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轰爆轰]为什么老子会是本子王啊?[03]

分级PG,所以无差,偏轰爆。



月黑风高夜,正适合杀人。

几个赫赫有名职业英雄挤在一个漆黑如墨只有六张榻榻米的小房间里,中间摆着个小茶几。

摇曳的烛光下,几人菱角投出的阴影一时间可谓骇人。

“我把钱带来了,”丽日最先开口,她面色不善,略有温怒,一摞钱被用能力轻放在茶几上,活脱一副黑市交易暗杀现场。而她侧头,面色更加不悦,冲着坐在不远处的绿谷低声吼道,“你太令我失望了啊出久君!我明明赌的是幼驯染!是最热的CP还亲自发了好多的粮!你怎么能输给轰君啊?我的钱……”

“啊?为什么会觉得我……”绿谷一脸迷茫,“……我对小胜不是那种喜欢。”

“愿赌服输,”八百万也拿出一摞钱拍在桌上,“本来以为绿谷和焦冻更有戏的。不过现在也没差,那两个在一起也好。”

绿谷:“??????”

常暗坐在距离光最远的地方,一摞钱被暗影送到大家面前放好。八百万侧目而视,“所以说你这家伙为什么会赌潮爆牛王和爆豪。”

“每隔一个月爆豪都会去看望一次那位先生,我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常暗一脸冷静正直的说。

“所以说你为他们做的就是刷他们CP还出了本子吗……”绿谷一脸冷汗的小声吐槽,常暗先生你人设崩了啊。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垃圾,都输了也完全不奇怪嘛!从上学开始就那么垃圾成为职业也……”拳藤一佳一巴掌把宁人糊在了地上。

“抱歉啊,大家明明是同学聚会,这家伙嘴还是这么臭呢。哦对,这是我和宁人的那份。”拳藤挠挠头,“跟着这家伙一起赌了死柄木吊和爆豪同学的,有点惭愧啊哈哈。”

“他单纯是为了搞事吧。”绿谷一脸无语。

“什么啊!”宁人从拳藤指缝里努力抬起头来,“那家伙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追着爆豪胜己,而且被抓走的时候说不定做了什么!你们哪……”

拳藤冷静的一巴掌打晕了宁人,微笑着让大家继续。所有人一脸冷汗的看着拳藤把宁人的‘尸体’拖到衣柜里,然后拉住了柜门。

好娴熟的藏尸方式。好可怕。

一直没有说话的切岛被上鸣电气拽近桌子,“啊,我和切岛也输了呢。”然后爽快的拍下了钱。

而切岛被拽才回过一点神来,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为什么会是那种混蛋啊,胜己应该和我在一起才对……早知道他,可恶啊,被抢先了……

和平时作风完全不同的磨蹭的掏出钱拍在桌子上,面色阴沉,叶隐透认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加油哦,切岛君,你也不是没有机会啦!他们不是还没有结婚吗?”

刹那间那个刚健英雄烈怒赖雄斗又回来了,他一跃而起,大声吼道,“是的!我要把胜己抢回来!”

“小声点啊!!你想死吗??”瞬间暴起一群人一人赏了他一拳,切岛任凭再硬也直径躺在了地上。

所以说你们俩都赌了自己会和爆豪在一起吗……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手上的烟还没散去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

“可恶啊,胜己居然嫁给了那种家伙。”濑吕挠着头把钱放在桌上,“更不喜欢那家伙了。”

八百万都忍不住吐槽,“你从哪得出他是‘嫁’给轰焦冻的啊?”

“因为小胜刚睡醒时都很迷糊,让他做什么都会做的,很容易被推倒啊。”被无视已久的绿谷一脸认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还补了一句,“而且只要一被别人主动亲吻就会脸红,甚至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逼仄的房间里一片死寂。所有人死盯着绿谷。

感觉三巨头内部,绿化真好。

“等等!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只是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了而已!”绿谷终于意识到不对,赶快解释起来。

而丽日安慰的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不该怪你的,出久君,你也很难过吧。”

“我不是……”

“那么除了绿谷基本是所有人了,赢的人是……”八百万翻着当年打赌的册子,突然顿住,满脸愕然,“绿谷出久?”

“什么??”“开玩笑吧?”

一群人扑上去摇晃绿谷的身体,“你在逗我吗?为什么你这家伙会赌轰焦冻和爆豪啊?”

“额,那个……”绿谷努力脱离了无数魔掌,定下身子吁了口气说,“因为轰君很明显在喜欢小胜啊。”

“什么??”“啥,那家伙喜欢胜己?”

又是一片震惊。

“不是吗?”绿谷一脸无辜,把手册从腰后掏出来,翻了几页说,“差不多从高中开始吧。”

众人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十六年以来巨大的打击,不次于看到那俩要结婚。

感情在高中就准备攻略胜己吗,完败。——切岛

温水煮青蛙呢,有趣。——八百万

所以说出久君的手册上还有每个人的感情生活吗。——丽日

爆豪君真是本子王呢。——拳藤

……

 

而同时,在隔壁。

每年的同学聚会胜己都不会缺席的,这次定在了饱誉盛名的温泉山庄,为了这次的活动天哉还包了整个山头。

爆豪和焦冻的伤早就养好了,自然也一起来了。

“我要去杀了他们!别拦着我!”焦冻死拽着爆豪,而他的未婚夫披着件浴衣,双手爆出刺目光芒,杀气在身周实体化了使他全身蒙上一层紫黑色浓雾,焦冻用了能力才固定住爆豪没有让他直接打穿墙壁,到隔壁的房间里真的把老同学们杀光。

“放开我,你这畜生!”焦冻发现固定爆豪的坚冰已经开始出现裂纹了。蛛网形的裂纹愈演愈烈,这样下去真的会死人的。

焦冻毫不怀疑这一点,不是因为爆豪有多生气,而是他害羞的满脸通红,而且气极。

所以,焦冻想起在网上谷歌的脾气差的女友生气怎么办的第一条。

他抬起加固冰块的右手放在爆豪颈后,左手抚上冰块,刹那间所有寒冰化为了蒸汽,身周雾霭氤氲,而焦冻右手发力,将失去支撑的胜己拉进自己怀里。

什么鬼……爆豪想,只看到焦冻那张越来越近的阴阳丑[shuai]脸。

那是个吻。一触即散的温柔和煦,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柔软,焦冻走神的回味着胜己双唇的触感,他舔了舔嘴角,还有点甜。感觉像超大块小熊软糖,但是比那更柔软甜美。

无可比拟。

“你这家伙……”爆豪安静了好一会,这时才抬起头来,和绿谷说的一样,他脸红的像个真的草莓味大块软糖。

胜己抬起一只手,没有枪火味和灼烧的温度。

毫无防备的焦冻被胜己拽过,一把按在墙上,木制墙壁发生一声巨响,隔壁房间的吵闹声戛然而止。

“在小看我吗蠢货?”爆豪本就松垮垮倚在肩上的浴衣早就在一系列大幅度动作中,勉强留了半边挂在腰上,被冰冻过的肌肤在焦冻刻意精巧的控制下没有受伤,但是局部泛着诱人的红色,肌肉紧实完美,全身没有一丝赘肉,不是全然光滑无伤的,但那些或浅或深的疤痕刻在他饱满的肌肉与皮肤上,更显得诱人。

“让你看看什么叫接吻,老处男。”胜己两颊绯红,扬着下巴,嘴角恶意的勾起,焦冻的注意力全被他唇边划过的一小缕鲜红的舌尖吸引了。

然后,爆豪胜己正确的教授自己未婚夫如何成人的接吻,而不是像个初中生。

 

不过。

门是不带锁的竹木推拉门,丽日心惊胆战敲了敲门却没人回应,不会不小心选中正好在他们隔壁全被听完了吧,但愿别,但愿别,爸爸妈妈我还不想死!

而切岛则是直接拉开冲了进去,不过同样迅速的惨嚎着跑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奇怪的向里张望,看到的是……

胜己把焦冻抵在墙上,俩人浴衣都不能用衣衫不整来形容了,完全是基本不存在。爆豪身上还有可疑的红色痕迹,俩人明显刚刚做过什么,然后继续准备做什么。

所有人感到空气寒冷的令人发憷。

“怎么?”爆豪呲牙冷笑着,“你们还想待在这看全套吗。”

“滚。”焦冻面色阴沉,杀气凌冽。

不到半秒众人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作鸟兽散了。


评论(7)
热度(317)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