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轰爆轰]和未婚夫第一次约会在下水道

原创路人角色预警,私设多慎入。但丁峰AU。


分级PG,轰爆TOP3职业英雄已订婚设定。

 略微轰➡️爆豪




今天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看的一个恐怖片,好像是叫但丁峰,想写写这个AU,所以,但丁峰背景。


可以当‘为什么老子是本子王啊’那篇的后续【番外?】也可以独立看,没有冲突的。


如果是当本子王那篇的番外就是告诉大家这俩为什么后来躺在医院里x


和之前一样是直男癌恋爱故事x没有什么苏的地方,惭愧……




————————————————




在绿谷回到东京的第一天,爆豪和轰就毫不犹豫的丢下事务所跑路了。


虽然东京自古命运多舛,但有绿谷在应该没有问题。毕竟他是NO.1.胜己和焦冻完全不心疼他们从中学就开始的老朋友。


焦冻的助手给他们定了去但丁峰旅游的机票,那里的火山景观异常壮美,而且不是那种青山绿水姚黄魏紫游客众多的景区,或者任何让焦冻抱怨这太娘炮了的地方。


也不会有任何媒体和粉丝围着他们,焦冻甚至提前就把手机关机以防一切打扰他们初次约会的事情。


而他们刚心情愉悦的在山岭里走了大半个钟头到了露营地时,还没开始对着火山灰促膝而坐从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就被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打破了所有计划。


爆豪是没有一点意见,他如支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焦冻紧蹙眉头但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怎么回事。”爆豪直径落在爆炸发生的位置,那是个大型的露营地,不少人围在旁边往那个还冒着刺鼻黄色烟雾的管道口望去,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围着另一个同样鲜明颜色制服的人。看起来像是受伤了,四周的人手忙脚乱的对着移动电话乱吼。


“应该是挖到蒸汽管了,该死……”一个高大男人跪在地上,托着受伤者的头颅,伤者全身多处烧伤,但还有救。


“等等,您是爆杀王???”有人认出了爆豪,拿着手机拍照,爆豪皱着眉头没有费心躲闪,继续问那个男人,“下面还有人吗。”


“啊?爆杀王?”男人迷茫的抬起头,这种靠着特色农家游的普通小村庄怎么会有这种大人物来。后面又是一阵骚动,看来轰焦冻也被认出来了。


“快说。”爆豪吼了一声。


男人这才缓过神来,“哦……哦,还有我的几个工友,岩本,佐佐木……”


“还有人的!”旁边一个一直在洞口张望的女孩大声喊了出来,“刚才岩本君也跳进去了!”


“你是说里面有除施工人员以外的人?”轰焦冻走到女孩旁边,蹲下身和她平视。


“恩……恩,是的!”女孩慌张的解释,“岩本君看到他爸爸没有出来,就要我用个性——”女孩抬起手,双掌心出现浅蓝色的小型球状护盾,“帮他一下他要去救他爸爸!”


“好的,谢谢你,我们会把他们都救出来的。”焦冻揉了揉女孩的浅色卷发,眼神中流露出丝缕的柔软,可惜面上还是一如既往面瘫。


“拜托了!”女孩对焦冻鞠了个九十度还要过的躬,“请加油啊!”


焦冻起身,爆豪把一个毒气面罩递给了他。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了漆黑的地下管道。


呼吸声透过面罩变得沉闷而沙哑,嗓音也不能避免,焦冻记了一遍地下管道的路径,走了好一会,他示意爆豪左拐。左拐后管道中狭小低矮的场景豁然开朗,虽然还没有全壁灌注水泥,但也比刚才宽广了几倍。看来是为了大型机械通过,这块就是施工的前线了。


焦冻注意到这一路上的空气比外面高了二十度,闷热的吓人,而且所有的照明灯罩都被震碎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爆豪,面具后两人的面色都出奇的凝重。如果真的是挖到蒸汽管,估计那个姓岩本的父亲……


现在当务之急的找到那个孩子。


走的越远温度越发的高了,刺鼻的焦糊味透过防毒面具钻进鼻腔。焦冻的眉头蹙的更甚,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形势的急转直下,一切都在向最不好的方向发展。


“不在这。”爆豪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透过厚重的面罩,也能清晰分清他声线的沙哑。是的,这里老鼠都被煮熟了。“从刚才那个弯绕到东边去试试看。”


焦冻从爆豪侧边走过去,继续准备到前面去带路。却在侧身而过时被爆豪抓住了手。里面太热了,他们手心都出了一层薄汗,爆豪这本来就血热的体质更甚。


焦冻诧异的扭头,发现爆豪一脸认真的盯着他。


“你那是什么表情,疤脸,”胜己用力握住了焦冻的手,两只湿乎乎的手心贴着手掌,指腹与指尖交握在一起,“你向那女孩承诺过,所以我们一定能把他们救出去的。”


“是的。”焦冻嘴角扬起了些微的弧度。是的,我们可是英雄。


我们——我,和我的未婚夫。


 


没一会爆豪就快速的放了手,还露出一脸“真娘炮”的嫌弃表情。不过焦冻巧妙的抓住了他脸上一闪而逝的一抹绯红。


把那抹艳色叠好封信封进里,藏在心底。


他们拐弯了没多久,就听到了抽泣声,在这一片几乎恼人的死寂中是那么的明显。两人心照不宣的同时加速奔了过去,爆豪没有用个性,他怕点燃矿道内可能存在易燃气体,毕竟还不能排除是沼气爆炸的可能。


焦冻也领悟的只用了冰的那一面。


地上躺着两个成年男子,焦冻先过去试了一下气息,又拿出英雄救援专用的感应器感知心跳,折腾了好一会,才对着爆豪摇了摇头。


而爆豪直径走过去,拎着男孩的后颈把他放到一边,无视了短发孩子的大吼大叫还被毫无防备时踹了几脚,把防毒面罩摘下按到男孩脸上。


“喂,小鬼,你真的很吵啊?”


“臭大叔!放开我,我不要你的面罩。”


“焦冻?”爆豪喊了自己未来老公一声,焦冻头也没抬的从脚底蔓延出一跳冰线把男孩的手腕固定坐在了另一块掉落的大石块上,“闭嘴,不然连你的嘴也封了。”


男孩恶狠狠的盯着他,但也没说什么。


爆豪走近男孩刚才对着死拽还纹丝不动的巨大岩石,果然下面压着一个人。看起来四十多岁,应该就是那个做父亲的岩本。爆豪小心的检查了一下,确保着力点抬起的时候不会造成伤者的二次伤害,才用了一点点能力【没见火的那种】把石块抬了起来扔到一边,并且确保了不会因摩擦造出任何火花。


焦冻已经确保了另外两个人是真的完全没救了,把仪器放在男人身上。


绿灯亮起时在场三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还有救。”焦冻评价。


而男孩则是真正冷静了下来。


“谢谢你们了,我是岩本熔子。你们是爆杀王和焦冻吧。”这孩子看起来脾气完全不好,他动了动手臂从禁锢中站起来,焦冻的冰已经基本融化了,“我的个性是岩浆,黏糊糊完全没有用的那种。总之非常感谢你们。”虽然这么说,这男孩表情依然是一脸拽样。


焦冻看了一下爆豪,果然他一脸的不爽。


等等,熔子?两人才抓住意外的地方,这个看起来又黑头发有短,一脸坏小子样的是女孩子?


焦冻把男人头垫高,暂时用冰封住了他骨折部位,把防毒面具摘下给伤者带上。并向上面发消息表示暂时安全可以下来实行救援了。


而爆豪则是直接问了出来,“女孩子?你在开玩笑吧。”然后又瞅见女孩脸上已经被高温烘干了的泪痕,“是个爱哭鬼,我承认你是女孩子了。”


“你才是爱哭鬼!你这个老男人!”


爆豪和焦冻同时愣了一下,老……老男人?焦冻清晰的可以看到爆豪头上暴起的愤怒实体化,“喂,谁老啊?这个老男人是你救命恩人!”,不过还是大局为重,“反正我现在要带你出去,死小鬼你很碍事的啊。”


爆豪余音未落,整个矿洞袭来一阵剧烈的震动。



评论(1)
热度(81)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