡身后的那个小家伙,是姓汪吧?鼻涕眼泪糊了一脸,还使劲的拿袖子抹。关宏宇想绕着这群瘟神,却避无可避。

那个淌鼻涕的男娃看见了关宏宇,直愣愣的撞过来,几个人都差点拉不住,“都他妈是你,如果不是你周哥怎么会……”

关宏宇不知该如何回答,转身直径走向他哥。他想向关宏峰道歉,赔罪,还是怎么得。但当他走近关宏峰时,关宏宇脑中嗡的一声巨响,瞬间一片空白。

他看见他哥满身鲜血,双手颤抖。


后来关宏宇才知道,周巡是和他打架,被他折伤了右手腕,结果当天晚上马三叹突然发难,就拿着关宏宇给他送的那批枪,去围关宏峰。

周巡手腕伤了,关键时刻失了准头,那人还活着,枪口瞄准了关宏峰的心窝。周巡毫不犹豫的就给关宏峰挡了一枪,当然那人也被关宏峰爆了头。

事情闹得有点大,但是最后还是收住了。他们勾结了官差,一窝端了马家。马三叹是关宏峰亲自带人掳走的,听说找到尸体的时候,肥硕的身体泡的有以前三个大,身上全是窟窿眼儿。


关宏宇被周巡扛着走的时候,他还想不通。两年,两年能改变什么,一件事,一个人?他不知道周巡和他哥之间发生了什么。

周巡咳嗽了一声,听着没有霸气,也不狡猾。甚至有点脆弱。关宏宇直起身子,扶着墙,干呕了几下,啥也没吐出来。他倒不是很醉,他哥把他的这辈子的醉意一耳光全扇走了。

周巡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下看着他,点了根烟。关宏宇闻到那味,有点呛人。周巡跟了他哥十年了,还抽着五百一条的中华。

周巡又咳嗽了一声,关宏宇突然想问他,雨水冷不冷,你冷不冷。

走了老远才拦上了一个的,周巡说不敢拿他小关爷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坚决不酒后驾驶。周巡把他塞进后座里,自己和司机坐在前头。关宏宇听周巡报了个地名,没听过。

下了车周巡又把他扛进楼道,按了电梯,开了锁进了门,开了灯。关宏宇被扔在沙发上时才发现,这是周巡家。

客厅有跑步机,划船器,还挂着个大沙袋。书本杂乱的堆在大茶几上,泡面盒子和外卖餐盒堆成一堆,然后他觉得视线越来越低。直到周巡拽着他衣领把他拎起来,重新放回沙发上。

“小关爷酒量怎么这么差?你是不是属稀泥的,拎起来一条,放下去一坨。”周巡嘴上这么说,却在帮着关宏宇解衬衫扣子。关宏宇一把按住了他的手。

周巡不屑的扬了扬嘴角,“你还怕我强奸你?”说完把关宏宇的手一甩,继续解扣子,解完把他衣服一扒丢在地上,又去松他裤子。

被扒掉裤子期间关宏宇咕哝半天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周巡也不想知道。弄完找了床被子往他身上一盖,就准备回卧室睡觉。

但他的手被抓住了,周巡诧异的回头望去,关宏宇已经坐了起来,俩人的距离差不多是鼻尖碰鼻尖了,“我想洗澡。”

“……洗澡,你现在这个样子,只有两种死法,一是被花洒呛死,二是滑倒摔死。”周巡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准备甩开他的手却发现关宏宇动了真格的,攥的死紧,“你可以了啊?关宏宇,看看我是谁再他妈撒酒疯。”周巡差点一拳就砸他脸上了。

“我就要洗澡,你不让我洗澡我就唱歌。”周巡的拳头停住了,关宏宇一副小孩的样,就差噘着嘴要喝奶了,“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说着就唱了起来,是一句比一句大声,一句比一句难听。

周巡真是对关宏宇这撒泼赖皮的姿态束手无策,“成,成,你是我哥,你洗。”他又轻晃了晃手,“先松开,我给你准备准备。”

关宏宇满意的松了手,看见周巡转身去了洗漱间,拿了好几条毛巾铺在地上,又听到哗哗的水声。

周巡弄好这一切,直起腰准备去吧关宏宇搬过来。刚转身却被眼前人吓了一跳,关宏宇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周巡视线往下移,然后嘲弄似的吹了个口哨,“气硬了啊小关爷,都敢在我面前遛鸟了。”

关宏宇俯身向前一推,直接把周巡按进了三角浴缸里。这回周巡是全湿透了,睫毛上都挂着水珠,他笑道,“小关爷监狱里转性了,开始好这一口……”

关宏宇一脚踏进浴缸里,溅起不少水花,拎着周巡的领子给了他一个充满酒气的吻,在俩人都只能呼哧呼哧的喘气时才分开。

在关宏宇撕着周巡的衣服,周巡在水里费劲的蹬掉自己裤子时,关宏宇一脸认真的回答,“是啊,尝尝饺子味。”


评论(33)
热度(416)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