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剑走偏锋02【关宏峰/周巡】【白夜追凶】

六点不到关宏峰就到了警局。他一把推开周巡办公室的门,男人果然还在里面。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关宏峰把还冒着热气的早点撂在他桌上,“起来吃饭。”

“哎呦喂,老关啊。来的够早啊,给我带啥了。”周巡眯着眼睛适应清晨从窗口折射进的光线,双手抻着椅子扶手爬起来,“包子,油条,豆浆,真够丰盛的。”

“恩,昨天晚上你辛苦了。”关宏峰这么说,眼神却放在那条椅子的两条扶手上。在周巡扶着它们起来时,一条有点松动。

“怎么了,后悔了?”周巡笑着咬了一口热腾腾的包子,被烫的龇牙咧嘴的。关宏峰从书堆里把周巡那白瓷的大茶杯翻出来,往里一看里面还有些隔夜茶,周巡也不嫌弃,抓起来就一饮而尽。

“肩膀疼?我给你按按。”关宏峰注意到周巡抬臂接杯时动作的滞涩。


那有个跌伤,是周巡从犯罪现场抱着个女法医从三楼跳下来,砸在车顶上,差点摔成粉碎性骨折。

技术部门不代表不会面对危险,天杀的犯罪嫌疑人在被害人尸体下面放了个水银炸弹。当时关宏峰坐在车里和后座的刘副队长正讨论案情。

那时刘副队长说到:这次事件上面特别重视,犯罪嫌疑人屡次挑战警察,社会危害性极大。

周巡说:我先去了。关宏峰就摆摆手,头也没回,说:去吧。

周巡打开车门就走了,不到五分钟,关宏峰就听到一声巨响,那声音贯穿了他的颅脑,黑暗中只剩下耳侧呼啸着的尖利单音,那些时间和生命发出惨烈的哭喊撕扯开裂他的头颅。关宏峰睁开眼,破碎的玻璃洒在他的手上腿上,很多人在他耳边喊叫,刘副队长被震得歪了身子,大骂出口,掏出枪指着窗外。

所有人都在跑动,只有关宏峰盯着车顶的那个凹陷出神。他觉得他认识那个形状。

“操,老关!你他妈……”他听见老官腔、说话就和晚间新闻主持人一样的刘副队长冲他破口大骂。又看到红色从眼睑上划过,他摸了一把,意识到自己的头被折弯的锋利合金划破了。

然后有人踩着车前挡风玻璃爬到车顶。大喊着:救护车,救护车。

后来那个姑娘辞职了。临走前抱着只能侧躺在病床上的周巡哭了好久,她说对不起,又说谢谢你。最后说了句,其实我——

周巡打断了她,说:应该的。等那姑娘哭完走了,留下了一大束卡萨布兰卡。

周巡看着那花出神,好一会才说:是好事,那么漂亮的姑娘跟着咱们这种人出生入死,算什么事。

关宏峰给周巡剥了个橘子,囫囵个硬塞他嘴里了。

之后为了补上法医科的缺,又调来了个叫高亚楠的姑娘。J大研究生,很漂亮,性格严谨。但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


“别了,”周巡摆摆手,“这早上容易撩起邪火来,还办案呢。你要是想要自己去跑跑,压压火气。”他抬手指了指放在桌边的跑步机。看也没看关宏峰继续吃着早点。

关宏峰没那个意思,也知道周巡在调侃他。他是一次都没动过那玩意,以前买了个就周巡去他家能接上会电,以外的时间就放着落灰。后来搬家,他拆也懒得拆,就放空屋子里了。他那时走,一回头就瞅见那个美国货的跑步机一整个杵在屋子中间,四周都空荡荡的。

周巡吃完就脱了衣服,穿个背心长裤在新跑步机上挥汗如雨,赏心悦目是的,但他现在没那个心思。关宏峰看了一会,就拿了昨晚没看上的案卷仔仔细细的审阅着每一行字。

“可能今天早上这案子就和我们没关系了。”周巡14档跑了半小时,声音都不带抖。

“恩。看外围调查吧,你的人怎么还没回来。”关宏峰合上卷宗,这里面基本什么都没写,他小半个小时都在走神,昨天晚上的电话吧关宏宇吓得不轻。但既然亚楠打了电话,那证明那事已经被她压下来了。

既然是亚楠压下来的事,多半和赵茜有关。他当然知道赵茜是周巡争取到队里来的,美名其曰提高技术部门素质,还不是为了看住高亚楠。说到底,队里这些人周巡在那事之后一个都不信任。

也许除了小汪,可小汪之于周巡更甚曾经周巡之于关宏峰。除了脑子不太好这一弱点之外,小汪确实是一员得力干将。

关宏峰靠进座椅里,手臂搁在扶手上。他按了一下那层刷的油光锃亮的漆,一个清晰的指纹印烙在上面,他用手抹了抹,居然没掉。

周巡这脑子,就不往正道上摆。这是关宏峰以前骂过周巡的。周巡就笑笑,不予置否。

“今天早些时候接到亚楠电话了?”周巡按停了跑步机,“关系不错,凌晨四点打电话。”

“她打错了,然后挂了。”关宏峰扶着额头,一副头风病犯了的姿态。

“我觉得没打错。”周巡走下来,语调是没什么变动。额头脖颈上的汗液倒是一滴滴的汇聚成条涓涓细流,滑进两块饱满的胸肌形成的沟壑里。

关宏峰也知道,那约法三章估计在周巡那就和放屁一样。他是一点都没想到周巡乖乖遵守了诺言,确实撤了他的,却监听了高亚楠的。

“周队,”小汪一向是来的及时,他气喘吁吁的说,“外围调查人员在附近小区没有发现失踪孩子的消息,但是在人工河附近调查的技术部同志又发现了一具尸体。”

周巡和关宏峰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小汪翻开笔记本接着说,“是一名成年女性,也泡了好几天了,没被人发现是因为卡在旧化工厂的排水管道口了。我们的技术人员捡到一只高跟鞋,觉得不对,顺藤摸瓜才找到尸体。”

“先做亲缘关系鉴定。”关宏峰说。

“指不定是个自产自销。”周巡从怀里掏出烟盒,拿了根点着,“孩子是无辜的啊。”

“尸体运回来了?”关宏峰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周巡在一旁默默的抽着烟。

“早上五点发现的,现在刚用殡仪馆的车送到局里。亚楠姐和小胖已经开始尸检了,初步怀疑是刑事案件,女子身上有两处明显刀伤,具体死因还要进一步尸检得出结论。”

“走现场。”周巡吐了一口烟,袅袅的烟雾中关宏峰回头看不清他的表情,“把小赵叫上,让小周帮帮亚楠。”

小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周队,赵茜才是技术组的。”

“我说啥就是啥,怎么这么多废话。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啊。”周巡瞪了他一眼,“你今天跟着老关。”

周巡说完,就拿着燃着的烟出去了。

小汪引着关宏峰出了门,周巡已经掐了烟,停着车等他们。周巡的脸色不能说好,也不能说坏,更多的是无动于衷。他冷漠打着火,踩离合器,挂挡。

关宏峰一宿没睡,他看着窗外迅速略过的熟识景物,想起周巡第一次开着这车也是这个季节,大清早到他家楼下狂按喇叭。一整栋楼的人探出头来痛骂他扰人清梦。

周巡只是哈哈大笑,带着关宏峰一脚油门跑的没影了。让后面追出来骂他的人吃了一脸一身的汽车尾气。

那时候关宏峰也坐在副驾驶,也是早上七点。周巡侧头看他,车窗没关,风掀起周巡的刘海,暖色的阳光柔和了他的锋利的轮廓。关宏峰清晰的看到那双眼睛中的笑意和无限的精力。

而现在周巡没有看他。关宏峰看过去,发现周巡眼底是青黑色浓墨重彩的一笔勾画,阳光刺得驾驶座上的人眯缝起了双眼,让那双眸子黑的更加深不可测。


到了现场他们就明白为什么尸体被立刻带回警局尸体解剖室了。警戒线拉在了三十米外,入口处还是被人群堵了个结结实实。

小汪先上去,“散一散啊散一散,警察!”

周巡退了半步,跟在关宏峰身后走了进去。

现场保护的还算完整,法医和痕检都是踏着勘察踏板进去搬尸体的。但是这么多天了,还下过雨,足迹基本是没有鉴定价值了。

关宏峰看了一圈,没什么思路。一个民警大声喊道,“发现另一只鞋了!”

周巡示意小汪来给他们拿过来,毕竟民警还穿着水裤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水里和稀泥呢。

关宏峰先接了证物袋里的那只高跟鞋。红的,尖头细高跟,崭新,鞋底没有一点磨损痕迹。翻过来发现内里标着个国际奢侈品的logo。

关宏峰往鞋内部看,却发现里面有不少划痕和暗色血迹。

“这鞋能走路?”小汪比划了一下,“这跟得有十厘米吧?前头还那么薄,和没底子一样。”

周巡也凑过去看了眼,“买这种牌子鞋的姑娘,都不用走路。”

关宏峰不可置否。小汪小声嘀咕:买鞋不走路,就干看着?

周巡手机响了起来,他转身接起电话,恩了几声,回头说:“是DNA室,亲缘关系确定了,应该是母子。”

“哎?你说一对有钱人家的母子来这种地方?”小汪奇怪的问。

“谁告诉你他们有钱了。”关宏峰说。

“可是那鞋……”

“这不是她的鞋。”关宏峰扭头就走。周巡停了一会,把现场的指挥权给了赵茜。等他们到局里刚好初步的尸检结果出来了。女的是被刃长八英寸左右,刃厚四分之一英寸的利器刺穿肺叶和腹主动脉死亡的。孩子是心脏病突发,他有先天的心室间隔缺损,接受过一些治疗。死亡时间是孩子比女子早大概十二个小时。

女人和小孩身上都有多处约束伤,女子还在生前遭受过多次性侵与殴打,脖子上也有勒痕。

关宏峰反着尸体解剖前的照片,女的腐烂没有男孩严重,还依稀能看出以前的样子,但是生了不少蛆。

小胖子在门口拿着一碗白花花的东西给小汪看,还拿着个筷子,“来来来,小汪我请你吃米饭啊!”

小汪一脸奇怪,凑过去一看,我靠一声差点把胖子踹倒。“去你大爷的,啥玩意啊。”

“蛆,”你是不知道到这具尸体生了多少蛆,他指着解剖室台子上放着的三个饭碗,“三大碗啊,刚开始我还拿镊子夹,后来亚楠姐说算了,去问隔壁吃早点的同事借了俩勺,我们挖了小半个小时才把胸腹腔清理干净。”

“够了啊。”周巡走过来,瞪了他俩一人一眼,指着门口那八个法医学尸体解剖室大字说,“这是开玩笑的地儿吗?”

小胖立刻道了歉,小汪还哼了一声,不满的咕哝道:“明明是他……”让周巡毫不犹豫的又在他后脑勺上赏了一记。

周巡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群兔崽子都啥时候了还嘻嘻哈哈的,他走到关宏峰身边,“有线索吗?”

“是一起性虐待引起的杀人事件,犯罪者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家境殷实。这些衣物和鞋可能是他妻子或者是女友的。女性被害人很有可能是个出台或者是出于无奈……例如孩子的手术费用而出卖身体的母亲。走访全市各家医院看看有没有这个孩子的线索。第一案发现场应该在死者家。远抛近埋,犯罪嫌疑人十有八九会选离自己家最远的地方抛尸。他人肯定有车,这里是城西,尽量去城东边做一些排查,看看有没有符合犯罪嫌疑人画像的。”

“城东边?郊区那?”周巡蹙起了眉头,“那应该没错了,那边是我们市高档小区的聚集地,虽说地广人稀,但是排查难度很大,那些人都极度不配合我们警察工作。”

“你自己想办法。”关宏峰放下卷宗转身要走,周巡正拔腿要追,可关宏峰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了下来,“排查对象……二十五到三十岁的男性,没孩子,有稳定婚姻或恋爱关系。再排查一下抛尸现场附近的监控吧,应该是好车。”

“如果是出台,她为什么要带上自己的孩子呢?”周舒桐刚到,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还是大声的问到。

“犯人有老婆或女友,他不可能在家犯罪。也不可能在家嫖娼。估计是以网络的手段认识被害人,然后去被害人家中。”关宏峰回答。

“那怎么不能是开房呢?”周舒桐穷追不舍。

“被害人被刺中了腹动脉,流出了超过身体三分之一的血量的血液,如果是开房,酒店看到一片狼藉不会报警?”关宏峰没好气的说。

“这可不一定,万一他是什么市长,省委书记,或者什么大领导的儿子,再或者哪个财团之类的,有人给他擦屁股呢?”

刚说完这句,小汪和高亚楠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周巡。周巡一愣,“你们看我干嘛?”

周舒桐和小胖也是一脸莫名其妙。

“你电视剧看多了。”关宏峰看向周巡,发现周巡也盯着他。向现任大队长颔首示意,“我还有点事,你有线索了打电话给我。”

“那我不送了。”周巡也没客气,立刻给外围调查的民警分配任务,说了两句又想起来什么,喊住关宏峰“等等,老关,晚上开专案会?你来不来?”

“嗯。”关宏峰看了一眼表,下午一点十分。

————————————————

作者忙的要死,还在划水捉虫,绝望。

峰巡给我的感觉是老夫老妻的勾心斗角,和工作时不掺一点个人感情的两个直男【不是】。

私设如山,毕竟现在才播了五集,基本啥也没说。等着以后官方打我脸。

私设里有一点是周巡是官二代。

希望大家喜欢。

有朋友说我写的第一具孩子的尸体是不是呈巨人观了,其实并不是,因为巨人观形态的尸体一般情况下整个躯体会呈暗绿色,虽然表面湿滑但是表皮容易脱落,而且奇臭无比。一个孩子而已我不想写的那么……呃。

本文事件原型是1916年被抓的英国杀人犯harry show,百度和谷歌都基本上查不到,所以不怕剧透。如有雷同,铁定是我抄袭。

这章关宏峰的分析有点草率了,下一章专案会会告诉大家怎么分析出来的……【所以说为什么写个同人文结果大部分时间在认真的构思案情?】

评论(33)
热度(298)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