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5【关宏峰/周巡】


关宏峰和周巡二人一前一后,踏在还蓄着露水的草皮上,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在彼此身上投射出圆形的斑驳。

偶尔有轻缓的鸟鸣声在耳侧响起,除此之外只有鞋底接触草地的沙沙声。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等关宏峰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出绿化区,面前的绿色已经变成灰白干净水泥路,他们已经走到了尽头,这里路线分叉成东西走向,两家别墅并立。一家显然住着人,外墙被新刷过,玻璃也是透亮的,透过半掩的窗帘可以看到里面简约却昂贵的家居产品。

另一家外墙已经开始脱落,窗户也被干涸的雨水打的斑驳,红漆雕花大门灰暗不堪,仿佛告诉所有人这家主人的命运。

而这扇门前站着一个人。

那人大概二十出头,眉宇间稚气未脱,却穿着一件年轻人中不时兴的呢料大衣,里面是雪白的衬衫,没打领带,但执拗的将纽扣系到了最后一个。他双指微曲,礼貌的叩了三下门。过了一会,又扣了三下。

关宏峰停下来,周巡也走了上来,“那不是邰先生家吗?”关宏峰问。

“是啊,”周巡两步并作一步,迎了上去,“你,干什么的!来这干嘛?”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回过头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周巡时,面部表情却凝固了。

“问你呢!”周巡已经走到他旁边,语气不善,“你知道这是谁家吗?”     

那个年轻人只是盯着周巡看,直到周巡看的发毛、差点想上手时,年轻人却突然笑出声来。

“周警官,你好,我是方木。”如果说这个叫方木的人不笑的时候虽然长着一张年轻的脸,但是眉宇间总是掺着一抹化不开的哀愁,平白多了几分老气。现在他笑起来,倒是真真正正像个大男孩了,“我是来替邰伟带伯父回去的。”   

听到那个名字,周巡整个人都绷直了,像是一只受伤的狼,弓起脊背,尾部毛发直立。

关宏峰走上来,并肩站在周巡身边。他瞄了一眼周巡,知道他也没法从三年前走出来。

那一年发生了太多事情,那些痛苦的记忆缠绕着与他们相关的人和事。永远无法被遗忘,无法被忽视。

那是钻入心脏的梗,是抵在脑后的枪。

“我们不能让你把他带走。”关宏峰说,抬眼盯着方木,他的面部肌肉紧绷,使那道眼下的疤显得狰狞可怖,“抱歉,请回吧。”

那个大男孩已经收敛了笑容,沉默的看着他,虽然年轻,但他比关宏峰高一些,两人在气势上竟一时不相上下。

最终还是方木先开了腔,“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他不卑不亢的问。

“我们必须见到家属才能把逝者的骨灰交出去。”关宏峰瞥了一眼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周巡,他的面色不太好,但不是最难看的时候。

“家属?”方木没笑,关宏峰却觉得这个男孩此时很是自信,甚至是有点傲慢,“我是邰伟的男朋友,可以吗。”这并不是一个问句。

周巡也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关宏峰一脸嫌弃【疑惑】的扶住了他。

“邰伟去出差了,我还带了他的身份证。”方木补充道。



“邰叔的骨灰放在我爸家了。”周巡掏出钥匙串,上面一溜的钥匙扣在一个环上,唯独两个钥匙被独立出去扣在旁边。周巡把那个单独的钥匙扣取下来,拿下一个钥匙递给方木。“邰叔家的钥匙,你要是想拿邰伟的东西,屋子有人照应,东西都没动过。”

然后周巡拿另一个钥匙打开了旁边别墅的门,屋子里很干净整洁,却好像没人——不是仅仅此刻,而是没有人生活过的气息。

客厅摆着一张全家福,关宏峰拿起来,中间是年轻的过分的周巡,左边是面容姣好的年轻妇人,右边是表情严肃的西装男人。

方木的注意力则是在被放在及膝高的黑黄檀木雕花茶几上的金丝楠乌木骨灰盒上。长方的盒子上面只有寥寥几笔装饰,都是方正的镶边,但整块木没有一丝拼接和缺损的痕迹,通体饱满均匀,颜色鲜明,一看就价值不菲。

周巡走过去,单膝跪地小心的把骨灰盒捧起来,然后拿出一个配套的长方形纯黑提包将其装好。

“谢了。”周巡将骨灰盒双手捧着,递给方木时说,“帮邰伟跑这一趟。”周巡抬头凝视着方木,好几次张口欲言,但最终没有开口。

“不是你的错。”方木突然说,他双手捧着那个装着邰伟父亲的袋子,表情肃穆。

“什么?”周巡一怔。

“邰伟不回来不是因为你。”方木回答,“他只是还没准备好面对他父亲。”

一时无话,三个人都看向方木怀里邰叔的骨灰盒。




周巡和关宏峰坐在车里,关宏峰副驾驶。周巡又点了根烟,车窗开着,白色的烟气几乎瞬间就被风弥散在空气中。

周巡突然开始笑,他笑的前仰后合,甚至被自己的烟呛了嗓子,剧烈的咳嗽着还在笑。

关宏峰安静的看着周巡一切的歇斯底里。

“是邰叔他妈的把我这个白眼狼一手养大的,”周巡呛咳着,但是还在说,好像他不说出来就会断气,“咳……那天之后,邰伟的母亲就因为打击过大,精神恍惚出了车祸。

那时候邰伟在绿藤市,立刻往回赶,没见到她最后一面。邰伟他也……我兄弟一家都是被我害死的。”

周巡说完了,却陷入了平静。他的眼睛里没水光,眼眶也不红,他就直勾勾的看着窗外那间废弃了的宅子。

“我做错了吗。”他问,“秉公执法,我做错了吗。”

关宏峰想回答,却无法回答。



“我们的民警走访得知,三号死者名叫谢飞航,15岁初三学生。老家在青乡县,来本市四中上学并且住宿,但品性和学习都比较差,一周五天,要旷课三天。导致其父母以为他在学校读书,而学校老师以为他在家里。而且案发当日正好是周五,一般谢飞航周五从不上课。

因而延误了报案日期,直到其母发现他周一早上都没有回家,才觉得出事了。并于昨日,即周一下午三点来我局认尸,并表示被害人就是其子谢飞航。DNA还在做,今晚出结果。”周巡单手拿着案卷,站在投射了PPT的白板前,继续说道,“又从被害者家属那里得知,被害人有多次盗窃前科,甚至偷盗了邻居家的电视机去卖钱。又从他同学那里得知,被害人经常充值游戏,并且花费相当高。

至于其室友表示,被害人遇害前一周,花钱更加大手大脚,并且说其将有一大笔钱。其同校一位女学生说自己看到了谢飞航于十二日,也就是被害同天下午两点,没有进入学校,而是乘上了一辆黑色汽车。”周巡向技术部门的方向点了下头,赵茜回给他一个甜美的微笑,“技术部的同志们挑出学校附近的监控发现,谢飞航乘坐了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轿车,但是此车的号牌被遮挡。”

‘遮挡物呢?车有什么特征吗?’关宏峰问。关宏宇把手从耳朵上放下来,在众人的凝视中看了一眼赵茜,“遮挡物排查了没有,车有特征吗?”

赵茜正开口欲言,周舒桐突然站起来打断了她,“不用有特征!”

瞬间众人的眼神全都汇聚到她身上,周舒桐一愣,脸有些发烫。

“什么情况,小周。”周巡问。

周舒桐深吸了一口气,说,“前天您不是让我们走访那个豪华小区的住户吗?我注意到有一家停着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而且——”她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使劲的向前翻,然后停了下来,“那家的主人姓白,叫白兴文。”

关宏宇和周巡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熊熊燃烧着的火光。


“茜姐,是这辆吗?”小汪凑过去问蹲在车边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赵茜。

赵茜点点头,“后车轮有带状磨损,前后牌照有残余的胶水黏贴物,车尾左侧灯光偏暗……确实是这辆没错。”

赵茜还没告诉众人,周巡就带了一队人马,手里提着枪。别墅四周都已经有民警包围,可以说是把它围了个水泄不通。

周巡上去,一脚踹开了别墅的房门。关宏宇看着门板的厚度不由得咋舌,这应该是周巡的全力了,这要一脚踢人腿上,胫骨不骨折也够呛。

别墅里灯一直没亮,关宏宇在门口等的心焦,但不到五分钟进去的警员全都冲了出来。周巡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关宏宇迎上去却清晰的闻到了一股恶臭。

“二楼东边主卧,”周巡蹙着眉对赶来的痕迹科警员说,“又死了一个,臭完了,尸水他妈的流了一地。”


关宏宇真心疼亚楠,还得给这样的尸体尸检。他穿着胶鞋上楼瞅了一眼就被恶心的不行,光是那味道就让他退避三舍。灯被打开了,周巡说的没错,大量腐败液体从尸体身上流出,淌了一地。刚开始现场勘查人员都没法进入,去局里拿了十几双胶鞋和防毒面具才敢进。一具已经呈高度腐败巨人观的尸体躺在地上,露出的皮肤都变成了可怖的深绿色,因为尸体的鼓胀和腐败液体浸透了死者的衣服,死者的皮肤和衣服几乎染成一色融为一体,除了能看出更深色的部分大概是黑色布料再无其他了。关宏宇觉得防毒面具对这种情况根本没有任何帮助,那股臭味直打脑子,感觉内脏都被浸在化粪池里洗了一遍。

高亚楠十分淡定,带着小徐等痕检科的同志拍完照就进去进行初步的尸表检验。关宏宇跟在高亚楠身后走了进去,离近了那股味更加浓重,关宏宇使劲咬着口腔内侧才没让自己吐在防毒面具里然后被自己的呕吐物溺死。

走进了关宏宇才发现,那黑绿色的尸体上有不少白色的痕迹,好像还在动。他心中好奇,弯腰凑近去看,竟然是密密匝匝的蛆虫,还在活力十足的蠕动着。他赶快直起身子,又差点被粘稠滑腻的腐败液体滑倒。

“你回去吧。”亚楠说,侧目无怒自威的瞪了关宏宇一眼,“没你什么事。”她声音比较小,在场只有关宏宇和她听到了,小徐这时正在从勘察箱里掏出工具。

关宏宇含糊的嗯了一声,说,“要是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通知我。”这会他提高了声音,小徐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好的,关队。”高亚楠的嗓音透过防毒面具,听起来闷闷的。

关宏宇出门时看到警戒线已经拉起来了,刘长永在和站在警戒线边的几个穿着便衣,住户模样的人说着什么,他表情诚恳,完全没有平时面对围观群众的不耐烦。

这些达官贵人,阿谀奉承。关宏宇心中嗤之以鼻,再看周巡,他在打电话。关宏宇走上去,周巡正好挂断。

“市里的,”周巡把手里塞回兜里,“事大了,要成立联合专案组。”

关宏宇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哥在来的路上就以睡觉为名义把耳机关了。他只能傻愣着看着周巡。

幸好周巡也没准备他说出什么高见,“市里觉得是我们技术部门不过关,正好省里的秦科长说来帮一把。”

关宏宇听关宏峰提过秦明这个人,和高亚楠是校友,高了六届。年轻有为,和他们一起破获过当年丧心病狂的云泰案。

晚上郊区的空气更加寒冷,但在车上,所有人都把窗户打开着,会抽烟的手上的烟就没有断过,不会的也凑在旁边,熏熏烟气。平时令人恼怒的二手烟,这时候倒像花香一样好闻。

周巡在驾驶座上踩着油门,一路飞驰。快到警局时才减下速来,因为他的手机响了。周巡接起电话,“老秦,怎么了?”他问。

电话对面很嘈杂,关宏宇听不清他们说了什么,就听见周巡用喊的音量说了几句,“你先忙你那边的。”“不用。”“你师妹的水平你还不了解吗?”“要不你把林涛借给我?我这边可没痕检的好手,哎,老秦,逗你的,别挂啊……”

周巡把显示着通话结束的手机放在车挡风玻璃前,向关宏宇解释道,“秦明说他们被堵在路上,高速被封了。”

“高速路被封了?”关宏宇诧异的问。

“高速马路牙子那发现了好几袋子尸块。”周巡说,“他们是被留在那边过不来了,去局里再看吧。”

走进警局期间,周巡一直在看手机。走到光亮处,周巡把手机递给关宏宇,关宏宇接过,是短信界面,最后一条是秦明发来的:

给你联系了一位犯罪心理画像师,办了藤师大案子的那个,应该可以帮上忙。



——————————————

三年前死了三个人。【我好像透漏了什么BE结局】

这些都是在只有前五集的时候写的,被迫改了点东西,真是尴尬。和官方撞梗,都想到了联合专案组,当然官方是加了新人,我是拉了秦明和方木【本来准备帮忙的是秦明,但是看小伙伴们说方木,感觉更有趣,改了】。

方木是剧版设定,但是后期有原著设定。秦明是剧版的脸,原著的事和职位【某省法医科副科长】。

下一章还要撞梗……很绝望。

评论(30)
热度(241)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