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4【关宏峰/周巡】【白夜追凶】

关宏峰一如既往的早上到周巡办公室报道,说是周巡的办公室,那队长的座位却是一直给关宏峰备着的。他也是队里唯一一个不用敲门也不会挨周巡训的人。

可今天里面没人,关宏峰看了眼垃圾桶,空空如也。看来周巡是回家过夜了,但按理说也不会七点还不到。

他转了一圈。仔细审视了这间办公室,周巡只拿掉了关宏峰以前和几位故人的合照,其他布置一般无二。关宏峰扯了一把被拉住的窗帘,发现那上面还留着一个烟头烫的空洞,四周被燃的黑黝黝卷起。

一切都和三年前一样。


是当时还没被调走的小赵赶来关宏峰办公室的,他气喘吁吁的敲门,“关队,开门,出事了。”

关宏峰当时在看一个老案卷,十年前的案件了,但是令人刻骨铭心,每次重读都有可学习的地方,他和上卷宗,手指刚好压在受害人名字上,只露出受害人的一个姓,高。

等他开门的时候,发现刘副队长也在那。小赵小心瞄了一眼刘副队长,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关宏峰问,他看到几个技术部的警员拎着勘察箱飞驰而过,法医科的马科长跟在后面慢慢的挪着步子。

“老马你怎么出外勤?”马科长那时候已经六十岁了,这个月完就要退休,也早就退居二线,只接一些伤情鉴定的活。出外勤这种事都是年轻人跑,当然应该是去年十二月已经拿到了主检法医师资格的高亚楠带队。

马科长看了他一眼,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快步离开了。

刘副队长说,“局里给你放了几天假,先回家吧。”

关宏峰当然意识到了不对,高亚楠和自己都坐了冷板凳,关宏峰心头一紧,肯定是——“如果是关宏宇出事了,直接告诉我就是,我能承受。”

能动马科长的,肯定是死人了的案子。关宏峰已经记不起当时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想起了父母临终的托付,也许想起来他弟爬树越墙时跌落的窘态,也许想起了关宏宇拍着胸膛说一定会追到高亚楠。

“关宏宇他……人没事。”小赵说。

“那他就是杀人了。”关宏峰掏出一根烟,他不记得刘副队长和小赵的表情,只记得那是一根黑壳软黄鹤楼,整根烟长八十五毫米,滤嘴长二点五厘米,“谁带的队?”在涤纶深蓝色窗帘上留下一个一厘米直径的洞。

“周巡。”不知是谁回答道。


关宏峰和周舒桐到东郊别墅区的时候周巡已经到了有一会了。

两个民警敲开了一家双层欧式豪华别墅的门,“您好,我们是公安厅刑警支队的,想了解一些情况,请您配合工作。”

“配合工作?你们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一个裹着浅紫色真丝睡裙,披着同色男式烫金勾丝镶边外套,面容姣好的微胖妇人说,“大早上的,就不能其他时间来?”

“我们的任务比较紧急,请您配合。”

“配合?不配合又怎样。你再说一遍你哪个支队的?我打电话找你们局长!”妇人显然对于警员的态度不满,大声呵斥到,“谁的人?这么没规矩!”

两个民警互视一眼,束手无策的站在原地。妇人得理不饶人,又骂了几句,一句比一句过分。

周巡看也差不多了,扔了抽了一半的烟,用脚将它在修剪整齐的人工草坪上碾了碾。双手抻了抻皮质外套,捋了一下刘海走上去。“蒋姐,这我的人,新来的不懂规矩。您别置气。”他说话字句谦卑,但是语气不卑不亢,甚至微仰着头,用身高俯视着这位刁钻的贵妇人,“周巡,年前见过一次面,您还记得。”

“你是,小周?哎呦喂,听你爸说你在公安部门工作,我还以为当了个厅长啥的呢。”妇人的态度立刻变了,满脸的褶子都堆着笑,“叫啥姐啊,我都当你姨的人了。”她眼仁溜溜的转了一圈,从头到脚扫视了一边周巡,感叹道,“长成大小伙子了,真俊。小时候你姨我还抱过你呢,你那时候也就这么大点。”妇人比划了一个高度,肩上披着的外套从窄肩上滑落到肘部。

“姐您小心,这山上早上凉,穿得薄容易感冒。”周巡伸手逮住了滑落的披肩,又把它盖回妇人肩上。

“哎呦真会心疼人,比你徐叔好多了。”妇人掩着嘴笑了起来,“那死人,一出差就是半个月,一个月的。”

“书记不在?”周巡扯了一下嘴角,瞥了一眼玄关里的男士皮鞋,“那您注意点安全,最近事多。”

妇人一愣,察觉到了周巡的视线,赶忙挪了步子挡住鞋,“真是辛苦您们了,这么早还来查案,也是为了保护我们人民群众的安全啊。小周你想了解啥,你姨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巡点了点头,“您这位置好,就在这大门边第一家,”他望了眼不远处的小区内主路,回过头来问道,“最近有什么新搬入的人家吗?”

“好什么好,就少开两分钟车。而小区里的车,来来回回就只能走这一条道。吵得我头疼。”

负责记录的小汪看了一圈被茂密的绿植和树木包围的豪宅,和这么半天都没走过一辆车的静音马路,一阵无语。

“至于你说的新搬来的,”姓蒋的妇人思考了一下,“是有两家,你知道铁路公司换了个领导,姓……李。丈夫死得早,一个人带着儿子搬进来的,她那个儿子。”妇人蹙紧了眉头,一脸不悦,“开个骚红的宝马,大晚上的,车开的飞快,吵人。”

“那另一家?”

“恩……应该是供电局新调来的,姓白,他叔叔是那个白山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最近不是闹出点事,就调职了。这孩子倒是挺低调的,也没和人说过话。早出晚归,基本没见到过人。”妇人的眉头松了下来,语调也轻快了些,“但他那个老婆,杭州人,漂亮,说话软软糯糯的。第一天来,挨家挨户的送东西。”妇人说完一愣,赶忙补充,“就是些小东西,那姑娘手艺好,做的叫花鸡比天香楼的还好吃。送了两只,你姨和你叔一顿就吃完了,还想呢。”

周巡点点头,又问了几句,就把蒋姓妇人送进门内,妇人还硬是给他塞了两条烟。

“这有啥呢,我是你姨,赶紧拿走,你叔一抽烟熏的我头疼。”

周巡推脱不成,还被妇人从门里推出来,美名其曰不打扰他们工作。

周巡一手端着一条烟,小汪过来揶揄他,“不愧是我们周队,这么难缠的女人都搞定了,还反拿了人家两条大重九。”

周巡直接把烟摔进小汪怀里,“送你了。”头也不回的走向已经在自己车边站了不短时间的关宏峰。

“基本就这样了,这蒋姨是以前老院嘴最快的。谁家狗咬了谁家猫,谁家猫逮了谁家的老鼠,她都知道。”周巡说,“你觉得呢?”

关宏峰嗯了一声,抬手捋了一把周巡翘起来的本扣在左耳边的发尾。“再看看,等其他人回来汇总一下调查结果吧。”

周巡点了下头,伸手又从外套口袋里摸烟。关宏峰看着他动作麻利的点着,吸了一口。徐徐的烟气在薄唇间吞吐,有几抹不乖顺的白色暧昧的从嘴角溢出。关宏峰别开头去,望向如森林般繁茂的绿化区,“陪我走走。”


上一次关宏峰来这片还是三年前。

缉毒大队破了一起大案,拔萝卜带出泥,扯进去不少在职的官员。中间还因为这事发生了人命官司,刑侦就和缉毒一起办了个专案组。

周巡连审犯人审了三天三夜,嫌疑人纵使再强的心理素质也被他完全击溃了。

那个大毒枭,手上端着十几条人命的男人,满脸通红,双手颤抖,进来时笔挺的身板此时佝偻的宛如耄耋老人,他以手掩面,泪水和鼻涕不要命的涌出来。

周巡坐在他对面,双腿交叠在桌子上,指尖烟雾袅袅上升。双眼也因为72小时的不眠不休而熬得通红,却任然射出两道锋利的光芒,直戳刺正对面嫌疑人的心口。

关宏峰在单面镜后,看着周巡单凭言语一步步摧垮了一个男人。心中充斥着怪异的骄傲感,背后却暗自发寒。

周巡抬手,飘渺的白烟从指尖弥散到他唇齿间,他整个人躺进了椅子里,双眼微瞌、仰起头肆无忌惮的在所有人面前暴露出线条分明,肌肉紧实的脖颈,“说吧。”他说。

犯人猛烈的哭泣着,每次发音关宏峰都怀疑他会咬断自己的舌头。

但是没有。

关宏峰在周巡走出审问室时拉住了他,“你回避一下。”关宏峰知道那个名字,不止一次那个名字的主人来过警局。周巡会笑着叫那人邰叔,那人会亲昵的拍周巡的后背,说又长大了,再把这个省的特产,那个县的美食,一大袋一大包的填满周巡的办公桌。

导致了周巡到了警局这几年,在几乎天天熬夜不要命的工作强度下,反而还胖了两斤。

“不用,我端得清。”关宏峰那时候看着周巡,他那双无喜无怒凭自含秋波的桃花眼红肿着,白炽灯下,周巡的眼底因盘虬纵横的血管而浑浊。

周巡瞌上双目,似乎是疲劳过度的双眼被强烈的光线刺痛了,他深吸了一口烟又说,“如果不是我,他会逃。”

周巡说的没错,邰叔就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穿着整齐,面对着茶几上放着的一摞档案。周巡给他亲手戴上了手铐,邰叔面带微笑,说辛苦了,又说,谢谢。

出门时,隔壁别墅的灯亮着,门口站着一个人。邰叔看了一眼,回过头去,说,“老周,别送了。该着凉了。”

周巡一直没有去看那个被光线投出的模糊身影,即使那人在上车的前一刻,喊住了周巡。“小巡。”黑色的身影说。

“上车。”周巡护住了邰叔的头,把他请进后座。

只留给那个身影一路绝尘的飞土。

周巡坐在副驾驶,关宏峰和邰叔还有一位民警坐在后座。

开了半路,邰叔对关宏峰小声说,“小巡这孩子,不爱惜自己。工作起来就不要命,他几次为了你……你们的事我也知道。”

关宏峰心头一紧,又听邰叔继续说道,“他和我儿子一样,不爱吃饭,俩人以前待在家里。就吃个白水煮面,面还没熟就囫囵吞了。”说起自己的儿子和周巡,邰叔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请您帮我管着他点,别让他不吃饭,要是饿瘦了,我死也死得不舒坦。邰某人在这里谢谢关队长了。”

关宏峰正准备点头应下来,车便停了。



关宏峰和周巡一起在草坪上林荫下漫步,关宏峰这时候才敢稍微放下戒备,去看一眼周巡。周巡是真的瘦了,他又想起每次去队长办公室,垃圾桶里那一盒盒的方便面和外卖包装盒。

周巡颧骨更加突出,下巴也尖了,全靠一身肌肉扛着,就差挂不住那件大外套了。

他想起关宏宇昨晚对他说:周巡就像个机器,二十四小时工作,灌着最廉价的燃料,恪尽职守,按命令行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事情。

关宏宇那时又说:哥,我昨晚抱了他一下。

关宏峰不发一言的看着自己面容完全一致的弟弟。

关宏宇说:周巡在你怀里哭了。

他说,邰叔死了。

————————

在学校不知为何哼了一天的: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一直不能有姓名。

私设极其多,坐等剧打脸:

这章强行解释了一下心理罪的邰伟【剧版】为何刚开始是去缉毒大队。

有高亚楠家庭的暗示,上一章暗示了高亚楠和关宏宇是怎么认识的。

如果大家喜欢,可以写个BG的小番外。作者个人是比较喜欢这对BG。

但是这对BG在作者眼里,是过去式了,可能没有将来式。也许就和关宏峰周巡一样,各自活在回忆里,至少那时候我们各自爱对方。

评论(39)
热度(230)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