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伙很勤奋,但还是什么都没留下。

[轰爆轰]为什么老子会是本子王啊?[02]

不出意料之外,绿谷在回来的路上又去了横滨解救什么脱轨的高铁了,而轰焦冻其实根本就没有叫其他人,而且还包了场。

整个原本热闹非凡的中餐厅,只有两个大男人尴尬的坐着。

准确说是爆豪尴尬,轰焦冻完全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

什么鬼,搞得和约会一样。不对,明明餐厅还是我定的【爆豪助手:是我定的哦。】,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早早赶来清场。

等等,为什么会想到约会?爆豪觉得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在发烫,烫的他大腿根都痛。他掏出手机砸在桌面上,他会承认自己昨晚居然看了不少自己和轰焦冻同人作品?没本子那么色情,相反性格描写相当细腻温柔。果然是看那些垃圾把自己脑子都看坏了,他现在看轰焦冻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自从雄英毕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两个人单独出来吃过饭了。”

是啊,就算来也得有绿谷在旁边,不然早就开始拆房子了。“谁想和你这种家伙单独吃饭。”

那为什么接受邀约呢,明知道绿谷不可能赶回来的。轰焦冻善意的没有点破,给爆豪添了茶。

中国茶很苦,爆豪别开眼神努力地把精神放在茶的滋味上。

倒不是说和轰焦冻出来不自在,相反的,太自在了。他知道轰焦冻喜欢凉拌荞麦面,更喜欢在里面多加醋。知道他喜欢日式茶具,是个老古板,现在还是处男。

知道轰焦冻的悲伤的过去,光辉的现在,也知道他的向死而生的未来。

知道那家伙习惯性先掀起右手用热浪卷携寒冰,知道他的攻击盲区。不是说爆豪像绿谷那样有个所有人的弱点小本子,他只是,见了太多次,太了解了。

同样,轰焦冻也是那样的了解他。

使者小心的将色彩艳丽的菜肴布在桌上,爆豪瞥了一眼,都是自己喜欢的。

而胜己抄起一勺麻婆豆腐浇在米饭上低头猛吃,不肯看焦冻一眼。

轰焦冻安静的盯着他,把胜己喜欢的菜轮番摆到他面前。

“味道还好吗?”焦冻专心欣赏胜己像个饿了好几天的仓鼠一样看也不看的就把各种饭菜扒进嘴里,两颊都被塞得圆鼓鼓的。

“恩,黑好次【很好吃】。”爆豪吃的太猛,嗓音都透过食物被模糊了,失了凌冽听来闷而软糯。

一切又归于寂静,只剩下胜己扒拉盘子和咀嚼的细微响声。轰焦冻永远不会告诉爆豪胜己,这是他提前五个小时来到餐厅,亲手做的每一道菜,而在此之前他已经练习了有一年了。

爆豪咽下最后一口米饭,焦冻顺手想把自己的米饭推给他。然而爆豪胜己抬起了头。

这是他们今天第一次对视,而就那一眼,轰焦冻知道他知道了。

“是你做的吧。”不是一个问句,是肯定句,胜己给了他一点迂回的机会,那个巧妙又适当的语气词。告诉他挽回可能就趁此时了,轰焦冻知道爆豪的想法——那就是他从来没什么想法。

“是的。”而轰焦冻决定不放过自己,也不放过爆豪胜己。

“……”爆豪刷的站起身,却少了平时凛凛逼人的气势,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我……我去趟洗手间。”

 

 

“她妈的!”爆豪进入洗手间便一拳砸在了镜子旁的瓷砖上,那块可怜的瓷砖瞬间摇摇欲坠布满裂痕和焦黑。

真他妈是个智障!哪个中国厨师会在夫妻肺片里放生香芹啊?所有的都是熟的……

爆豪抬起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除了一如既往的一副恶人相之外满脸通红,就连耳朵都红的像油泼辣子。

为……为什么那家伙会喜欢自己啊??

爆豪仔细的回忆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高一暑假的合宿吗?还是就只有他们两人的实习证补课?或者说是毕业之后?共同战斗彼此扶持的半生?

靠……爆豪打开龙头,将冰凉刺骨的水一股脑的掀到自己脸上。为什么他妈的自己差不多一半的人生这家伙都在里面掺和啊混蛋?

轰焦冻从未告诉过爆豪胜己自己家里的纷争,爆豪也从未像对待绿谷那样对轰焦冻怒吼着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抱负。但他们都知道对方对此心知肚明,在爆豪一心一意全神贯注追逐第一的路程中,那个阴阳脸悄然加入,互相扶持又相互竞争,无处不在。

爆豪胜己之前从未注意到,比起拥有One for All作为欧尔迈特继承者的废久,他早已把竞争的重心和目光投在了轰焦冻身上。

而现在他猛然意识到,距离他们初次相遇已经刚刚好过了十六年。那正好是他一半的人生。

好像,接下来的十六年和宿敌在一起也不是最坏的选择。

爆豪平复了心情,准备和那个死阴阳脸好好谈一谈,然后大发慈悲的和这将要奔四的老处男表示可以凑活一下。

既然表白这种事情被抢先了。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而当他气壮山河豪迈万丈的走出洗手间,却看到那个疤脸死白的死人脸上莫名的出现两坨飞红,小心翼翼的拿着手机看着什么。

等等,那个手机好像是自己的啊?

爆豪脑中闪过无数历史画面。

懒得设置手机锁,随手扔在桌上的手机,没有关掉就在首页窗口的他和焦冻的本子……

还有他那个智障助手的——爆豪先生我给您设置了如果收到犯罪消息就会自动亮屏的设置和提示哦。

妈的!靠!

而现在,轰焦冻抬头了,甚至还意犹未尽的瞥了一眼屏幕上的色情内容。

我错了,我不会和他凑活一下,我要杀了他。爆豪想。但是在焦冻开口之后,选择了正相反的行为。

“胜己。”轰焦冻第一次这么叫他,声音清雅动人,虽然两颊绯红但是出奇的严肃和诚恳“这种事情只能结婚之后做……”

“恩……”爆豪一时愣住了,他从没见过这样有丰富,甚至可以说可爱表情的轰焦冻,他还以为这家伙真的是个死人脸呢。

除了,“等等,你他妈看了什么啊??”

 

 

爆豪第一次坐的毫无气势,单手捂着脸,完全没脸见人做人甚至还想死。而那疤脸已经隔着桌子悄悄地握住了他无力搭在桌子上的另一只手。那家伙的爪子冰凉凉的,还滑溜溜像个女孩子。爆豪心里暗想,而他一点也不敢动弹。因为此时爆杀王先生手心因为紧张出的汗完全可以发挥出核弹的威力。

而这对面这家伙看起来完全不紧张啊?感觉输大了。

所以爆豪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用自己最凶的表情和语气气势汹汹的抬起头,然而看到手机的时候又有点萎。

“我们结婚吧。”轰焦冻坦然自若毫不要脸的说,“这样就可以做这些漫画和小说里的事情了。”他还不畏死的补了一句。

而爆豪胜己满脸通红的一脚踢翻了桌子,用平时歼灭敌人的十倍爆炸力完结了窗外那个让助理给他发消息而引起这一切的巨大型怪人。

“他妈的,老子的男朋友在求婚,你他妈能不能安静点?”

 

以绿谷和丽日为首的一大群人吵吵嚷嚷的挤进病房门,轰焦冻一只胳膊打着石膏,脸上也贴着不少胶布,而爆豪一条腿被夹板夹着,身上也有不少红彤彤的冻伤。

大家着实被这一幕惊呆了,开玩笑吧?这俩基本是人类最强战力之二了,什么犯人能把他们两个人一起弄成这样啊?刚开始听说他们受伤了还只是来看看热闹的,现在只剩下关心和担忧了。

一群人像潮水般涌过来,挤在床边,现在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室了,一群高级战力毫无架子的涌成一团之景象十之八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你们他妈的吵死了!”爆豪依旧一言既出鸦雀无声,刚才嘘寒问暖的都不自主的噤声了。

“喂,胜己你怎么和轰焦冻搞成这样啊?”而作为好基友的切岛毫无畏惧,还用手敲了敲爆豪那条被迫抻的笔直的腿。

爆豪咬牙切齿的发誓要弄死他,上鸣电气凑过来假装要阻止顺手也敲了敲,“我靠是真的啊?”然后就被爆豪轰到了墙上。

场面瞬间乱作一团,绿谷努力地在维持秩序,然而即使是现在人人敬畏的NO.1在知根知底的友人们面前也完全,被无视了。

“我和胜己准备结婚了。”

现场突然一片死寂。

“等等?开玩笑吧?”丽日震惊的看着他,然后惊恐的回望爆豪。

爆豪只是啧的一声,并没有发表任何侮辱人的言论。

“小胜??”绿谷也是惊讶的不行,半天才缓过神来,虽说已过三十,一张娃娃脸还是露出了几乎是流浪狗的可怜表情。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废久?”爆豪气不打一处来,表白被抢先了不说,求婚也被抢先了,就连通知亲友都被抢先?

完败。

“只是小胜居然会和焦冻在一起……”绿谷还没说完,切岛已经扑了上来。

“你这家伙绝对是假扮的胜己!!快说真正的他在哪?”

然后墙上又多了一个焦黑色艺术品。

在所有人吵吵闹闹怀疑人生的时候。

只有八百万非常淡定,她的重点还没被转移开,“所以说你们为什么受伤?那个怪人说实话你们其中一人半成力就能秒杀。”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对视一眼,同时共同决定把这个秘密保守到死。

因为,实在是太丢人了。


评论(15)
热度(273)

© Fafnir | Powered by LOFTER